Shopee的势能还能持续么?

报道 1个月前 (05-20)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墨腾创投(ID:MomentumWorks)

作者 | Yusuf

过去的2020年,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冬海这家被文化水平不高的人称作“东南亚小腾讯”的互联网新星。一年股价翻了六倍、市值超过千亿美金就是一个佐证。

而很多朋友的一个问题就是这场快速增长到底是可持续的还是去年特定情况下的昙花一现 – 东南亚很多传统投资人也多次在传统媒体上发文说冬海应该把亏钱的Shopee卖掉,专注赚钱的游戏业务。我们也在接受传统媒体访问时怼过这种误导公众的公知 – 后来想想算了,他们爱怎么玩怎么玩。 

不过,Shopee做得好不好呢?昨天, 冬海集团发布了今年第一季度财报,这里面应该有一些线索。 

关键数据

营收方面,根据一般公认会计原则(GAAP)冬海集团收入同比增长146.7%,毛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0%,这得益于冬海集团三大主要业务(数字娱乐、电商、数字金融)都有不错的增长。

Shopee的势能还能持续么?

游戏娱乐是目前冬海集团最赚钱的业务。收入为11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17.4%,调整后的EBITDA达到了收入的64.4% – 7.17亿美元。 这主要归功于以Free Fire为代表的游戏产品疫情下在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吸金能力持续走高

Shopee的势能还能持续么?

根据冬海集团公布的数据,由旗下Garena研发的海外射击类爆款手游Free Fire(中文名:我要活下去)是东南亚、印度、拉美市场收入最高的手游。至今已经连续七个月蝉联东南亚和拉美第一,加上印度、拉美是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游戏用户的增长。当然,这和印度去年把Free Fire的两大竞争对手都踢出去了也有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季度活跃用户增长61.4%达到6.5亿之外,游戏付费用户也实现大幅了增长。

Shopee的势能还能持续么?

而电商是冬海集团近年来重点投入的领域,Shopee也是外界普遍关注的核心业务。几年的表现也可圈可点,改编自 Baby Shark的促销节洗脑歌MV一度风靡东南亚,甚至火到了拉美。在Shopee同时也加入直播带货等功能尝试通过新的领域拓展销路。

Shopee也在近年着手打造自己的物流体系,并大规模对商家和用户提供运费补贴的政策,在疫情期间购物需求的激增时Shopee也加大了投入力度,直接带动了订单数量和交易总量的增长。相比而言,很多竞争对手都由于没上市囊中羞涩而只能眼睁睁看着机会从眼前流过。

Shopee的势能还能持续么?

电商的增长自然也带动了数字金融业务的发展,电子钱包今年第一季支付总额超过34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200%,季度支付用户超过2600万。钱包和电商基数在那边,再往上搭金融服务就容易多了。

集团的季度总亏损则从2.8亿提升到了4.22亿,不过,账上还有57.5亿的现金。

总体而言,自Q1财报发布之后,资本市场也给出了积极的回应,当天股价在盘前下跌(可能是因为对亏损加大的担心)之后快速拉升,最后收涨超过4%。

Shopee的势能还能持续么?

至于有朋友在墨腾的朋友圈提出为什么Q1和去年Q4环比增长不是很明显呢?这个其实很多朋友圈的朋友都指出来了- 电商都是每年第四季表现突出的。因为大的购物节和促销都在第四季。

Shopee最近做了些什么?

上文我们提到了,Shopee是冬海集团这些重点投入的领域。抛开财报来,Shopee在过去一年里的时间在电商和移动支付方面动作频频。

在今年3月,Shopee App在墨西哥正式上线,继巴西之后,开拓拉美第二站。估计第三站也不远了。

Shopee的势能还能持续么?

而去年在印尼市场开始准备的ShopeeFood今年开始大规模推动。GrabFood和GoFood也迎来了一位新的对手。我们也曾在今年1月份发布的东南亚外卖平台报告提到过,进入外卖领域对于Shopee来说并不是一个难事,关键取决于Shopee对该领域的投入程度。目前看技术上还有很多磕磕碰碰,不过应该都是可以解决的小问题。 

Shopee的势能还能持续么?

2020年底的东南亚整体外卖市场由Grab 和 FoodPanda主导。GrabFood贡献东南亚了近一半的GMV,而Gofood在印尼以外的市场存在感并不强,在印尼是Grab和Gofood二分天下。外卖作为未来本地生活全方面渗透的一个重要支点,自然也会成为Shopee关注的领域之一。除了在印尼,越南排名第一的外卖平台Now早在2017年就以及被冬海收入麾下了。

在支付领域,ShopeePay通过大规模的线上线下推广,成功撼动了印尼已有的移动支付格局,在印尼即便是在一二线城市之外的小镇上,ShopeePay也随处可见。

我们的观点

其实,Shopee做的很多事情,在中国互联网老兵看来都是理所当然、逻辑条理清晰、就是考验执行力的。 

无论是从财报还是市场上的表现来看,冬海在过去一年中在各个领域都采取了十分激进的推广策略,以数字娱乐、电商、数字金融为支柱的生态优势进一步扩大。

今年下半年到明年初,随着Grab的上市和印尼Gojek Tokopedia的合并成立GoTo,竞争态势可能会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至少在印尼市场我们会看到更多的投入。 

GoTo虽然有印尼市场的一个很好的故事,在估值上还落后冬海很多,也没有一个印钱的业务作为支柱或者Grab一样区域业务来补贴印尼的长期投入,恐怕管理层遇到的挑战会不小。这里都还没提到整合两个文化不同的公司达到协同效应的难度。 

今年TikTok在印尼也开始尝试电商业务,并且积极挖人 – 不过从内容到转化到线下运营,尤其是在印尼这样情况复杂的市场,恐怕不是一蹴而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