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拉美风投环境的演变与未来展望

报道 1个月前 (05-19)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拉美创投洞察(ID:pvlatam)

作者 | 王珮霓 

拉美创投圈发展历程

拉美的风险投资意愿历来有限,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该地区传统投资者较强的风险厌恶偏好。拉美地区的资本主要来源是家族企业和高资产净值人士积累的财富,他们倾向于投资能立即产生现金流的业务。如今,虽然这一限制条件仍然存在,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成功创业公司涌现出来,再加上新一代投资者开始发掘该地区新的投资机会,新的投资趋势已经开始浮现了。

在2000年之前,拉美地区的风投项目必须依靠地区开发银行和政府机构的帮助。美洲开发银行(IDB)通过建立多边投资基金(MIF),早在1996年就开始对风投项目进行种子阶段或早期轮次的投资。诸如IDB这样的多边机构在这一发展过程中发挥了战略性作用。此类帮助的目的是支持初代基金经理建立起成功的业绩记录,并建立起本地区的风投环境,为无法获得常规金融服务的公司提供服务。现在,政府和机构投资者仍在以有限合伙人(LP)的身份进行投资。一些主要的机构包括拉美开发银行(CAF),墨西哥的Fondo de Fondos,巴西开发银行(BNDES)和智利的StartupChile。

在本文中,我采访了Susana Garcia Robles。在美洲开发银行MIF基金开始投资于风投项目的三年后,Susana加入该基金,在拉美风投环境的塑造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被誉为拉美风投行业的架构者。目前,Susana Garcia Robles在Capria Ventures担任高级合伙人。

浅谈拉美风投环境的演变与未来展望
Susana Garcia-Robles, LAVCA 高级顾问和Capria Ventures 高级合伙人

您能谈谈您在VC界是如何起步的,以及拉美风投环境的早期情况吗?

Susana: 1999年,我开始在多边投资基金MIF(即现在的IDB Lab)工作,这个时候美洲开发银行刚开始风险投资仅仅三年。在MIF工作的20余年时间里,我参与了90个种子投资项目和风投项目的审批。我学到的一件事是,我们需要在投资的同时,在所投资的国家建立起一个投资环境;另一件事是,投资者首先要去发展最好的国家(即巴西),并将它们作为一个实验场,来学习经验教训,然后再去到其他欠发达国家进行投资。

拉美地区的许多风投项目都取得了成功,但这些项目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是缺乏后期轮次融资,或是地区缺乏创业密度?

Susana: 风投项目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于同非营利组织在赠款方面的合作,因为在进行一轮或两轮赠款之后,就需要有其他投资方加入,但实际情况并非总是如此理想。举个例子,在MIF的赠款投资之后,INOVAR获得了来自其他投资方后续轮次的融资,得以继续发展;与之相反的是秘鲁的ProCapitales,这家公司在MIF的最后一笔赠款过后就停止活动了。有时候,创业密度的欠缺也使风投项目难以开展,比如加勒比和中美洲、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都是如此。但这种情况正在慢慢改变。

2000年后的头几年,拉美的风投项目很少,因为那时几乎不存在初创企业或者资金。1999年在阿根廷成立的Despegar和Mercado Libre可以视为该地区第一代初创企业的先声。如今,这两家公司已经取得成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DESP)和纳斯达克(MELI)公开募资,市值达到798.4亿美元。

浅谈拉美风投环境的演变与未来展望
Mercado Libre 于2007年在纽约上市

拉美地区的第一家大型风险投资机构是成立于2005年的Monashees。如今,Monashees已成为拉丁美洲最成功的基金之一,也是首家在整个地区进行投资的巴西风投基金。我还记得在拉丁美洲私募股权与风险投资协会(LAVCA)在纽约举办的一个专题论坛上,Monashees创始合伙人埃里克·阿切尔的讲话。他回顾了该基金在向有限合伙人筹资的同时,努力寻找可投的科技公司的过程中经历过的挑战。在如今巴西活跃而成熟的风投环境和资本配置水平背景下,这些过往的挑战早已如走泥丸。

在过去的十年中,拉丁美洲的技术环境和风投环境经历了剧烈的转型和加速期。在拉美大多数经济体依靠出口和大宗商品驱动的背景条件下,风投行业这一成长历程充分证明了其对于具有挑战性的宏观经济环境的适应力。事实证明,在充满挑战的环境下,风险投资完全可以蓬勃发展;另外,创新对该地区的发展也至关重要,因为创新带来了更大的包容性,带来了经济增长和更多就业机会。

浅谈拉美风投环境的演变与未来展望

在过去的十年中,有哪些积极的范式转变为我们今天看到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Susana: 自2010年以来,我发现了一个极不寻常的品牌现象:“拉美制造”,即来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产品和服务。“拉美制造”得以诞生,有赖于该地区人们的多样性。那么,这一现象产生的原因是什么呢?

  1. 拉美人民的年轻精神和创业精神。拉美人的平均年龄低于30岁,拥有鲜明的千禧一代思想,对新技术的接受程度也相当高。
  2. 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普及。2019年,该地区约69%的人口使用智能手机,2/3的人使用互联网。
  3. 尚待解决的重大挑战。拉美地区在教育、医疗、金融、体面住房和干净用水的普及方面面临重大挑战。一些关键领域,如矿业、农业、能源和交通部门,同样需要新动力。但与其说是问题,不如说这些都是发展的机会。

除这三个因素外,庞大的创业者群体也起到了关键作用。他们见证了城市和社区所面临的挑战,由心生发出一种沮丧感。这种感受驱使他们创办企业,以促进优质教育、卫生系统和金融服务的普及,从而使所有公民都能够获得基本服务。创业者们寻求运用创新方式来增强土地肥力、预测自然灾害、实现海洋清洁、为国内劳动者提供小额贷款、改善全民健康状况,以及使用远程医疗服务农村人口。

“拉美制造”这种品牌现象具有鲜明的创新基因和清晰的社会环境意识。创业者们眼中不只有利益,他们同样还关注人们生活的改善。最能解决问题的人,恰恰就是身处问题之中的人。

浅谈拉美风投环境的演变与未来展望
拉丁美洲的创业者

Crunchbase的数据显示,2011年拉美地区的风险投资总额约为1.43亿美元,共进行了69笔交易。项目主要集中在巴西,而该地区其他国家几乎没有项目。这当然是因为巴西作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拥有较强的经济实力。这一现象同样说明拉美的风投行业的不成熟。创业者们模仿美国的模式创办公司,然而,这样创办起来的企业并没能解决该地区真正的痛点。此外,该地区依然面临资本的匮乏。今天我们看到的一些顶级风投公司成立于2011年,例如巴西的红点资本和阿根廷的Kaszkek Ventures。Kaszkek为巴西金融科技公司Nubank提供了种子阶段的投资,该公司在2014年也获得了红杉资本在拉美地区的第一笔投资。

拉美地区的新技术中心诞生于巴西,阿根廷,以及后来的墨西哥等拥有高度成熟的风投环境的市场中。LAVCA的报告显示,到2016年,在拉美的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5亿美元,这是因为一批顶级的国际投资者和企业投资者开始投资于这些主要市场的初创企业。这种进步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拉美地区日益增加的高素质人才。他们拥有关键技能,具备业务知识、非凡胆量和世界一流的视野。同时,这些人才已经开始专注于为股东创造可观的价值的同时,解决社会的痛点需求。

随着初创企业慢慢成熟,国际资本开始流入拉美地区,为这一市场带来了更充沛的资金、新的投资伙伴、更多的后续投资、爆发式的技术引进,以及高风险投资偏好的上升,使得拉美风投环境焕然一新。这一时期的标志性事件是Andreessen Horowitz对哥伦比亚的“最后一英里”配送平台Rappi的投资。这家风投机构正是通过这笔投资进入了拉美市场。

浅谈拉美风投环境的演变与未来展望
Andreessen Horowitz于2016年投资于Rappi

到2017年,随着成功项目不断涌现,拉美当地和全球投资者的风险厌恶情绪下降,推动该地区的风投规模达到惊人的11.4亿美元。LAVCA风投总监朱莉·鲁沃洛表示,这一增长得益于巴西的出行公司99完成的2亿美元融资轮次,以及后来被滴滴以10亿美元估值收购的事件。滴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程维在声明中说:“巴西99的创始人和团队所取得的成功,体现了拉美地区企业家精神和创新精神”。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年份是2018年。这一年,拉美地区风投规模达到了19.8亿美元,展现出市场的成熟度以及国际投资者对该地区风投环境的认可。这一年, Monashees募集了第五只基金,募资规模为1.5亿美元。iFood,巴西的一家外卖应用程序,获得了5亿美元的国际融资。此外,来自亚洲的巨额投资,例如腾讯对Nubank的投资,蚂蚁金服对StoneCo的投资,以及软银对Loggi,Gympass和Rappi的投资,都使得该地区初创公司获得了更多的后期资金。而且,国际风投机构已经开始注意到拉美风投环境的潜力,这使得拉美初创公司有机会实现快速增长和市场占领。过去,小规模的风投基金和有限的融资经验常常限制了这些公司的内部成长和地区扩张。

浅谈拉美风投环境的演变与未来展望

2020年迎来的挑战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拉美在新冠疫情中遭受的经济损失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区都多,2020年GDP预计减少6.7%(不包括委内瑞拉)。疫情不仅影响到企业,也波及了风投机构的资金募集。

尽管如此,在疫情中,随着互联网普及率的提高以及电子商务以33%的速度扩张,国际投资者决定重新启动投资活动,拉美地区的风险投资也在下半年开始恢复。

根据LAVCA的最新报告,2020年拉美初创企业在488个融资事件中获得了41亿美元的资金,融资规模仅次于2019年。金融科技、房地产科技和电子商务是吸引融资的几个主要行业,分别获得了到了16亿美元、4.14亿美元以及2.75亿美元的融资。

新冠疫情使得该地区的数字化进程加速,催生了乌拉圭的第一个独角兽企业出现:dLocal,一个连接全球商家和新兴市场的跨境支付平台。此外,巴西的房地产科技企业Loft也获得了1.75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超过10亿美元。在线贷款平台Creditas获得了2.55亿美元融资,估值提升至17.5亿美元,Rappi也获得了3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35亿美元。

浅谈拉美风投环境的演变与未来展望

基于2021年现状的展望

2021甫一开年,拉美地区就迎来了一批大型融资事件。今年1月,Nubank获得4亿美元融资,估值一跃超过250亿美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新型银行。路透社近日报道称,Nubank很可能已经开始准备在美上市。

显而易见,拉美地区继续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者。Loft最近完成了4.25亿美元的D轮融资,随后又在追加轮次中获得1亿美元,估值随之达到29亿美元。dLocal于4月完成了15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惊人的50亿美元,成为拉丁美洲估值最高的初创企业之一。最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融资轮次都由国际投资者领投,这无疑强化了早期轮次投资者的信心。笔者坚信,今年拉美地区风投活动有望打破往年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