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演出场景,独立出“道”

娱乐 1个月前 (05-18)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

作者 |  东西泛娱乐日本组

近期,北美虚拟娱乐公司 Wave 完成了一轮最新的融资,投资方是近期在虚拟娱乐领域进行产业链积极布局的华纳音乐集团。 

由虚拟空间联结而成元宇宙,正驱动着“大厂”加注。而巨头的参与,进一步拓宽了虚拟赛道整体的想象力。 

虽然在不同的市场,虚拟娱乐的表现模式有所不同,但基于基础的虚拟演出场景的虚拟娱乐,已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流行。 

在虚拟偶像发轫的日本,2020年以来,受疫情影响,日本的虚拟偶像一方面成批出道、另一方面线下艺术活动纷纷转移到虚拟空间线上演出。 

借用日本虚拟演出头部上市公司Cluster的创始人加藤直人的话,“2015年创立Cluster时觉得是创造了一个原本没有的东西,成型以及盈利可能要花费10年,但没想到因为疫情,这一天提前了4-5年到来,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发展的想象。” 

总而言之,真实与虚拟的边界在进一步模糊,在这一趋势下,虚拟世界真实的消费习惯在被养成,虚拟娱乐的想象空间正在被进一步被打开。

日本市场疫情让虚拟演出盈利提前五年

 日本数字营销商riclink的统计显示,截止2020年,日本虚拟偶像已经超过了1万人。这其中,诞生了许多头部虚拟偶像经纪公司,比如运营虚拟偶像绊爱的Activ8、Cover旗下的hololive、彩虹社等。 

目前,日本对虚拟偶像的商业化上,已经有了相对成型的思路。 

虚拟偶像的商业化开发上,经纪公司整体形成了三大思路,一是发行单曲;二是举办线上演唱会;三是贩卖偶像周边。

从中可见,“从音乐出发”仍是虚拟偶像集聚粉丝和人气的主要策略,以歌手或团体成名出道后,再进行其它领域的拓展,比如担任品牌形象代言人,或者参与游戏直播解说等。

与此同时,疫情之中最为显著的变现便是来自于虚拟演出。 创造了绊爱的株式会社Activ8创始人大坂武史就说,受疫情影响,线下演出停摆,实景娱乐出现了在线化、活用VR空间来演出化的趋势。 

对这一市场的变化,虚拟演出市场的领头公司Cluster创始人加藤直人感受尤其深。他说:“2015年创立Cluster时觉得是创造了一个原本没有的东西,成型以及盈利可能要花费10年,但没想到因为疫情,这一天提前了4-5年到来。” 

成立于2015年的Cluster,主要为用户提供VR空间多人聚会的虚拟活动服务,目前已落地的活动包括虚拟偶像大型VR演唱会、粉丝见面会、杂谈会、生日会、讲座、跨年敲钟活动等。用户可以以虚拟分身出现在虚拟空间里,以发表文字评论、表情和使用虚拟物品来进行互动。

虚拟演出场景,独立出“道”


他回顾了虚拟演出在市场上的发展节点。

 “2017年的后半年,我当时还在想Cluster要怎么办,但进入2018年,虚拟偶像的人气已经有了。从音乐会到粉丝会,围绕虚拟偶像各种各样的活动多了起来,就是在那一年确立了虚拟偶像日后活动的基本盘。

2020年,因为疫情人们幽闭在家,人们对虚拟娱乐的消费需求更旺了,到线上看虚拟演出成为更多人的选择。” 创投市场也非常看好Cluster的发展。成立6年来,Cluster已经累计实现融资14.6亿日元(约合8628万人民币)。

 今年3月底,Cluster发布了2020年7月-12月的业绩报告,营业利润达到了1.5亿日元(886万人民币),已经实现了可同时满足10万人在虚拟空间观看演出的技术。 除了Cluster,SPWN、VARK等其它头部公司也十分活跃。 

比如SPWN,创立于2018年,原本有两条收支线,一条是为线下演出提供票务服务,一条是为无法到现场的观众提供线上观赏、票务、周边产品销售服务。结果,受疫情影响,第一条收支线越来越难,公司重心自然也转移到了第二条收支线。 

在2020年5月,SPWN一口气举办了100多个虚拟直播案,票务收入加周边产品销售收入,流水突破1亿日元。 2020年8月,SPWN顺势推出了一款名为“SPWN portal”的软件平台服务,专门为包括音乐会、游戏、体育、节目、动漫、商业等在内的各类型活动提供虚拟直播技术,并且增加了商品销售等功能加强变现。 

虚拟演出场景,独立出“道”

有舆论认为,Youtube上的内容很多都可以免费看,为何人们要到SPWN portal去看。SPWN的CEO林范和认为,目前收看虚拟直播/视频的主流票价为3000-4000日元(人民币176-235元之间),比去现场观看演唱会或其余活动的票价还是便宜不少。之所以能增长,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习惯付费收看虚拟直播内容。 

日本市场普遍认为,疫情的到来加速了人们和业界对虚拟服务的接受度,在这个潮流当中,人们付费观看虚拟内容的习惯正在被养成当中,虚拟内容制作与放送的土壤和基盘正在巩固之中。

欧美市场虚拟演出x“元宇宙”,融合破圈

 相比日本较为二次元的vtuber风格,以及相关较为次元虚拟演出场景的开拓,在欧美市场,明星偶像们向虚拟世界进军的趋势更让人感到刺激。 这一定程度上是欧美虚拟偶像的发展更偏超写实风格,在变现上也更多是广告模式。

与此同时,疫情阻隔加速了音乐人向虚拟演出突围。随着XR技术的发展,虚拟演出在真实与虚幻的边界上开始变得更加模糊,虚拟演出市场呈现出与游戏等其他娱乐社交场景的融合。

 这也就不难理解类似Wave 这样的虚拟音乐会平台在疫情期间吸引了音乐产业的兴趣,近期Wave宣布获得了华纳音乐的投资;而此前3月2日,索尼音乐娱乐和网易共同投资了洛杉矶直播公司Maestro,其业务包括现场演出、虚拟和增强现实演唱会。

虚拟演出平台Wave 此前由VR社交平台转型而来,通过打造个性化的虚拟艺术家化身,创造新的虚拟环境、模式以及互动体验,曾为The Weeknd、John Legend、Tinashe等明星举办虚拟演唱会。

去年6月,Wave完成了一轮 3000 万美元的融资,并从 Weeknd、Justin Bieber 和 J Balvin 等超级明星以及 Top Dawg Entertainment 等音乐公司中获得了投资。中国音乐巨头之一腾讯音乐娱乐也参与其中。

虚拟演出场景,独立出“道”

Maestro则主营一个直播平台,通过增强交互性和线上购物的功能,其业务包括线上增强现实演唱会、时尚品牌网络带货直播、线上教育、电竞比赛直播等与直播体验有关的消费场景。 通过去年10月与Billie Ellish合作的线上演唱会,Maestro在线上直播领域一炮走红。在这场30美元一张票的线上演唱会上,除了常规的直播艺人的舞台,Maestro还展示了平台独特的功能。观众可以在观看表演的同时与其它观众互动和购买演唱会纪念品。据Maestro官网介绍,除了在Billie Ellish演唱会上展示过的功能,平台还为观众提供了交互性的选择,即观众可以选择艺人下一首表演什么。同时,主办方也可以从后台实时监控演唱会的数据和舆论。

虚拟演出场景,独立出“道”


在近期获得华纳音乐投资之际,Wave 创始人Arrigo称预计像 Wave 这样的沉浸式流媒体平台将在疫情之后继续存在,因为艺人仍在寻找新方式与粉丝互动并推广他们的音乐。 

华纳和 Wave 团队拒绝透露投资的具体财务信息,只是指出该合作关系是一项 ” 重要的 ” 交易。

除了涉及现金交易外,华纳将从其旗舰品牌——包括 Atlantic、Warner Records、Elektra 和 Parlophone 的人才转移到 Wave,以举办更多的虚拟音乐会。目前华纳旗下的一些艺人包括 Lizzo、Ed Sheeran、Bruno Mars、Roddy Ricch 和 Panic!At The Disco。 

越来越多的大牌艺术家正加入虚拟娱乐的队列,比如美国说唱歌手Travis Scott在游戏Fortnite(堡垒之夜)中的演出,加拿大歌手The Weekend在Tiktok,这些都让外界意识到了虚拟演出迎来了重大机遇期。 

其中,去年4月,美国饶舌歌手Travis Scott在《堡垒之夜》中举办的线上虚拟演唱会最为瞩目,这场演唱会有超过1200万名玩家参加,创造游戏史上音乐现场最高同时在线观看人数记录。这种形式也让外界看到了虚拟演出与游戏场景结合的空间。

虚拟演出场景,独立出“道”


虽然这场演唱会总共只持续了10分钟,但其中逼真的人物建模、惊艳的游戏场景特效,带给玩家的沉浸感都是前所未有的。


有人说,除了在陆地上演唱,Travis还把玩家带到深海、太空中,视觉奇观充斥整个屏幕,比在现场观看演唱会还要过瘾。

随后的2020年5月,开发商推出了游戏内专门为此类活动设计的无暴力区域Party Royale,并在6月举办了克里斯托弗-诺兰主题的电影之夜。

拿现在时髦的概念来说,这就是“元宇宙”下的虚拟娱乐的典型形态,用户享受在游戏创造的虚拟世界以数字分身生活和娱乐。 

基于这样的机会,Wave正在推动其虚拟演出在TikTok、Roblox等渠道进行分发,而非只专注于VR虚拟演出的举办。Roblox 本身也通过虚拟音乐会(如去年为 Lil Nas X 举办的音乐会)促进用户粘性,并已经和Wave达成合作。 元宇宙的宏大概念下,巨头的参与直接拓宽了整体赛道的想象力。 

今年2月,因重仓特斯拉而名声大震的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在2021年度投资报告中提出了15个宏大而前景广阔的投资主题。其中之一,便是由虚拟世界联结而成的元宇宙。 对于华纳音乐这样的巨头来说,接连几笔投资已经显露其在虚拟娱乐领域的野心。


在投资 Wave 的同时,华纳还参与了Roblox 的 5.2 亿美元融资。此外,华纳还投资了 Spirit Bomb,这是一家创造虚拟音乐艺人的实验性唱片公司。华纳还宣布与技术公司 Genies 合作,将其艺人变成数字化身。而后者就在近期宣布完成6500万美元的B轮投资,本轮融资由Bond(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旗下风投公司)领投,国内网易也出现在机构名单中。

中国市场虚拟演出场景模式蓄势待发

 回到中国市场来看,在虚拟偶像IP跃进之余,关于变现场景的探索也没有止步。 目前,在多年的市场培育和平台进场之下,虚拟偶像已经完成了初步的普及。从早期日本的初音未来和本土的洛天依,再到登上央视《上线吧!华彩少年》的翎Ling等超写实虚拟偶像的诞生,国内市场在类型多样化中逐步破圈,并以虚拟偶像IP为核心,扩散到游戏实况、杂谈直播、解说、广告代言、教育、线上线下演唱会、带货等众多行业场景。

虚拟演出场景,独立出“道”


而在虚拟演出的范畴,如前文所述,去年6月的Wave的融资队列里面,就已经出现了TME的身影。TME 当时表示将在QQ 音乐等旗下全平台进行 Wave Show 的中国区独家转播;同时,双方还将共同为 TME 旗下创新演出品牌 TME live 开发高品质虚拟演唱会内容。


在虚拟演出的领域,上游的IP供给已经有所布局。


去年9月,摩登天空宣布与万像文化成立虚拟音乐艺人厂牌No Problem,将把虚拟艺人的音乐创作作为一种独立的音乐形态,进行全面运作。


No Problem将以虚拟音乐艺人经纪、唱片出版、演出制作为核心业务,通过内容创意制作、产品研发、线上线下演出、活动等方式,开创更富有想象力的音乐娱乐生活方式。目前签约的首位虚拟艺人为欧阳娜娜与次世文化共同打造的虚拟乐队NAND。

今年年初,B站也更进一步,集聚了平台上高人气的虚拟主播和虚拟偶像,举办了B站VirtuaReal Music MIX UP演唱会。通过现场来看,少数虚拟偶像已具备一定的IP的属性

今年3月,爱奇艺为THE9推出沉浸式虚拟演唱会,则是以其偶像团体带动虚拟演唱会产品的打样。 相关平台也加速了对背后技术公司的布局。


去年7 月,在虚拟偶像领域布局较早的B 站参投日本虚拟演播技术商”Lategra”。官网显示,成立于 2017 年的Lategra ,主要提供 XR 和数字虚拟表演解决方案,其主要业务涵盖 XR、虚拟现场活动策划制作、CG 制作和 3D 动捕等。


Lategra 与B站的关系匪浅,此前曾负责过多个大型虚拟偶像晚会及直播项目,服务的主要客户包括洛天依的公司上海禾念、日本 Niconico 的母公司多玩国,以及初音未来的公司 Crypton。

虚拟演出场景,独立出“道”


平台与业内公司布局的背后,相比对于真人偶像的虚拟演出氪金,对于虚拟偶像的消费也正展露出其潜力。 

据国内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有 72.5% 的粉丝表示,可以接受虚拟偶像的演唱会门票在 600-800 元左右;另外有91.7% 的粉丝表示,如果是以视频网站付费形式观看,他们愿意为一场虚拟偶像演唱会付费 50-100 元。


不过,多位虚拟偶像创业者也向东西文娱表示,除了B站、抖音等都在入局的虚拟直播领域,独立的虚拟演出产品其实仍属空白地带。 

一位较为推崇日本模式的创业者认为,和日本市场类似,虚拟偶像的变现逃不开线上演出。而且海外已经有了类似Cluster这样已经跑通的案例,从更为长远的角度来看,从虚拟演出场景到社交的模式也比较有想象空间。 

而效仿《堡垒之夜》这样的方式在游戏产品内举行演唱会,成熟电商环境下催生的虚拟商品购买,也让一些创业者看到了虚拟演出与泛娱乐、消费结合的更大空间。 

过去几个月,作为疫后受益的细分领域,围绕着虚拟偶像领域的投资在过去一年较为活跃,并且已有多家头部风投入局。 

举例来说,去年10月,次元虚拟IP内容开发运营公司——次世文化已完成了Pre-A轮数百万美金融资,顺为资本独家投资;今年初,AI虚拟直播带货的中科深智获得金沙江创投领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3月,万像文化宣布完成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此次融资由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领投,这是万像文化在10个月内完成的第三轮融资;而就在近期,主打3D虚拟直播的云舶科技获得五岳资本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

另据东西文娱获得的相关消息显示,已有多家公司将开启新一轮的融资。 当然,关于虚拟偶像市场的前景,从业者不乏审慎的乐观。毕竟,离能够支持虚拟娱乐产业整体走向常态化盈利的拐点尚不可知,目前仍然是各家共同教育市场,进行破圈的阶段。 “现在的虚拟直播,虚拟偶像市场如同2011年的手游市场”。完成融资之际,云舶科技创始人梅嵩在其朋友圈表示。 不过。Timing已经在临近,而无论是中国版的Cluster,还是中国版的Wave,这都是一个可能诞生平台级公司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