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报业控股剥离媒体业务、彻底转型

报道 1个月前 (05-12)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墨腾创投(ID:MomentumWorks)

作者 | Yusuf

新加坡报业控股(Singapore Press Holdings,以下简称SPH)在上周宣布,公司将剥离所有媒体业务并转入新成立的全资子公司SPH Media,并将这家公司交由一个公共担保有限公司(Public Company Limited by Guarantee)成立的非营利机构管理。

已经退休,曾经担任卫生部长和交通部长成功解决新加坡多项棘手问题的多面手、人称“搞定先生”的许文远将出山担任SPH Media的主席。

新加坡报业控股剥离媒体业务、彻底转型

也就是说,媒体业务不会再作为上市公司的一部分,也不再会有业绩和股东分控的压力 – 政府和其他渠道拨款也变得更加容易。 

那SPH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放弃媒体的影响力对其业务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为何重组?

作为新加坡最大的报业集团,SPH旗下的英文海峡时报和中文联合早报都是声名远扬的刊物。但是近年来,SPH媒体收入持续下降,在2020年受到疫情的冲击下,尽管数字媒体订阅有所增长,但是媒体业务整体亏损仍高达1140万新元。整个集团净亏损达到8370万美元,这也是报业控股成立 36 年来首次全年净亏损。而在一年前,SPH净利润则高达2.1亿美元。

同时,房地产也早已经取代媒体广告成为SPH最赚钱的业务,乌节路的百利宫、澳大利亚的购物中心Westfield Marion Shopping Centre以及与日本鹿岛(Kajima)合作开发的Woodleigh Residence等都是SPH重点投入的房地产商业项目。

新加坡报业控股剥离媒体业务、彻底转型

SPH也早就意识到媒体业务的逐渐下降已经开始拖累整个集团的趋势,在过去的几年里也开始积极创新探索新的业务领域,比如在合资建立中国数码创新中心着力科技研发和数码服务领域,与华为云合作推广数字转型等等。

在创投方面,SPH出资1亿新元成立了SPH Ventures,投资了一系列和媒体相关和其他领域的创业公司 – 其中包括东南亚投资媒体DealStreetAsia、新加坡金融产品流量平台MoneySmart、被Grab收购的印尼基层代理网络(agent network)Kudo、劳务外包平台Glints、以及视觉AI平台ViSenze等。

新加坡报业控股剥离媒体业务、彻底转型

而SPH Ventures也只是SPH数字业务的一部分 – 其他还包括独资、控股和投资的公司 包括 内容平台AsiaOne、地产分类广告平台STProperty、车分类广告平台SgCarmart和STCars、蓝领招工平台FastJobs、新加坡四大运营商之一的M1、韩国人在Shopee之前做的电商平台Qoo10等:

新加坡报业控股剥离媒体业务、彻底转型

但是整体而言,SPH的数字转型其实并没有预期的那么顺利,其中有种主观和客观的原因,但这也反应了传统大型集团在面对数字化创新业务时的困境。

前景如何?

尽管说媒体业务其实只占SPH税前利润总额的2%,但是基于媒体业务为其带来巨大影响力,在SPH公布了其切割媒体业务之后,股价也应声大跌16%。也就是说,市场对SPH的估值调整成了对地产公司的正常估值。

股价的下跌可以看作是转型前的阵痛,将媒体业务SPH Media转移至非营利公司旗下之后,所产生的任何利润都将需要被投入到企业的发展中。一方面可以保证SPH Media旗下新闻质量以及本地媒体的多元性,另一方面SPH本尊也不再收到新加坡严格的媒体法规的限制,更加灵活地发展业务 – 比如说有股东持股超过5%不需要再获得政府的专门批准。这对两边都有好处。

其实在诸多大型传统企业中,SPH对于市场以及行业的变化已经是相当具有前瞻性了,虽然过去在一些创新领域的尝试并没有太多耀眼的收获,但是在媒体业务首次亏损,发展后劲不足的情况下果断寻找替代方案的操作和积极求变的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

从新加坡政府之后的几次表态来看,这次的重组也是得到了新加坡政府充分的支持的。当然,西方媒体一如既往地开始唧唧歪歪媒体独立性的问题。 

在宣布分家的记者会上,SPH总裁伍逸松被新加坡另外一家媒体集团新传媒的记者问到是否新的SPH Media会否因为广告上的利益而失守新闻工作者的操守的时候,当场发飙。 他说“你这个问题让我很冒火”(Honest I take Umbrage at your first question)。

这位曾经担任新加坡三军总长的中将果然还是够刚烈。

新加坡报业控股剥离媒体业务、彻底转型

有一点有意思的是, 几乎所有关于SPH重组媒体业务的媒体报道(绕口了)用的SPH新闻中心大楼的照片,后面的天空都布满了乌云。

新加坡报业控股剥离媒体业务、彻底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