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最显赫的投资人,从“煤老板”转身为“印尼孙正义”

报道 2个月前 (05-06)
1ff3363cfe144a7cbf5de163c13b0ab2tplv-tt-shrink6400

在印度尼西亚之外,Pandu Sjahrir这个名字可能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然而,这位41岁的投资者已经取得了一些连软银的孙正义等“大人物”们都没有达到的成就。

Sjahrir的影响力,体现在三家东南亚最大的互联网企业里。

在新加坡科技巨头冬海集团(Sea Group)里,他是其印尼董事长。Sea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达1300亿美元。他还是叫车公司Gojek的董事会成员,该公司与另一家印尼独角兽公司Tokopedia合并,形成一个180亿美元的实体。

他也是EMTEK的独立委员,EMTEK是一家印尼集团,拥有电子商务平台Bukalapak和电子钱包Dana等数字业务。Gojek的竞争对手Grab最近入股EMTEK,这一迹象表明这两家公司正在结盟。(另一方面,孙正义是Grab和Tokopedia的主要股东。但东南亚最大的科技公司Sea却把他排除在外。)

在美国学习和工作多年后,十年前,Sjahrir回归印度尼西亚商界。他的头衔玲琅满目:

印度尼西亚证券交易所(IDX)的专员;

煤炭公司Toba Bara的董事;

印度尼西亚煤炭开采协会主席;

另类资产管理公司Indies Capital的合伙人

风险投资公司AC Ventures的合伙人

这串头衔令人印象深刻,但又看似杂乱无章,部分与其显赫的家庭背景有关。他的姓氏带着其家族的光环,也投下阴影。

Pandu Sjahrir是印尼开国元勋之一、独立斗争领袖Sutan Sjahrir的侄孙。在苏加诺总统在位期间,他出任千岛之国的第一位总理。

Pandu Sjahrir的父亲是一位印尼知名的经济学家。他的母亲则是一位人类学家,同时也是印尼海洋事务和投资协调部长Luhut Binsar Pandjaitan的妹妹。2004年,Pandjaitan创立了Toba Bara,也就是Pandu Sjahrir担任董事的煤炭公司。10年前,在美国接受教育的Pandu被要求回到印度尼西亚,带领Toba Bara上市。

Sjahrir家族知识分子辈出,颇受印尼人的尊敬。不过,他们也并非生活在真空里,盛名之下,难逃争议,Pandu 的舅舅Luhut Pandjaitan就是其中之一,他树敌不少,在棕榈油、煤炭和渔业等领域的交易,让环保组织严重不满。

Pandu Sjahrir的背景很独特,但对印度尼西亚来说也很典型。在这个地方,横跨商业和政治领域的寡头家族似乎掌握着国家的钥匙。Sjahrir婉转地称他的特权地位为 “中了卵巢彩票”。

像他这样的人,能够影响政府决策。像传统的印尼商人一样,Pandu 一方面与印尼的建制派有着牢固的联系;另一方面,他又具具备传统商人没有的眼光,这让的影响力与日剧增。

在一次Zoom电话中,The Ken与Sjahrir讨论了诸多话题,包括印尼独角兽的上市进展。据传,今年将有几个这样的IPO,如OTA平台Traveloka、电商企业Bukalapak,甚至是合并后的Gojek-Tokopedia实体,Sjahrir扮演关键人角色。

5838092214ae45d5825af3a7d91758cftplv-tt-shrink6400

Q:你在印度尼西亚证券交易所(IDX)的任务是帮助当地科技公司上市,最近有什么进展?

A:你现在想到的那些公司,他们都已经注册了。他们正在与我们(指IDX)就上市过程进行对话。

目前,我们居中协调,与印尼金融服务监管局(简称OJK,金融服务监管机构,也负责监督IDX),还有这些互联网公司,进行密切的对话。因为印尼前从未有互联网公司上市,仍有不少功课要做,边干边学吧。

一个是同股不同权的问题,大家非常关注。因为创始人希望,上市后还能掌握控制权。其他国家的科技公司也有这种情况。它允许创始人在一个非常动态的环境中保持控制权。

其二,科技公司希望能够在IDX的主板上挂牌。对这些公司来说,相对于较小的开发板(Devolopment Board),在主板上市可以获得其附带的声望。对我们来说,必须从盈利能力和收入的角度来看待规则。鉴于科技公司的性质,可能需要做出调整。我们正在仔细权衡这些选择。

最后一点是配股。拟上市的公司希望,在没有股东批准的情况下进行10%以上的配股。这一点也还在考虑之中,因为这将影响到证券交易所的所有公司。因此,我们需要找到在其他交易所如何运作的先例。

所有这一切仍在与OJK斟酌。我们正在准备一项法规,关于时间,我不能说得更多。但每个人都会达成一致,从监管机构到证券交易所,还有发行人、投资银行家和参与的会计师。

保护少数投资者是我们的职责。去年我们已经看到了巨大的增长,现在IDX已经有有500万个注册账户,而去年还不到150万。而这些新投资者中有很多是年轻人。

我认为,7月或8月,开斋节过后,就将看到第一批国内科技公司在IDX上市。

Q:许多独角兽公司考虑双重上市。这是否会影响进程?一家公司需要怎样的结构才能使之成为可能?

A:其实很简单。如果你在印尼上市,你有一个PT,或Perusahaan Terbatas,也就是一家本地公司成为上市实体。如果你想比如说在美国发行,美国存托凭证(ADR),你需要将其作为ADR类别发行股票。我认为你必须设立另一个特殊目的机构,而该特殊目的机构设立ADR。

在发行人方面,因为潜在的结构问题,IPO进程有一些延迟。

从我们这边来说,我们的工作是确保当人们来尝试上市时,我们可以尽量减少这个过程可能的痛苦。

Q:凭借着数十亿美元的估值,印度尼西亚的科技公司可以直接飙升到IDX的顶级行列。在以前的采访中,你把这描述为一种优势,因为它们会自动成为指数的一部分。考虑到这些企业还不成熟,不也带来了风险吗?

如果科技公司在主板上市,是有吸引力的。因为他们可以成为指数的一部分,例如MSCI,然后,你可以让指数基金买入你的股票。

但上市不意味着会自动进入该指数,至少需要六个月的时间。像MSCI这样的指数是会权衡的。他们有自己的公式。并非简单的只凭市值,就可以进入那里。

67eb383ed558439d8a793f9e42af6178tplv-tt-shrink6400

Q:Shopee最近引发了争议。电商网站,像Shopee,被认为损伤到本地中小企业。因为卖家以很低的价格进入印尼市场。政府正在制定一项新的法规,以防这种做法。作为印尼Shopee公司的董事长,你有什么看法?

A:我已经阅读了拟定法规的一些细节。我认为,这对保护我们国家的中小型企业有很大帮助。

我通常对政府最重要的反馈是,这仍然是一个全新的行业。只有六七年的历史?Shopee是在2015年底开始的。

因此,与整个线下零售市场相比,电商仍然非常小,不到4%或5%,也许6%。如果达到了20%至30%的比重,那么可以有一个监管体系,就像对线下商家的监管那样。

所以,我说,我们仍然在努力弄清楚互联网。如果出台监管,无论如何,要确保对互联网企业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不要还没有清楚状况,草草出台政策,来伤害这些年轻的行业。我想,印尼的官员会明白的。这就是我与政府分享的核心信息。

Q:但有证据表明,一些本地中小企业发现难以与进口产品竞争。我最近报道了一个故事,本地纺织品制造商在挣扎求生。如果不通过进口限制,你如何使他们更具竞争力?

A:让我们专注在自身的关键优势上。

如果是非常简单的东西,比如制造钢笔和铅笔或其他此类产品,需要有规模经济。如果没有国内规模化的制造能力,就不要在这方面竞争。

在我们真正擅长的领域作战,专注于此,并把行业做大。例如,如果我们想增加batik(一种印度尼西亚特有的织物图案制作技术)行业的曝光率,就把它做得非常好。

因此,我认为这是我们的工作(像Shopee这样的平台),这也是我们投入的地方:培训中小型企业;如何让一个小型企业发展为中型企业,从30万美元收入增长到300万。

你需要有动力,在质量上有保障,保证交付期限。而且,你必须有能力扩大规模。最后,能够扩大规模,就是我们可以提供帮助的地方。然后,你还需要营运资金,这也是我们可以提供帮助的地方。

我把它留给政府。我说,如果你想保护它,就保护它。但要确实有一个目标,保护能不能其作用?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贸易的世界。

如果你想关闭整个进口,就去吧。但是,这样做可能会有后果,对吗?我们的贸易伙伴会怎么看?这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

在与政府里负责此事的部长们交谈时,我一直很坦诚,球在他们手上。无论监管机构想做什么,我都很乐见其成。

Q:很多掠夺性定价的批评都针对Shopee,你认为是为什么?

A:我不知道。这只是生意而已。我的意思是,我确实知道,但说实话,并没有伤害我们。我告诉Shopee团队,如果人们批评Shopee,不需要反应。把它看成是一种祝福,可以让我们变得更好。

有些批评可能不是真的。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是真的。但无论如何,只要说声抱歉。

在过去几个月里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使我们作为一个公司更加团结起来。我想说今年,也许明年,我们会有更多这样的事情。这就是生活。

Q. 听起来你好像在暗示这可能是一场有针对性的运动,也许是来自竞争对手的?

A:我不知道。说实话,与其花时间去搞清楚谁在攻击,不如想想如何更好地完成我们的本质工作。

Q:Shopee推出ShopeeFood,直接对抗Grab和Gojek的食品配送业务,这本身就很有侵略性。而且ShopeeFood为商家和顾客提供了很大的折扣。这还是健康的竞争吗?

A:对顾客来说是健康的。是的,这是健康的竞争。谁能做得更好,谁就会赢。我很抱歉说得这么冷酷,但这就是现实。

Shopee在越南和泰国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在印度尼西亚,只是复制粘贴。只是复制,然后前进。

对Gojek意味着什么?嗯,你总是要改变。你知道,如果不改变,有人会改变你。这也是我对GoFood的CEO说的。

他们问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说,如果不是Shopee,就会有其他人来做。然后,要做得更好。

这就是这个游戏的全部内容:如何做得更好。对你的股东更好,对你的顾客更好。

5c4008f3c7454344babeb8c34af34dfatplv-tt-shrink6400

Q:正式来说,你仍然是Gojek的董事会成员。然而,Shopee现在是直接的竞争者。不仅仅是通过ShopeeFood,而且还有ShopeePay,与Gojek的GoPay钱包竞争。我听说这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冲突,你不得不在Gojek退一步。是这样吗?

A:从技术上讲,我仍然是董事会成员。有一份PT的akte(文件)。但说实话,我并没有积极参与。

我特意把自己从业务层面的任何沟通中剔除。我不想知道他们的数字。我把自己从这些对话中剔除。过去的几年来一直如此。

但我们总是帮助他们(Gojek的领导层),无论他们在印尼的资本市场上想做什么。

Q:我认为在所有顶级公司担任这些相互冲突的董事会角色,导致人们认为你无处不在。你同意吗?

A:我是投资者,只是碰巧在不同的地方。

背景故事是这样的。我从美国回到雅加达来,因为我母亲和我舅舅,他们让我加入家族企业Toba Bara,并将其上市。这就是我所做的。两年内,我们就做到了。

但我说,我想成为一个投资者。因为,在此之前,在美国我只是一个投资者,也是我的激情所在。

然后,大约在2013到2015年,我开始投资互联网公司,那时没有任何支持,对吗?只有我和其他几个人。当时都是很小的钱。实际上,对我来说是大钱。说实话,都是我的钱。Toba IPO中得到的奖金,我没有用来买房子,全都用来投资了。

资金很有限。不知怎么地,我所有的投资回报都很好,这就是全部。所以这只是运气,对吗?而这些公司要求我加入他们的董事会,我并没有拒绝。

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人们说,“嘿,他无处不在”。这感觉很消极。

其实,我在这个行业,待了已经有七年的时间。但很多人在过去一年半里才突然开始关心,因为他们看到,技术在进步。

Q. 还有个故事,软银的孙正义访问印度尼西亚时,你和他在一起。你把他介绍给了总统Joko Widodo。你和孙正义有什么交情?

A:没有。说实话,因为我舅舅Luhut现在正好是战略部长,这也有一点帮助。

但同样,我只是另一个投资者。

我见过孙正义几次,我们交谈过。他说他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投资Sea。有人向他展示了这个项目,但他没有投资。他说,“你们的执行力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他也是一个大赢家。他将成为Gojek的最大股东,也是Grab的最大股东。二者没有冲突(笑)。这很有趣。为什么不适用于他?

我对自己说,这就是我想成为的人。我想按照这些规则来玩。这很了不起,对吗?如果你想一想,他是唯一同时拥有这两个独角兽的人。而且,没有一个创始人对此大惊小怪。

Q:在印尼的数字经济里,你是个核心参与者。但你也仍然通过Toba Bara扎根于传统经济中。你也是印尼煤矿协会的负责人。这两个世界是如何结合起来的?

A:能有今天的成就,我非常幸运。但接下来,问题就来了,你的余生该怎么做?

我只擅长投资。那么,我为什么不把重点放在那些能带来进步的投资?

关于煤炭行业,说实话,我很亏欠,因为煤炭让我迈出第一步,由此打开互联网投资的大门。

我在Toba Bara时,对整个业务做出调整。在多少年内,才能使不再依赖煤炭?这是我一直在推动的事情。我说,必须这样做,因为世界变了,我们必须改变。作为印尼煤矿协会的主席,我说,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变。

我已经厌倦了这样,因为我们总处于防守。而他们都是部分正确的。我们需要改变自己。

如果不是这样,我就不需要在煤炭行业了。我也在管理证券交易所,也在金融科技方面做一些事情。煤炭可能是我最不关心的,但也是我关心的。我有道德义务,我的职业生涯就是从这里起步的。如果我有办法解决,就不应该离开它,应该努力待在那里解决它。

将知识传达给人们,也是一种回馈的方式。

也许我会用社交媒体来当话筒。因为它很重要。无论是通过YouTube、Instagram,还是TikTok,都可以成为年轻一代了解新事物的图书馆。我碰巧喜欢发表看法。

媒体愿意采访我,原因是我已经投入二十多年的工作。

但在此之前的二十年,人们的问题是,“Pandu到底是谁?”。现在,人们说,“哦,他无处不在”。但这是多年来的成绩。你知道,没有什么是一夜之间发生的。

本文编译自The Ken的报道,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