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Tech初创公司引领拉美教育变革

报道 6个月前 (04-28)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拉美创投洞察(ID:pvlatam)

作者 | 彭思思 李若星

教育是对社会生活影响最为深远的行业之一,目前在全球的市场价值超过5万亿美元;而根据Holon IQ的估计,到2030年这一数字还会翻一番,达到10亿美元。基于其公共性和普惠性,相比其他行业,教育领域的资源分散且集中化程度低,技术投资仅占总支出的4%左右。但随着教育科技(EdTech)在世界各地的迅猛发展,这样的情形已经成为过去式。

2020年,全球投入教育产业的资金达3000亿美元;其中,凭借着近7年来每年超过14%的增长速度,拉美成功跻身世界第四大教育市场。预计到2023年,教育科技将为拉美带来超过30亿美元的年收入。

EdTech初创公司引领拉美教育变革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目前已有20个拉美国家/地区的1200万互联网用户体验过在线教育服务——这还是仅限于成年人的数据。疫情期间,数以百万计的人通过各类在线平台进行课程学习,参与网络研讨,推动整个行业大步迈进数字化时代。

机遇,从何而来

从基本盘上看,拉美教育科技发展的底气来源于两个方面——庞大的人口和完善的互联网基础设施。

EdTech初创公司引领拉美教育变革
全球教育服务对象的预期增长

人口方面自不必说。除了6.52亿的基本规模外,拉美的城市化率极高——这也意味着资源高度集中于城市,有效避免了其他地区教育产业发展中面临的投资分散问题。预计在未来十年内,拉丁美洲的城市化率将达到90%,城市人口达到7.11亿。无论是基础教育还是职业教育,这新增的一亿多人口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也普遍需要低成本高质量的教育服务——这就给了教育科技大展拳脚的空间。

在信息化程度上,拉美也早已为教育行业的数字革命做好了准备。截至2021年1月的最新数据显示,整个拉美地区的互联网渗透率在70%左右,高于东亚平均的68%;有63%的人口可以使用移动互联网,平均每日在线时间5小时。移动互联网接入的快速增长和广泛普及正在转化为教育技术行业的无穷机遇,即使在大多数农村和偏远地区也是如此。

除了移动设备的增加外,拉丁美洲人转向在线教育的原因还包括在线学习的简便性、更好的职业教育机会等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近年来国内创新创业蓬勃发展的哥伦比亚,正是全拉美职业教育搜索量最高的国家。

然而,那片笼罩在整个拉美经济发展上空的乌云,也还在影响着这里的教育产业:中产阶级对高性价比教育服务的庞大需求与本土在相关领域的孱弱供给能力并不匹配。此外,作为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地区之一,拉美的教育差距非常普遍:高质量的基础教育无法覆盖到整个地区的多数儿童,每年约有2200万青少年面临失学或辍学的危险。

这是问题,也是机遇。拉美蓬勃生长的EdTech初创企业,正在勇敢地面对上述挑战。

创新,无处不在

2020年,全球教育智库HolonIQ基于对拉丁美洲1500多家数字教育初创公司的综合评估,开出了一份Top100榜单。上榜公司的业务范围几乎涵盖了所有拉美国家,并涉及基础理工(STEM)、编程、外语、商学、先进技术和职业资格考试等广泛的知识领域。

EdTech初创公司引领拉美教育变革

榜单上53%的公司来自该地区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巴西和墨西哥;考虑到两国庞大的教育系统,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感到惊奇。出人意料的是,在智利、秘鲁、委内瑞拉和危地马拉等较小的国家中,也已经诞生了多个极具潜力的教育科技初创公司。这似乎预示着教育科技引领的数字化变革早已不再局限于大国大城市中的星星之火,而是在整片大陆上积蓄着力量。

作为服务业,教育的发展与整个产业结构,与社会对人才的需求密切相关。拉美方兴未艾的移动互联网浪潮对各行各业的从业者提出了全新挑战,促使职业技能提升的相关内容在教育垂类中独占鳌头;掌握了数字化技能的从业者又将互联网产业推向一个新的高峰,带动教育科技更进一步。如此形成良性循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哥伦比亚的第二大城市麦德林 (Medellín)。该市曾经因为贩毒和暴力事件而臭名昭著,近年来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引进初创公司、互联网人才和风投资本,在成为人工智能研究与开发中心的同时也发展为哥伦比亚重要的教育科技中心。

EdTech初创公司引领拉美教育变革
上榜公司的所在地区和垂类分布

更多激动人心的案例正在拉美教育科技的各个细分领域不断涌现。其中早期教育的先驱者是Kinedu——它由Luis Garza于2013年创立,以独特的算法帮助父母了解婴儿的早期发育需求,从而针对性地安排早教活动。该应用目前已经在全球拥有200万用户,并获得超过5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在最为重要的职业教育领域,大规模在线公开课程(MOOC)正在弥合就业市场所需技能与传统教育机构教授技能之间的差距。这一赛道上的明星企业是Platzi——它也创立于2013年,旨在为用户提供涵盖市场营销到数据科学等广泛内容的在线课程。截至2019年,该公司已经获得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风投,在哥伦比亚和墨西哥拥有40万名用户,下一步准备向巴西和西班牙扩张。

EdTech初创公司引领拉美教育变革
Platzi网站的首页

在语言学习方面,2007年于委内瑞拉加拉加斯的一个学生公寓里诞生的Open English彻底重塑了整个行业。十多年来,该公司获得了超过1.25亿美元的风投资本,帮助拉丁美洲成千上万的人学习英语,并成为该地区在EdTech领域最成功案例之一。

EdTech初创公司引领拉美教育变革
Open English的创始人Andres Moreno

变革,疫情之后

2020年的新冠疫情给全球教育产业带来了复杂而深远的影响。一方面,联合国的最新调查显示,全球94%的学生都受到了COVID-19的影响,而低收入至中等收入国家受到的打击尤甚;具体到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有超过1.54亿儿童或者约95%的在校学生暂时失学。但另一方面,疫情及隔离措施为教育科技的发展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更多的初创企业涌入了在线教育赛道,政府也被迫行动起来弥合城乡之间的数字鸿沟。在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萨尔瓦多,国家开始为学生广播教育节目;而在多米尼加共和国,政府已经增设了1000多个免费的公共WiFi接入点,其中大部分位于曾经难以接入互联网的地区。

EdTech初创公司引领拉美教育变革
厄瓜多尔教师为无法接入互联网的孩子临时加开线下课程

毫无疑问,这些为应对疫情而建设的基础设施将保留下来,成为拉美互联网经济进一步腾飞的重要基础;而疫情催生的一系列全新在线教育模式,也开始在后疫情时代慢慢展露出其广阔前景。比如一家位于智利的初创企业Alba,最近基于其在疫情期间的业务推出了Alba Live,为八岁以下的孩子提供免费的在线课程。另外还有秘鲁的Wawa笔记本电脑项目,为学生提供由回收材料制成的太阳能笔记本电脑——这无疑能够在疫情之后继续服务于在线教育的普及与发展。

此外,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也将是后疫情时代的重点发展方向。智利的Lab4U和秘鲁的Innova School已经开始尝试将线下实践活动与在线教育平台相结合,为学生提供比传统课堂更加生动高效的学习体验。考虑到拉美职业教育的热度和高达150万的互联网相关技术人才缺口,混合式教学在职业技能培训中的应用也相当令人期待。

这一切似乎都像是一场教育科技革命的先声。或许正如HolonIQ的CEO Brothers先生所说:“没有人知道拉丁美洲的教育市场会发生什么,因为这里的潜力是无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