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报道 3周前 (04-22)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非程创新(ID:Future-Hub)

作者 |  Stephen Deng

本文由Stephen Deng和DFS Lab团队共同撰写。非程创新团队翻译。转载需原作者同意,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文章底部链接。

DFS Lab是一家早期创业加速器,为创业者提供资金、辅导以及战略咨询,助力其在非洲早期市场打磨、创立和发展数字商业企业。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在创业圈中,有一个比较流行的meme①,取笑(②/③)一些人只以简单的标签比如年轻化和人口体量来思考非洲的潜力。由此激发了不少更细致地测算市场机会的研究(其中最有名的是Ola Brown博士关于尼日利亚真实市场体量的研究④)。这些测算在定量方面做得很好,不过在定性方面还有空间。比如,当说到你的产品或服务是为非洲国家的消费者打造,这究竟代表什么?拉各斯与内罗毕的共同点可能要比Jigawa(尼日利亚西北部的一个州)要多,Amathole (南非东开普敦省的一个区域)与Kibera(肯尼亚内罗毕的一个区域,以贫民窟著称)的共同点要比约翰内斯堡多。

在《金字塔中部的机会》这篇,我们认为,对于非洲B2C的初创公司而言,最重要的机会点应该存在于日收入在4-8美元之间的消费者(如果您尚未阅读,建议先阅读该文⑤),主要是因为该收入范围囊括了非洲大陆上可支配支出能力的最大比例,如下图所示: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考虑到这一点,本部分旨在更深入地研究该部分人群的日常生活:他们拥有什么、购买什么以及关心什么。

为此,我们将使用Gapminder Foundation的瑞典设计师Anna Rosling Rönnlund的一个项目,Dollar Street中的画像。美元街(Dollar Street)将世界想象成一条由收入组成的街道:最贫穷的人在最左边,最富有的人在最右边,而其余的人则介于两者之间。世界各地的志愿摄影师拍摄经过同意的家庭,他们拥有的物品以及他们居住的地方,采访他们的生活,并发布在网上。如果成功实施,这有助于更好地了解非洲的机会⑥。

注意:尽管可以在Gapminder网站上免费访问这些照片,但我们不会使用这些家庭自身的照片。

日收入4美元的生活什么样?

来认识Ayadi一家。Hatim(27岁)作为掏粪工人每周工作35个小时,他与妻子Habibaa(26岁)和两个孩子Farah(4岁)和Amen(2岁)住在一起。他们属于突尼斯的少数民族,经常到处流浪,他们住在没有自来水、电力和厕所的帐篷中。他们的梦想是有一天能买上房子。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由于他们的游牧生活方式,他们只能将收入的80%,用于购买粮食。他们通常烧柴火做饭(尽管他们有炉子),并从附近的水源汲水用于洗涤和饮用。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然后,尽管他们用不上电(使用煤油灯提供照明),他们却拥有功能机。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与Ayadi家庭处于同一收入范围的非洲人约有3.5亿,它们共同构成了非洲大陆科技公司触及市场的底部,这还不包括收入更低的5-7亿人。接下来,我们将拜访一个与Ayadi处于同一收入等级,来自另一个国家的家庭。来认识Shemede一家。Bennadette(40岁)以卖鱼为生, 她的长子Taiwo(23岁)和Sunday(18岁)都是渔民,其他孩子Grace(16岁)、Patiense、Kehinde(12岁)、Idowu(10岁)、Jawu(6岁)和David(4岁)还在上学。他们住在由亲戚帮忙搭建的由木头制成的两居室房屋中,屋顶漏水,没有电,没有厕所。他们计划不久后购买屋顶建材,但梦想有一天买地建造更好的房屋。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Shemede家庭很难存下钱,因为他们约90%的收入用于购买食物,用木炭烧饭。由于他们生活在水上贫民窟,目前并不能自己种植粮食。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房屋旁摆放着文具:证明孩子们正在接受教育。和Ayadi家一样,即使他们没有电,他们仍然拥有功能手机。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日收入8美元的生活什么样?

来认识Nshimyimana一家。马丁(51岁)是卢旺达的养牛商。他与农民妻子Musabyimana(47岁)住在一起,每周工作60小时。他们有四个儿子:Niyonsaba(21岁)、Niyigena(16岁)、Dushimimana(12岁)和Irabukunda(10岁)以及一个女儿Iniringiyimana(20岁)。过去十年里,他们住在一栋亲朋好友帮忙建造的五居室的房子里。

除了拥有可靠的电力、饮用水和水暖设施的房屋外,他们还拥有农业用地。该家庭每个成年人每月消费251美元,只需要在食品上花费约30%,他们的农场最多可提供其营养需求的60%。他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可以购买更多的农业用地,并且希望有一天能够购买汽车。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我们立刻发现,Nshimyimana类似的家庭更有可能采用并认可科技产品的价值。除了因为这一水平上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他们还拥有一些利用数字产品所必需的基础设施(例如稳定的电力)。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拥有农田让他们可以自行种植,释放了剩余现金收入用于其他用途。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至关重要的是,他们的愿望不是满足基本生活需要,而是专注于改善特定维度上的生活(比如购买汽车)。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日收入23美元的生活什么样?

来认识Arusa一家。Mulunesh(28岁)与丈夫Sokare(32)生活在埃塞俄比亚。他们都是公务员,每个人每月消费约719美元。他们的儿子Amunue(4岁)和亲戚的女儿Eluka(6岁)与他们一起住在两居室公寓中。他们重视公寓的品质和地段。房子有供水、户外厕所和电力,不过会经常停电。

除了这座房子外,他们还拥有另一栋房子,他们的下一个计划是搬到更大的城市并在那里建造第三个房子。有时,他们去度假,曾经旅行至Hawassa城。从长远来看,他们梦想拥有一辆摩托车。

Arusa一家从市场上购买一半的食品,其余自己种植, 这样可以腾出钱来花在其他必需品上。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可以发现,在这个收入水平上,房屋里充满了装饰品。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还可以注意到门锁、儿童玩具、陶瓷杯和不锈钢器皿(证明拥有可自由支配的收入)。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电视、收音机和DVD播放器也首次一起出现,在这个收入水平上,拥有智能手机变得更可行。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广义地讲,Arusa一家看起来最像是许多非洲科技语境中假定的“消费者”。但实际上,这一群体只占人口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让我们再次回到简介部分的图表: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现在,当每天消费高达125美元时,我们会看到非常富裕的迹象:洗衣机、微波炉、特百惠、笔记本电脑和汽车,正如南非Hearne一家的这些照片一样(每月消费3755美元 )和埃塞俄比亚的Tessema一家(每月消费6316美元)。我们还看到出国旅行,更多地接触来自发达国家的文化潮流,等等。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DFS Lab:“非洲消费者”是谁?

但是,再次重申,这些人群仅占可触及人群的很小一部分。

数字商业在非洲大陆的崛起,需要一些推动因素:

i)实体资本;

ii)移动电话;

iii)数字素养;

iv)电力供应;

v)数字支付钱包;

vi)可交付地址/稳健供应的基础设施等;

这些因素对于每个收入阶层(特别是日收入4美元-每天8美元)到底意味着什么,是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初创公司如何在每种情况下应对以及能够解锁的机会。我们即将对此进行更多讨论。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dfs-lab/who-is-the-african-consumer-342fb32675a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