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漫“复兴”的时代成因:创作的转向、动画化、饭圈文化融合

娱乐 4周前 (04-19)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

作者 | 陈昕

阅读TIPS

传统热血漫中打鸡血式“上升”的主角和剧情加重了不真实感,也不再符合当代人追求“稳妥”的心态。而“不完美”的主角和“悲剧性”的基调更能唤起现代人的共鸣,对主角心路历程的细致刻画也起到了一些心理疏导的作用。

尤其近年日本漫画界逐渐低迷,出版社的影响力下降,制作出爆款动画的动画公司,在业界的话语权比以往都有了更大的提升。《鬼灭之刃》动画的制作公司ufotable和《咒术回战》动画的制作公司MAPPA就是两个典型代表。”

这些新涌进日漫圈子里的“非二次元核心用户”对日本动漫不再具有强烈的“专一性”。日漫只是他们众多的娱乐方式之一,不少人是既喜欢二次元文化又混迹于其他圈子的“多担”。于是,喜欢日漫的“粉丝圈”和其他兴趣圈层的边界变得模糊,各个圈层的文化和行为方式出现了融合的趋势。

“为了维护自身喜爱角色的“权益”,日漫圈也出现了举报、反黑抽奖的举动,意在通过转发扩大热度、为自己喜欢的角色或cp造势。”

日漫“复兴”的时代成因:创作的转向、动画化、饭圈文化融合

惊!咒术圈五悠(五条悟×虎杖悠仁)cp主页,曲解原著断章取义不惜让多个角色崩坏,竟只为让自己的cp独一无二?”

“我们坦荡客观阐述数据,鼓励同好,而相比某些人在匿名区论坛可以放大细节、抱团排除异己的行为,两者相较,究竟是谁暗室不欺?”

这是此前微博上两条金额颇高的抽奖博的文案,这两条微博也引起了微博网友们的争相转发。在不明真相的路人们以为这又是哪两位流量明星的粉丝引发的“饭圈斗争”时,却发现事件的主角竟是日漫《咒术回战》中的角色。

近两年,把二次元角色当作“偶像”一样追捧的行为这两年在国内的苗头已经越来越明显。这也反映出,如今的日漫正以一种不同于80后、90后熟悉的方式在中国流行开来。

实际上,在经历了一段传奇佳作迭出的黄金时期后,以《周刊少年JUMP》为代表的日本漫画界在一段时间里处于“青黄不接”的状态。直到2016年开始连载的《鬼灭之刃》,借由2019年动画化后成功破圈,而《电锯人》、《咒术回战》紧随其后,让声量日渐下滑的日本漫画又回到主流视野。

但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时代和社会的原因,近年来“出圈”的几部少年漫在自身内容、“出海”途径以及用户生态上,都发生了变化。

首先这些日漫的走红缘于漫画角色、主题、内容的方面的“革新”。除了漫画本身的改变,成功的“动画化”更在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甚至让相对冷门漫画一跃成为现象级作品。

而当这些动画化的日漫作品走进中国后,又和中国本土的流行文化与圈层生态相融合,呈现出新的特质,饭圈化便是典型代表。

这些不同,让有着漫长发展历史的日漫,得以找到契合当今时代的通行证,借助着现代技术和互联网平台,掀起一场新的浪潮。

以《少年JUMP》为代表的日漫“复兴”

20世纪80年代,随着中国电视台引进日本动画,培育出了中国第一批“二次元”受众。此后《海贼王》《火影忍者》《死神》等日本热血漫因在中国的流行被戏称为“民工漫”,更进一步奠定了80、90年代人群“二次元”的审美基础。

但近年来,《少年JUMP》等纸质漫画杂志销量逐年减少、动画新作难出、动画制作时长缩水,再加上长期被诟病的落后的动漫产出制度,日漫在日本本土都一度缺少有统治力的新作。而随着中国本土“二次元”文化的发展,日漫新作在中国的影响力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颓势。

而《鬼灭之刃》的出现,则掀起了日漫的新一轮“复兴”。据日本Oricon公信榜显示,截至2020年2月,《鬼灭之刃》漫画销量打破《海贼王》连续十二年的销量榜榜首的纪录;电影《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上映73天,票房收入超过《千与千寻》,成为日本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电影。而后《咒术回战》、《电锯人》等一批人气新作涌现,日漫掀起了一阵新浪潮,也赢得了中国新一代年轻用户的青睐。

日漫“复兴”的时代成因:创作的转向、动画化、饭圈文化融合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掀起新浪潮的日漫较以往而言有较大差异,有较多“反常规”的特征。

首先是主题选择和内容构成的变化。

第一,作品不再执着于建构庞大的世界观和实现远大目标,而是更多转向主角内心等细微之处的刻画,叙事方式也从波澜壮阔转为精妙幽深。比起早期以不断打败对手、自我进化的情节,现在的动漫更加重视刻画主角的内心世界,展现细微的心境变化以及心路历程,从而更深刻地反映现实、展现主题。

第二,主角想要达成最终目标的缘由从“自我价值的实现”转向“守护他人”。《火影忍者》中,鸣人的目标是成为人人尊重的火影;《海贼王》中路飞是“想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而《鬼灭之刃》中炭治郎加入“鬼杀队”是为了让妹妹变回人类、为逝去的亲人报仇,《咒术回战》的虎杖悠仁则是因为咒灵不断作恶迫害人类。

日漫“复兴”的时代成因:创作的转向、动画化、饭圈文化融合
为了让妹妹变为人类而加入“鬼杀队”的炭治郎

第三,故事情节更加“阴间”,故事内核具有悲情色彩。对“死亡”的描写更加频繁、残酷而深刻,对悲剧情节的渲染更加浓重。无辜之人惨遭迫害、好人未必有好结局、坏人的下场也不一定糟糕,情节整体变得更加现实而反常规。

其次是角色塑造的变化。

第一,在主角塑造上突出真实感。

正如《鬼灭之刃》的主角灶门炭治郎和《咒术回战》的主角虎杖悠仁一般,少年漫的主角延续了“善良”、“重视亲人”等“好孩子”所具备的性格特征。但在技能方面,比起《龙珠》的孙悟空等早期少年漫中“唯我独尊”的主角形象,如今少年漫的主角虽然拥有异于常人的特殊才能,但也并不是无可匹敌的强大,主角身上也带有许多不成熟的特征。

这样不成熟、不完美的主角形象更加贴近日本年轻人的实际生活,从而突出了作品的真实性、更能获得人们的共鸣。

第二,注重非主角的“最强”角色塑造。

当主角不再是整部作品的“战力天花板”后,作者往往会打造另一个给人安心感的“最强”形象用于推动剧情。这个角色一般是主角的指导者,在故事中承担着同样重要的角色,并且出镜率较之前少年漫“指导者”的出镜率明显增多。

日漫“复兴”的时代成因:创作的转向、动画化、饭圈文化融合
《咒术回战》中的“最强”五条悟

比起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历经重重困难最终登上顶峰的奋斗人生,当代日本年轻人更加向往“No miss,no damage”的生活,希望身边有一个值得信赖的人给予指导、让自己依靠。这一心理反映在动漫作品里,便是主角身边的理想“前辈”、“上司”或是“导师”的形象。

第三,角色没有绝对的正邪之分,人物塑造体现反差感。

在早期日本动漫中,“正义”与“邪恶”泾渭分明。故事倾向于浓墨重彩地刻画正义一方积极向上的正面形象,对反派往往不会过多描述。而如今的日本动漫更加注重角色群像,反派角色也拥有了自己的故事线,形象更加饱满。同时,角色的属性不再是纯粹的“正义”与“邪恶”,有杀伐果断、冷酷无情的正义角色,也有充满温情的反派角色。

最后,漫画的连载时长变短。

早期日本杂志社有着“不断延长人气漫画的连载时间”的操作,一些人气漫画动辄连载十年以上。《龙珠》连载时长为11年,《海贼王》更是从1997年起连载至今。而如今漫画在杂志上的连载时长缩短为5年左右,《鬼灭之刃》的连载时长为4年,《电锯人》的连载时间仅有2年。

“反常规”创作背后的原因

日本动漫有这样一系列“反常规”的转变,其背后有着深层的社会原因。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为之后的日本动漫奠定了悲伤的基调,如2009年开始连载的《进击的巨人》以绝望开篇。

2011年的“3·11”东日本大地震再次无情打击了日本人民对生活的信心。2013年,安倍政权二次上台,日元汇率下跌。但在同一年,东京奥运会确定举办。日本本土一面觉得他们正在逐渐脱离绝望,一方面又对未来充满了不安。

2014年,接二连三的过劳自杀事件让“black企业”成为了该年度的流行语。在这期间世界上频繁发生的恐怖事件加剧了日本社会的“不安感”。正因如此,2016年及以后的动漫作品都有着“分散对现实世界的注意力”的特征,如《你的名字》、《在这个世界的角落》等作品都在向社会传递着“摆脱过去,面向未来”的讯息。

在整个社会弥漫着不安感的同时,日本社会问题也在不断暴露。LGBT平权问题、霸凌问题越来越受关注,日本的社会情绪变得更加复杂。在这种情况下,早期纯粹的“英雄主义”热血少年漫已经无法满足日本人日益复杂的内心世界和急需抚慰的不安情绪,随之诞生的则是更有“治愈”效果的作品,如一些异世界转生动漫、萌宠治愈动漫、轻松搞笑的生活漫等。一些描绘紧张职场生活的动漫也会添加一些奇幻元素来缓和沉重感。

在抚慰不安情绪的漫画受到日本社会欢迎的同时,另一部分的动漫作品把视线转移到“现实”当中来。作品内容变得更加贴近社会现实,叙事也向纵深拓展,从内部深层次地揭露社会潜规则和深刻道理。

残酷的社会现实和变化的社会心理,也给“单纯”的少年热血漫添上了更有悲剧色彩的故事背景和更为复杂的人物心理。

传统热血漫中打鸡血式“上升”的主角和剧情加重了不真实感,也不再符合当代人追求“稳妥”的心态。而“不完美”的主角和“悲剧性”的基调更能唤起现代人的共鸣,对主角心路历程的细致刻画也起到了一些心理疏导的作用。

最后回到热血漫的本质,即“友情,努力,胜利”。这三个元素虽然在现在有着不一样的表现方式,但也是在通过符合现代人口味的方式构筑一个“总会有希望”的世界来抚慰现实绝望。

当前日漫“复兴”的主要功臣,成功的动画化

从《鬼灭之刃》的破圈到《咒术回战》的火爆,近年来诞生的日本漫画新作之所以能够获得如此大的成功,除了作品的角色和内容本身有着契合时代的吸引力之外,还和漫画作品的动画化息息相关。

在日本,人气较高的漫画作品会被改编成TV动画或是动画电影来进一步提升原作的热度,而一部漫画如果想要达到“破圈”的效果,就必须依靠动画对海内外不同圈层人群的辐射能力和影响力。这一点在近几年大热漫画IP的走红路径上都得到了体现。

例如2016年开始连载的《鬼灭之刃》,动画开播前漫画销量表现平平,总销量仅有500万部;而到了10月动画完结时,漫画的总销量累计达到1200万部,并持续成暴增趋势。再如还在连载的《咒术回战》,动画开播初期(2020年10月)漫画销量累计850万部,动画开播后漫画销量同样急速上涨,截至2021年4月,漫画总销量突破4000万部。

人们在看了动画之后,想要更深入地了解故事中的人物、剧情、背景,或是想提前知晓结局,便自然而然对原作漫画产生了需求。动画为原作带来的人气反哺原作漫画的销量,“动画化”成为日漫“出圈”的人气秘诀。

优质的漫画的“动画化”能在很大程度上放大漫画本身的优点,特别是热血战斗类漫画,精彩的打斗场面通过动画“还原”,动态画面和特效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配上音效后具有更强的感染力,也就更容易吸引观众。

尤其近年日本漫画界逐渐低迷,出版社的影响力下降,制作出爆款动画的动画公司,在业界的话语权比以往都有了更大的提升。《鬼灭之刃》动画的制作公司ufotable和《咒术回战》动画的制作公司MAPPA就是两个典型代表。

和吉卜力等老牌原创动画制作公司不同,ufotable和MAPPA主要是因为高质量和高还原度的漫改动画作品在粉丝群体中打响了口碑。根据相关分析总结,为了维持高质量的动画制作,ufotable在产出上有保质限量的特点,MAPPA则会基于作品的特色灵活地选择制作外包的方式,让不同的作品通过最合适、最专业的制作方式得到展现。

日漫“复兴”的时代成因:创作的转向、动画化、饭圈文化融合
动画制作公司ufotable知名作品
日漫“复兴”的时代成因:创作的转向、动画化、饭圈文化融合
动画制作公司MAPPA知名作品

人们期待高质量漫改作品的出现,自然会开始关注优秀的动画制作公司;而漫画作者方面也更希望和值得信赖的动画制作公司进行合作。就像在2020年末官宣动画化的《电锯人》,因为制作公司是MAPPA,《电锯人》原作者藤井树和不少原作粉丝纷纷表示对动画抱有很大期待。

日漫在中国重新走红,与本地化圈层生态的融合

对高质量动画的需求引起了视频平台的注意。

自2015年起,中国的视频网站掀起了采购正版日本番剧的热潮。2020年,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三家平台一共上新了46部日漫番剧;B站作为购入日本番剧的主力,在2020年更是买下了152部旧番。

国内视频网站持续购入大量正版番剧,为国内的日本动漫爱好者提供了更加便捷的追番平台。人们可以通过正规渠道更加容易地接触到日本动漫,和日本本土同时看到最新一集的动漫,讨论刚刚披露的动漫新情报,在中国网站上买到日本的角色周边等。

日漫在中国的发酵节奏和日本越来越同步。

人们除了能够通过视频网站看到最新更新的日本番剧外,B站等平台还引进了大量的日本漫画。同时,之前的百度贴吧、论坛和如今的微博超话是粉丝们讨论日本动漫的平台;微博、lofter和Pixiv也是同人写手、画手发布自己“二创”作品的平台;动漫爱好者们还可以通过“魔法集市”等手机APP来交易喜欢的日本动漫周边。人们可以通过各种渠道接触到最新、最热的日漫信息,打破了时间和空间、语言和文化的局限。

互联网的发展使国内用户获得日本动漫的信息和资源变得越来越容易。随着看日番、看日漫的人群不断扩大,“混二次元”的不再是那一小撮人群,日本动漫也在逐渐撕掉“小众”的标签。

这些新涌进日漫圈子里的“非二次元核心用户”对日本动漫不再具有强烈的“专一性”。日漫只是他们众多的娱乐方式之一,不少人是既喜欢二次元文化又混迹于其他圈子的“多担”。

于是,喜欢日漫的“粉丝圈”和其他兴趣圈层的边界变得模糊,各个圈层的文化和行为方式出现了融合的趋势。

日漫圈与 “饭圈”文化的融合便是其中一例。

大数据时代,似乎人们的喜欢和热爱都必须转化为榜单上的数据来体现,超话排名、话题数量成为热度和人气的评判标准。当“数据至上”的饭圈文化逐渐渗透到日漫圈子后,日漫粉丝们表达自己对动漫及角色的热爱的方式也发生了改变。

首先,日漫粉丝出现典型“饭圈”行为特色。

“追星”式追漫。粉丝通过看动漫或是其他渠道了解到一个动漫角色,将这个角色当作一个“明星”来追捧。他们关注喜欢的角色在社交平台上的讨论度,不遗余力地向别人“卖安利”,在微博上为角色控评、反黑甚至举报。

同时,日漫粉圈中也出现了一些行为比较极端的“毒唯”式粉丝。他们只喜欢动漫中的单个角色或单个cp,这种喜爱可以跳脱剧情、割裂喜欢的角色和其他角色的联系。这类粉丝认为自己喜欢的角色应该得到最好的对待,例如在故事中拥有更多的“戏份”、有更多的“正脸镜头”等。而任何对该角色不利的、让角色受到伤害的人物或剧情都不应该出现,粉丝也不允许别人对这个角色进行批判。

为了维护自身喜爱角色的“权益”,日漫圈也出现了举报、反黑抽奖的举动,意在通过转发扩大热度、为自己喜欢的角色或cp造势。如《咒术回战》中由五条悟、虎杖悠仁组成的“五悠”cp,因为粉丝把“二创”作品中的剧情当作原作来安利,以及对原作解读不同和“对家”产生了分歧,而被指责“脑补过度”、“偷糖”等。“五悠”cp粉丝则认为“同人作品不会百分百还原原著”,并认为别的cp应该“专注自家”。

为了寻求声援,微博用户@咒术回战-五悠ONLY主页举行了一次转发抽奖,金额20000元不封顶,评论和转发中还在不断加码。与此同时,微博用户@隔壁五悠不曾偷也开始了奖品价值6000元以上、评论转发加码的抽奖“反击”。

这两条微博引起了不限于日漫圈粉丝的微博用户的大量转发。转发的微博网友纷纷表示“他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热圈的瓜都比冷圈的粮多”。

其次,日漫圈里炒“谷”的风气愈演愈烈。

“谷”即goods,是周边的“行话”。动画播出后,官方会推出角色周边,一些同人写手、画手也会贩卖自己的二创作品。因为有些周边有数量限制或销售时间限制,亦或是因为地域原因比较难入手,便在粉丝群体中被炒成了“高价”。

于是,一些专门屯“谷”、炒“谷”的人就出现了。像是饭圈中高价售卖“黄牛票”的票务们一样,他们通过自身渠道买入较多的周边,而后坐等买不到周边的粉丝将周边价格“炒”高之后将手中囤积的周边以高价卖出,赚取中间利益。

这就导致一些热门角色的周边越来越难买到、价格越来越高,动漫周边成为的“海景房”也越来越普遍。

结语

日漫圈粉丝表达热爱的方式的变迁展现了当今饭圈融合的新生态。粉丝们喜欢漫画、角色的方式更加粗暴直接,但有时又过于极端、过于注重形式,反倒失去了初心。粉丝组织内部的规则变得更加复杂,这在增强向心力的同时也阻挡了一些爱好者的加入。

但不管怎样,海外文化进入中国,与本土强势文化融合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中国的庞大市场对全球内容产业都有很大的吸引力,国内也不乏引入海外内容进行本土化商业开发的公司。

而当前,能进入本土流行文化文本中的海外内容,才有更大的出圈机会。如何在这种融合过程中吸收优点,避免风险,则是海外内容在中国运营的新课题。同时,日漫这种“年轻文化”的复兴和走红形式,对国漫等同样还较为圈层的“年轻文化”在中国的发展,也有着借鉴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