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星球大战到漫威,IP改编游戏怎样迎来复兴?

报道 1个月前 (04-09)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新知(ID:youxixinzhi)

作者 |  烟花

你也许不知道,育碧正在制作的“星球大战”游戏起源于两年前的一次午餐。迪士尼收购20世纪福克斯公司前一天,在位于美国加州格兰岱尔的迪士尼园区的一个阴凉院落,迪士尼高级副总裁西恩·索普托和《全境封锁》系列开发商、育碧Massive工作室总经理大卫·波菲尔特共进午餐,聊了聊合作的可能性。

从星球大战到漫威,IP改编游戏怎样迎来复兴?

索普托和波菲尔特相谈甚欢,没过多久,迪士尼就派人前往瑞典拜访Massvie,并邀请后者到卢卡斯影业位于湾区的工作室,演示一份正式的游戏开发策划案。

经过几轮商谈,迪士尼授权Massive制作一款开放世界“星球大战”游戏。

除了育碧的“星球大战”游戏之外,今年早些时候,数家知名开发商宣布获得了好莱坞流行IP的游戏改编授权,将会根据IP打造全新作品。例如,Bethesda正在开发一款“夺宝奇兵”游戏,而IO Interactive(《杀手》系列开发商)则公布了“007项目”。

从星球大战到漫威,IP改编游戏怎样迎来复兴?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改编自电影IP的游戏通常由中小型工作室制作,普遍质量平庸。但近几年来,随着《漫威蜘蛛侠》等作品获得成功,EA、育碧等巨头发行商对这一领域重新产生了兴趣,开始更频繁地与IP版权方合作。

这些变化不是一夜发生的。

IP游戏的演变

从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许多玩家对IP游戏不屑一顾,认为它们质量低劣。例如,根据《超人动画版》改编创作的《超人64》(1999年发售)就被广泛视为史上最糟糕的游戏作品之一。

“许多年来,人们一直觉得用IP制作游戏就是一种赚快钱的方式。”曾经供职于索尼影业和20世纪福克斯公司,在游戏授权领域拥有25年从业经验的马克·卡普兰说。卡普兰将最糟糕的案例描述为“贴Logo”,并指出如果IP版权方要求游戏在电影上映的同时发售,那么游戏研发时间往往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考虑到这种情况,你只想尽快把游戏推向市场,不会真正用心打磨,确保它能够在众多游戏中脱颖而出。”

由于IP游戏背负着这种不太好的名声,发行商希望说服玩家相信,根据IP改编创作的游戏值得他们花时间游玩。例如,在《南方公园:完整破碎》发售前,育碧声称原电视剧的创作团队“深度参与”了游戏的制作。而某种意义上讲,《蝙蝠侠:阿卡姆疯人院》2009年的问世就像IP游戏发展史的转折点之一:从那以后,IP游戏似乎变得越来越优质了。

从星球大战到漫威,IP改编游戏怎样迎来复兴?

迪士尼与游戏之间的关系也曾经历起起伏伏。2013年,在收购卢卡斯影业后不久,迪士尼关闭了后者旗下的游戏部门LucasArts。三年后,迪士尼第一方游戏研发团队迪士尼互动工作室(Disney Interactive Studios)迎来了同样的命运。

2019年,迪士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在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承认,公司最擅长制作电影而非游戏。如今,迪士尼不再自研游戏,而是专注于通过IP授权方式与外部工作室合作。卢卡斯影业也重新启用Lucasfilm Games品牌,由该团队负责公司旗下众多IP的授权合作事宜。

在2013年的时候,EA与迪士尼达成一份合作协议,拿到了面向主机和移动平台开发“星球大战”游戏的独家授权。这份协议将于2023年到期,迪士尼已经在开始寻找更多其他发行商和开发商合作伙伴。

根据EA首席工作室官劳拉·米勒的说法,EA不会因为新的研发团队与迪士尼合作而觉得“受到威胁”。“除了那份协议之外,我们与迪士尼还有其他合作项目。”米勒表示,“所以我的看法是,我们与卢卡斯影业和迪士尼之间保持着长期的创作合作伙伴和协作关系,未来也将继续。”

“我们总是说,我们不想通过合同的方式来维持这种合作伙伴关系,也不希望这种关系建立在交易的基础上。为了打造出有意义的作品,两家公司需要进行密切协作。”

紧密合作

2019年,随着迪士尼收购20世纪福克斯公司,这家娱乐帝国又拥有了一系列重磅IP,其中包括影史上票房排名第二的《阿凡达》。在这个过程中,迪士尼发现光风暴娱乐公司已经在与育碧合作,打造一款全新的“阿凡达”游戏。迪士尼觉得有机会与育碧开展更多合作,于是就邀请了育碧Massive总经理波菲尔特洽谈。

“随着讨论的深入,后来我们聊到:‘好吧,我们能不能围绕另一个与‘阿凡达’拥有同等水准的品牌进行合作?’”波菲尔特说,“它就是《星球大战》。”

育碧Massive工作室与光风暴产生了良好的化学反应,双方进行了紧密合作。在开放世界“阿凡达”游戏制作期间,Massive的开发人员经常与光风暴的电影制作人、服装设计师见面,偶尔还会见到导演詹姆斯·卡梅隆。这让迪士尼大受启发,决定采用类似的方式与Massive合作开发“星球大战”游戏。

与过去相比,游戏开发商与电影公司之间的协作变得紧密得多,而这往往能够让合作双方实现双赢。例如,根据奇幻小说《巫师》改编创作的《猎魔人》电视剧于2019年在Netflix首播,仅在美国就吸引了7600万多名观众,还推动《巫师3》当月在美国的销量同比上升了554%。《堡垒之夜》的开发商Epic Games与电影制片人合作,在其虚幻引擎中构建了与电影类似的渲染技术——卡普兰称在15年前,电影制片人根本不会接受这类合作。

从星球大战到漫威,IP改编游戏怎样迎来复兴?

在2020年2月进行的DICE峰会上,迪士尼明确表示,公司将会以一种全新的视角来看待电子游戏。在一场演讲中,索普托鼓励开发者构思游戏策划案,寻求与迪士尼合作。

根据索普托的说法,迪士尼的未来目标是“授权”育碧、Bethesda等发行商在迪士尼品牌的框架下创作原创故事,并与对迪士尼品牌充满热情的游戏工作室合作。

漫威娱乐执行副总裁、漫威游戏(Marvel Games)主管Jay Ong也表示,公司在过去几年里学到了很多东西。2009年,漫威招募了一批资深开发者组建游戏部门,并让该部门负责IP授权方面的工作。Ong于2014年加入漫威,随后领导整支团队完成了一次转型,不再只当“品牌警察”。“我们不再扮演品牌警察的角色,变得更像是协作方和顾问公司。我们的职责是确保游戏变得更地道,更有漫威味儿。”他说。

从星球大战到漫威,IP改编游戏怎样迎来复兴?

例如,漫威不会迫使游戏开发团队使用来自电影或漫画作品的特定素材,而是允许合作方进行挑选,或进行一定程度上的自由发挥。在这种情况下,Insomniac Games(《漫威蜘蛛侠》《漫威蜘蛛侠:迈尔斯·莫拉莱斯》)可以自由地设计蜘蛛侠服装,Crystal Dynamics也能在《漫威复仇者联盟》游戏中增加“惊奇女士”卡马拉·克汗的戏份……但在世界观和角色人设方面,漫威有更严格的原则,比如蜘蛛侠绝对不能杀人。

“在《漫威蜘蛛侠》里,如果你将某人扔出建筑,他不会掉到大街上。”漫威副总裁、业务发展主管哈卢克·门特斯解释道,“他会被粘在建筑物上,Insomniac非常小心地坚持了这项原则。”

虽然漫威是迪士尼的一家子公司,但其游戏业务运作“相当”独立。漫威能决定与哪些游戏工作室合作,或者某款游戏最适合哪个平台。举个例子,如果漫威希望配合某部新电影的上映推出一款游戏,那就更可能与手游开发团队合作,因为与一款完整的主机游戏相比,手游的开发周期较短。

另一方面,许多电影制作人正在考虑如何通过互动娱乐,以一种新颖的方式扩大电影的世界观和受众人群。

“我认为某些游戏的巨大成功已经表明,这种投资确实能收到回报。就某种程度而言,一部电影的成败取决于上映后的短短几周时间,而游戏的生命周期更长,能够持续吸引玩家沉浸其中。”光风暴娱乐品牌发展总裁凯茜·富兰克林表示。

从星球大战到漫威,IP改编游戏怎样迎来复兴?

吸金利器

根据媒体此前的报道,到目前为止,“星球大战”游戏为EA带来的累计收入已经达到了惊人的30亿美元。其中,《星球大战:前线》系列游戏累计卖出了大约3300万份,手游《星球大战:银河英雄》的收入则迈过了10亿美元大关。

迪士尼不愿透露EA花了多少钱购买十年的“星球大战”游戏独家合作权。不过据卡普兰透露,他所见过的最贵IP授权要价超过了4000万美元,而一些知名度较低的IP授权金有可能低至10万美元。“当与发行商进行合作时,我们会对游戏销量进行高、中、低三个档次的预估,然后再商议一个对双方来说都合理的数字。”他说。

当然,IP游戏中也有不少失败案例。日本发行商史克威尔艾尼克斯在早些时候就曾透露,《漫威复仇者联盟》的市场表现没有达到预期,导致公司遭受了约6700万美元的损失。

从星球大战到漫威,IP改编游戏怎样迎来复兴?

“IP能够帮助发行商打造产品组合,为玩家提供更多样化的游戏。”卡普兰表示,“但有个问题始终存在:哪些IP才适合他们?”

漫威游戏主管Jay Ong发现,在不同平台,某些品类的游戏拥有更强大的吸金能力。例如,《漫威:超级争霸战》在移动平台持续畅销,单机动作冒险游戏则是主机平台上最赚钱的品类之一。但他不愿将特定IP与特定品类绑定。

“有时候,一家潜在合作伙伴可能告诉我们:‘我们对与漫威品牌合作感兴趣。’他们也许正在研究一个我们连想都没想过的品类……”Ong说,“无论如何,游戏品质始终是最重要的。为了打造顶尖游戏,你就需要拥有顶尖人才。”

“我们经常说:一支伟大团队不一定能制作一款伟大游戏,但一支平庸团队肯定不能做出一款伟大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