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再击字节

报道 1周前 (04-09)
印度再击字节

印度又对TikTok下手了。

继1月的永久禁令之后,3月中旬,印度有关部门又以网络广告交易涉嫌逃税的名义,下令冻结字节跳动印度公司在花旗银行和汇丰银行的四个账户。

印度方面要求,字节跳动在其印度国有银行账户中存入7.9亿卢比(约合1100万美元),并且被禁止将银行账户中的现有资金用于其他目的。之后,由于影响了员工工资发放,孟买解除了对字节跳动账户的冻结。字节跳动并不打算就此罢休,其“在印度有强大的商业计划,不打算停业”。

印度复杂的营商环境一向被外界诟病,字节跳动不是第一次卷入税务问题的中国企业。在2008年,印度曾以逃税之由调查华为。

“不打算停业”

3月中旬,印度的一个税务情报部门下令孟买的汇丰银行和花旗银行冻结字节跳动四个银行账户,以调查该公司的一些金融交易。

根据印媒报道,孟买高等法院大法官SP Deshmukh和Abhay Ahuja要求字节跳动在任一国有银行存入7.9亿卢比,作为逃税保证金,以满足印度GST(商品服务税局)当局要求,之后便可运营其他印度银行账户并使用账户剩余资金。细节方面,印度间接税务部门指控字节跳动逃税,没有全额支付消费税。

账户的冻结也直接影响了字节跳动对当地员工工资的发放。两位知情人士说,由于账户冻结,字节跳动印度公司的员工都没有拿到3月份的工资。该公司向法庭表示,包括外包人员在内,公司共有1335名员工。在4月6日孟买高等法院的听证会上,字节跳动辩护律师拉菲克·达达(Rafiq Dada)辩护称,“银行帐户中的所有钱都被冻结了,员工薪水和医疗保险都无法支付。”

不过,字节跳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法院已与该公司达成一致,认为其账户“应被解除封锁”,并将允许其继续运营。“我们准备采取法院要求的进一步措施,并对我们在这个税务问题上的立场有信心,”它表示。字节跳动没有对政府律师Mishra的声明发表评论,目前还不清楚该公司将如何存入法院命令的金额,同时也为运营提供资金。

印度再击字节

来源:Unsplash

今年1月,印度政府对包括TikTok在内的59款中国应用发出永久封禁令之后,字节跳动公司裁减了TikTok在印度的员工。

字节跳动公司向法院表示,它不欠政府要求的税,也不同意税务机关冻结其账户的决定。其在印度的员工中有800人属于“信任与安全”团队,支持海外内容审核等活动。该公司表示,其“在印度有强大的商业计划,不打算停业”,并敦促法院解除对账户的冻结。

字节反击

不过,在获得有条件地使用印度银行账户权利之后,字节跳动并没有坐以待毙,它向印度税务部门发起了反击。

去年7月以来,印度税务部门就开始调查字节跳动。印度税务当局告诉字节跳动,它有理由相信该公司压制了某些交易,并声称获得了过多的税收抵免。

相关文件显示,它在字节跳动印度公司办公室检查了文件,传唤并讯问了至少三名高管。有关部门还要求字节跳动提交文件,包括发票和与一些客户签署的协议。文件称,字节跳动的代表配合了调查,“多次”出现在税务官员面前,并提供了文件。

在3月25日提交给法院的长达209页文件中,字节跳动告诉孟买高等法院,当局在没有任何物证的情况下对该公司采取了行动,也没有按照印度法律的要求提前发出通知。

“有关法律的问题我们可以协调处理,但对于这种偏见我却束手无策。调查程序进行了近两年,我们提供了包括已审计帐目在内的所有文件,但他们却突然冻结了帐目。”字节跳动辩护律师拉菲克·达达(Rafiq Dada)无奈地指出。

印度再击字节

来源:路透社

“由于禁令,这家公司没有业务,也没有恢复的余地,这是我们在调查过程中收集到的资料。字节跳动印度公司有离开印度的可能,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印度政府的利益。税务部门必须遵守程序,我们已经进行了调查,也录下了口供。”达达进一步指出。

字节跳动向印度一家法院表示,印度政府为了调查其可能的逃税行为而冻结其银行账户,是一种骚扰和非法行为。字节跳动称,“在调查过程中封号,相当于施加了不正当胁迫”。它的目的是“不恰当地骚扰上诉人”。针对此事,印度商品与服务税务情报总局(Directorate General of Goods & Services Tax Intelligence)及其监管机构印度财政部(finance ministry)并没有回应媒体的置评请求。

印媒称,税务调查的细节此前从未被报道过。字节跳动不同意税务当局的决定,拒绝就其向法院提交的文件置评。汇丰拒绝、花旗银行均未回应。

“税务”陷阱

近两年,印度的营商环境越来越糟糕,业界有目共睹。封禁应用、暂停项目审批、冻结银行账户,它以种种理由打压和排挤外资企业。在税收问题上,除了字节跳动外,华为和英国移动运营商沃达丰等均没有躲过它的“枪林弹雨”。

达达对审理结果表示遗憾,称印度政府此举,对外资企业或印度政府内部来说,都是危险的举动。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研究部主任钱峰评论指出,通过冻结字节跳动银行账户,并要求该公司就一项未经证实的指控存入更多资金,印度税务当局和法院似乎加大了武断的镇压。如果这个正在发展的案件反过来被证明是对这家中国公司又一个毫无根据的陷害,印度的司法公信力无疑将面临严重质疑。

印度再击字节

来源:彭博社

不过,相关事件已经屡见不鲜。根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印度要求华为缴纳额外的税收。当时,税务法庭的一项裁决称,华为通过在印度国内销售电信设备产生的收入应纳税。

根据案件细节,华为通过其印度子公司在印度运营,主要向印度国内外的几个客户提供先进的电信设备和手机。该公司按照中印税收条约纳税,其向印度电信服务提供商提供设备的收入,符合商业利润的标准,在印度没有私人股本的情况下,无需纳税。

另外,持续跟印度政府斡旋多年的英国移动运营商沃达丰,一度遭遇印度政府的税收追缴。根据媒体此前报道,印度索赔总额为2790亿卢比(合37.9亿美元),包括约20亿美元的税收、利息和罚金。

案件持续多年未决,直到海牙国际仲裁法庭的介入,它裁定印度向沃达丰(Vodafone)征收税款、利息和罚金的行为,违反了印度与荷兰之间的一项投资条约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