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金箍”未摘,一文读懂拜登政策逻辑

报道 4周前 (03-17)
高科技“金箍”未摘,一文读懂拜登政策逻辑

拜登入主白宫,中美两国的合作与角力又翻开新的一页。不过,无论是特朗普任期,还是新迎来的拜登政府,经贸合作和科技纷争就一直是两国之间的核心议题。而两国政策的变动,又时时牵动着中国出海企业的命脉。

日前,志象网主办的“拜登入主白宫、科技出海影响几何?”讲座,邀请到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海国图智研究院创始人陈定定,东方证券宏观研究员、财富研究中心执行主管陈达飞,以及长期浸淫在硅谷的Tech Buzz China创始人马睿,就拜登政府科技新政进行了深入探讨。

讲座中,嘉宾们不仅从宏观政策层面进行了梳理,还从微观的角度介绍了具体的企业模式,同时对资本市场也提出了很深的洞见,内容涵盖面广,质量颇高。对此,志象网对讲座的重点和精华进行了整理,以期为出海圈的朋友提供参考。

要点提示:

陈定定

  • 拜登团队对高科技领域打压不会变;
  • 分三种思路处理特朗普遗留问题,到底是保留,还是放弃,或是调整?
  • 拜登内阁的政策逻辑,更偏向于利用科技服务社会;
  • 无论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要把合规提高到首位。

马睿:

  • 硅谷投资人有三种态度,其中,第一种完全不信任中国企业和技术,同时质疑数据处理方式;第二种投资人获取信息质量不对称,因此被媒体带偏,依旧存在质疑;第三种投资人认为自己的基金在中国国内没有竞争力,没有信心拿到最好的项目因而不敢投。
  • 企业一定要去讲自己的故事,而且有技巧地去讲,要让硅谷投资人对中国模式建立信心。
  • 与中国有关的高科技产业依旧是美国现任政府官员的重点审查对象。

陈达飞

  • 美国为了调节社会矛盾,将分配提到了首位;
  • 对于中国企业来讲,重点出路是投入基础研究;
  • 通过跟美国对比,观察资本的不同去向,也是寻找机会的重要思路。

1.陈定定

我讲的内容大概分为几个部分,第一就是拜登和他的内阁对华政见;他的政策团队,特别是科技团队的决策过程;这些决策背后反映出他的政策逻辑和政策偏好;当然还有对我们企业的影响,不过理论方面可能比较多一些。

高科技领域打压不会变

首先我们来看,拜登和他内阁对华的态度和看法,如果我们先不看他的主张的话,拜登就是民主党建制派和对华温和派。但他是相对建制派和相对温和派,我们说“相对”,因为全美国现在对华的气候是比较强硬的,他相对特朗普或者其他总统候选人会温和一点,他的温和也只是相对的。

特朗普时期是大院矮墙,无论是核心技术、非核心技术,还是不太重要的商业技术,他都要防,但是又留下了很多的法律政治方面的漏洞,也误伤了美国本土科技企业,可能真正的效果也没有达到。

拜登政府首先认为不需要每个都保护。院子要小,墙要高,就是我不光是卖不卖,还有包括一些技术专利外泄等都要加强。数据安全的治理是一个重点,加强对数据的处理、存储和跨境数据的保护和监管,当然也是个全球的趋势。在交流这块,会重新放宽在美留学、工作的许可,但会提高对敏感技术行业的研究人员的审查门槛。

从2018年开始,特朗普任期经贸问题就是核心。现在,拜登政府涉及的主要问题之一依然是贸易,还有人权、科技最近的调门比较高,也被认为是两国竞争的核心议题。

处理特朗普遗留问题

现在,拜登政府的核心成员基本上都走马上任了,他们都是建制派,很多是奥巴马和前任政府老臣。拜登团队比较具有广泛性,来自于各个企业智库律所等等,专业化等等都是比较突出的,是美国传统的精英治国套路。

对于特朗普政府留下的很多遗产,不能完全推翻,所以正在进行审核、复查、复盘。关于如何处理特朗普遗留问题,这方面又大概有三个问题,首先,特朗普这些政策哪些是值得继续保留的,包括对华关税、对华科技遏制等等;其次,哪些是需要放弃的,包括人文交流、留学生问题;最后,哪些是需要调整

这还需要一个过程,因为拜登刚上任就面临疫情和经济两大危机,没有把他的第一注意力放到中国,但这不意味着中国不重要。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塔伦·查布拉(Tarun Chhabra),他是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技术与国土安全高级主任,他的观点比较能够反映美国政府当前对华的主流观点,他认为美中关系在意识形态和技术方面需要调整,美国需要拉拢盟友来共同牵制中国,保持它在前沿技术领域的综合优势。

政策逻辑:科技服务于社会

那么,他们在制定科技政策背后的逻辑是什么?这个比较重要。

首先,我们最近看到,拜登政府提到了科技创新、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要为美国人民服务,这是比较有趣的提法,原来不怎么提,这背后肯定有很深厚的含义。过去二十几年来,美国的中产阶级在全球化高歌猛进的过程中,并没有获益太多,甚至可以说损失不小。拜登政策的重点会放在实现社会目标上,服务于社会建设目标。

他的首要任务仍是应对气候变化、振兴经济困难的社区和地区,以及为弱势群体,特别是少数族裔提供经济机会,这已经在其竞选网站上体现了出来。科技政策更多服务于这些优先领域,成为实现其中目标的重要路径与助推力。

第二,是加强多边合作、增强监管。新政府可能会面临来自民主党进步派的巨大压力,后者要求政府在隐私、人工智能、自动化、互联网平台、等诸多领域提高企业税率,并对技术和科技行业实施更广泛、更严格的监管。风险在于,这些负担将超过加大公共创新投资的好处。

第三,对华积极竞争,避免极端手段,支持多边主义。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绿色问题环保问题,现在最流行的是碳中和问题。相关环保政策都在大力推动,但效果有待观察。

把合规提高到首位

最后一部分对中资企业的影响,我们的主题是讲企业出海,随着疫情逐步被控制,全球政治环境会慢慢好转,海外需求有望恢复。中美关系的科技和经贸关系,会有短期的回暖,但具体程度还不能下结论。科技方面,我相信接下来3-6个月,会有比较具体的合作动作。

合规这方面,对企业来说,我们一定要把合规提高到 Number one priority,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因为美国对中兴、华为等中国大企业的管制和制裁都已经差不多了,全部都捋一遍了,这些企业也付出了巨大代价。

接下来,对中国的中小企业的管制和制裁,也要被提上日程了。所以中等规模、小规模的企业不要想当然以为美国就不管你了,抓大放小那是过去,现在是抓大,也抓小。合规工作很重要,我们了解美国的政策的制定、制度的建设、合规的审查、监测、法律法规的追踪、报告信息这些东西,各个企业都要提上议事日程。

2.马睿

硅谷的三种投资态度

在硅谷,谈到如何看待中国出海企业的话,要弄清几种硅谷投资者的态度。

第一种,很不幸的是,他们觉得中国的企业是不靠谱的,觉得中国的技术都是偷来的,或者所有的数据都是造假的。在硅谷,这样的投资者是存在的,实际上有的还蛮有影响力的。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讲?前几年,有一部比较流行的纪录片叫The China Hustle,它深化了这些人对国内公司的偏见。

这个纪录片讲国内的一些骗子公司到美国来上市,骗一些钱,然后去年又有瑞幸咖啡这个事情发生,闹得很大。所以哪怕是到今天,依旧有很多硅谷的人问我,说马睿你觉得阿里巴巴是不是一个骗子公司。

第二,是媒体也会带偏这些投资者。我现在做播客,又做咨询公司,跟很多媒体交流,很多人可能对国内情况不是很了解,甚至对高科技不是很了解,所以会写一些比较奇怪的东西,这些事情会影响到投资者的投资战略。

比如,去年蚂蚁IPO被撤的时候,很多英文媒体报道说这是对马云的报复。很多投资者问我,比如中国是不是准备把所有公司国有化?是不是该把阿里股票抛掉?他们不是开玩笑,而是很严肃地发问。所以,虽然他们是非常专业的投资者,管着很大的资产,但还是会问这些问题,我觉得很无奈。这些基金会不想投资国内的公司。

第三,很多VC可能觉得,中国公司上市是很靠谱的,也很看好中国的市场,不会觉得它有什么政治风险,可是还是不愿意投,为什么?因为他虽然看到了最好的投资回报,最近10年都来自中国公司,但是他的基金在中国国内没有竞争力,即使有人找到他让他投资,他也不相信自己眼光。

上个礼拜Clubhouse有两位A16Z的创始人说他们虽然很看好国际化,而且有名声和能力去投拉丁美洲,可是把资本带到中国的话,他们觉得比不上本土的好基金,所以拿不到最好的项目,所以不愿意去投。

有技巧地讲故事

其实,对冲基金在看待国内公司时,还是比较开放的。但还是蛮多公司因为信息不对称,对中国的大环境不了解,会比较相对来说保守,VC的话,基本上如果之前就不投的话,现在也不会投,实际上我觉得跟拜登上台不上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我们看到,有一些看不懂国内公司的基金,还有一些看好却不愿意下注的基金,那么出海企业要怎么能拿到这边基金的投资呢?

这就涉及“包装”,我不知道包装是不是一个很好的词。但是如果真要做一个纯到海外运营的公司,比如100%业务都面向美国或者其他西方国家,我会建议你把公司尽量弄成一个海外公司,而不是中国公司。

我一个朋友现在准备做一个完全出海的项目,跟我说想在加州和中国分别设总部。但我咨询了硅谷的很多主流投资朋友,他们建议,考虑到政治风险,不到迫不得已,不要把总部设在中国,因为在美国这边,对投资者很难讲这个故事。

实际上,疫情以后,美国好多大公司都变成线上办公了,大家都没有总部这个概念了,Shopify、Twitter等现在都在家办公了。当然,它们可能还有地址,可基本上都自称为远程线上或者分散式办公的公司。我会非常建议采取这种方式。如果一定要有办公室的话,就把它放在面对的市场,因为这对融资、媒体曝光、客户获取方面都有非常大的帮助。

Zoom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在硅谷,没有人会认为它是中国公司,尽管知道它的一些开发都在国内,但基本不上心,他们会觉得它是一个100%的美国公司。当然有各种媒体想黑它,不过他们处理的很好。另外还有声网,它为clubhouse提供服务,但是各种媒体写了一些对它非常不利的文章,但它只是一个基础服务的提供商,它不面对客户,都可以被黑得这么惨,所以我觉得大家要注意一下。

所以出海的故事,大家要去讲,而且要很有技巧,因为硅谷投资人对中国研发不是特别看好,不知道很多非常成功的模式。

高科技依旧是重点审查领域

我的一位朋友在美国一家做政府关系的公司工作,做政策咨询,帮助中国公司在海外处理棘手的事情。他跟我说,拜登上台以后并没有改变太多Trump的policy,现在美国两个党派都认为中国的崛起是美国在这个世纪的最大威胁。

在拜登上台以后,虽然我们看到TikTok和微信的事情会会不了了之。 我刚刚参加了一个会议,讲律师怎么帮助这两个APP诉讼美国政府,他们也认为拜登没有推翻特朗普任期的两个比较重要的指令,这给了美国政府很大权力去审查这些项目。

当然,TikTok和微信的情况是例外,这跟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有关言论自由的规定有关。可是实际上很多公司并不受这些保护。

再次强调,现任政府官员都持续会把中国和高科技产业当做审查的重点对象。从很多律师方面我们得知,实际上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现在还有100多件案子正在审查。之前,CFIUS还试图阻止TikTok并购music.ly。所以美国还是把中国看为竞争对手,并不是纯粹的合作伙伴。

最后讲一下,现在美国对中国人的看法,今天一个数据说80%的美国人交换学生到美国来上大学,可是有55%的人认为应该对中国留学生有一些限制。

编辑的话:

我们最后一位分享的嘉宾,是东方证券宏观研究员、财富研究中心执行主管陈达飞先生则从行业的视角,梳理了中国企业出海布局领域及其对资本市场的观察。以下是他分享的内容:

3.陈达飞

分配是首位

关于中美的竞争与合作,我们一直强调开放体系。开放体系之所以重要,因为知识、技术的交流就是从最核心的国家向周边国家扩散的。之所以能够成为最中心的国家,一定是靠科技的。

科技是中美之间长期竞争的关键点,包括人才政策、移民政策,背后都指向科技。那么拜登当前的科技政策目的是什么?就是分配,还不是增长。

因为目前美国经济增长,取决于分配能不能更公平,现在美国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以及美联储的政策都在强调分配导向。包括现在一1.9万亿财政刺激政策,都在强调分配很重要。

分配是第一重要的。

投入基础研究

实际上,在人才储备上面美国还是遥遥领先中国的,而美国的人才当中有1/4又是中国的留学生出去的。特朗普把这些人都赶回来,那么回来后肯定就是服务中国了。而拜登的思考方式就是用中国人为美国服务。

2019年,我看到一些统计数据,拿博士学位的5年后留在美国的华裔,占比仍然仍然有80%。当然,我觉得这个数据肯定是在往下走的。

科研这块,中国大陆研发支出排名世界第二,但是美国是中国的1.9倍。 总量是大,但结构性的问题很重要,在基础研究上,我们很欠缺,基础研究之后才能掌握最主干、最核心的科技,中国现在最“卡脖子”的就是芯片。

中国的研发投入主要集中在实验和发展,其次是应用研究,最末位是基础研究。 所以未来中国肯定要加大基础研究的这样的一个投入比例。因为从90年代到现在,我们基本上是排在5%左右,这个已经是跟西方国家比是非常低的。

观察资本的去向

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就是资本市场,基础研究的话,早期研发政府可以大加投入,但是研究到产品最后一公里,仍然需要资本市场,银行是不行的,间接融资没有办法对未来进行投资,只有资本市场,而且最重要的是风险投资。

我觉得观察资本的去向,看资本的数量是一个很关键的切入点。中国的VC偏好互联网服务、电子商务、IT服务、无线互联网服务以及互联网金融,而在美国,软件及生物制药是美国VC的最重要的布局对象,特别是2018年,生物制药投资额暴涨。

最近最近这几年,虽然我们IT服务投的也很多,但是跟美国比还有很大距离,然后我们看到在生物医药领域,也没有很大资金量进来。这是我们的短板。

我们也看了中国企业出海效果如何,这些那些没有持续下去的项目中,很重要的风险是什么呢?政治风险、法律风险。一些调查显示,我们很多企业出海的项目,基本上没有采购审计、律师等第三产业服务,但这个很重要。

从FDI(外国直接投资)来看,FDI限制指数又是一个观察角度。即使外资机构进来,我们也只将非常有限的业务进行开放,而第三产业的限制指数,又在整个FDI限制指数里排名比较高。而且第三产业细分的话,你会看到通信跟金融服务的限制是比较高的。

编辑的话:

志象网将推出更多线上线下高质量讲座、分享会,欢迎持续关注志象网公众号,获取一手出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