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们争夺孟加拉

报道 6个月前 (03-13)
Netflix们争夺孟加拉

Ahad Mohammad Bhai和Navidul Huq对电影的热爱始于少年时代。两人最初在孟加拉首都达卡的美国国际学校学习剪辑视频,拍摄了学校旅行做成自己的短纪录片。电影将Bhai和Huq连结了起来,在父亲生意的支持下,两人奔赴北美求学。毕业后,他们回到了达卡。Huq为家里从服装制造到IT的企业集团Mohammadi Group工作,Bhai则创办了一家提供网页开发和数字营销的公司。但两人都不甘心于此。尤其是Bhai,他为电影业务深深着迷,会经常浏览电影数据网站Box Office Mojo来分析电影的财务表现。

在美国,Netflix兴起了,“线”减少了——消费者抛弃了昂贵的有线电视订阅,因为他们再也不会看了——Ahad Mohammad Bhai和Navidul Huq认为,这种趋势到达南亚次大陆只是时间问题。

2013年,他们独自出击,想针对孟加拉侨民建立一个孟加拉内容流媒体平台。有多困难很快就清楚了。

“我们只是没有意识到要达到这一点要做多少努力。”Huq说,“这里没有基础设施。”

他们打造的不是Netflix。全球流媒体服务已经来到了孟加拉,与Zee5、Hoichoi和一些本地参与者这样的印度平台竞争。它们争夺的都是少数中产阶级顾客的青睐:他们有可支配收入、信用卡和稳定的网络连接。Bhai和Huq的平台Bongo吸引的是大众的注意,去接近孟加拉的低收入人群,这一群体构成了国民消费经济的一大部分,人均年收入低于2500美元。

想要接近这些顾客,就要在视频平台已经饱和的领域中创造出一片独特的空间。为此,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内容的制作方式,招募YouTube网红,大量买进以往的电影目录,并为每月支付不到1美元的订阅者制作令人愉悦的戏剧。媒体界的批评家认为这种内容是低级的,然而观众却蜂拥到了该平台。4月,在穆斯林开斋节节日前夕,在该国实施封锁以遏制新冠传播之时,Bongo说,其包括YouTube频道在内的所有平台,观看次数均超过10亿。根据其数据,这一数字现在徘徊在每月9.9亿左右。而且Bongo表示,公司是盈利的。

Huq和Bhai必须解决连接和接入的大问题,有时与电信公司合作,从零开始为流播建造基础设施。正是如此,他们为一种新型的影视业务在孟加拉的发展播下了种子。

“这个行业必须发展,”孟加拉最大的电信运营商、Bongo的第一个客户Grameenphone的首席数字和战略官Solaiman Alam表示,“他们是先行者。”

Netflix们争夺孟加拉

Bongo为离线观看增加下载功能

在过去的20年中,孟加拉的电影业一直在萎缩。上百家影院关停,因为较富裕的公民更喜欢能观看国际和本地电影的多厅影院,而不是独立的剧院。随着孟加拉的经济增长,低收入消费者购买力增加,正在成为孟加拉电影业不断增长的支持者。

当Bhai和Huq开始接触工作室时,几乎没有人考虑过数字流媒体。他们得到的标准答复是“我们已经出售了DVD版权。” 由于很少有工作室知道怎样珍惜自己的数字版权,Huq和Bhai能在不大量花费资金的情况下购买一个庞大的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包含一些珍贵的财产—包括多次获奖的2009年大片“Monpura”,一部浪漫的悲剧。

公司不得不花上很长的时间努力把录像带和DVD上的内容数字化,并组织元数据,以便按照演员、导演、制片人来查找数据库。付出是有回报的,这些过往的作品仍是观众的主要吸引对象。

给内容分类很容易。为了一点点起步,他们从一家美国科技公司买来了现成的流媒体系统,但那是为在快速网络中运行的高端智能手机设计的,而不是孟加拉摇摇欲坠的2G网络。根据孟加拉国电信监管委员会的数据,2013年,只有大约3.5万人是活跃的互联网用户,其中大多数使用的是移动电话;3G网络于2013年推出,但服务和兼容的手机价格昂贵,普及速度缓慢。

“我们几乎是马上就遇到了困难,明白自己的钱很快会用光。”Huq说道。这是很重要的一课—不但不能依赖之前就建好的系统,还要在内部建立一个符合实际情况的系统。Huq说,“我们很早就知道不能依赖其他供应商,因为孟加拉的互联网是低端手机和可怜的网络。”

公司不得不改变原计划,开始发展自己的平台。Huq和Bhai坐拥越来越多的内容条目,但却没法变现。他们的答案仅仅是,把一部分上传到YouTube。

这开始变成一场实验,但很快,各种网红、内容创造者和制作公司找上了他们,这些人有自己的YouTube频道,想努力获得关注度。Bongo组建了自己的团队,由YouTube培训,专注于搜索引擎优化、设计和版权保护,这些都是在一份收益分成协议下提供给“渠道合作伙伴”提供的。

Bongo可以为合作伙伴解决一项棘手的问题:支付。由于孟加拉有外汇限制,个人收到海外业务的汇款过程变得冗长。所以,网站的母公司Bongo Holdings注册在了新加坡,充当YouTube伙伴的付款门户。如果谷歌想在新加坡付款给达卡的YouTuber,通过Bongo就可以实现。

“对我们和他们来说,结果都非常不错,”Bhai说道。

今天,Bongo管理着超过450个YouTube频道。其中一个频道由国内顶级社交媒体网红Tawhid Afridi运营,订阅者超过3500万。Afridi瘦瘦的,发型像孟加拉大多数顶级板球运动员一样——头发两侧剃短,经过了精心的梳理。他在与Rest of World交谈时表示,自己最近在八月的一个午后,在Barishal旁的老家(距离达卡大约180公里)为Bongo拍摄了一系列网络电影。

Afridi的父亲拥有一家孟加拉语电视台,他本人在富裕的家庭长大,五年前,也就是17岁开始为YouTube拍摄vlog。“当时孟加拉一条vlog也没有,人们可能在想,他在干嘛?”他回忆道。Afridi变成了国内最受欢迎的YouTuber之一,但没有赚到钱,一部分原因是他对自己的作品提出了版权要求。大约四年前,他来到了Bongo,Bongo提出对他频道的业务方面给予帮助。那之后,他每个月至少赚3000美元。在Bongo与Afridi合作的YouTube项目上,Bongo分得至少10%的收益。Afridi也为Bongo自己的流媒体服务制作独家内容。

Netflix们争夺孟加拉

孟加拉社交媒体网红Tawhid Afridi

“Bongo教我如何去赚钱,这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大的事情,”他说。“人们总是说,他是靠他父亲的钱生活,但自从我开始学赚钱之后没向他要过一分钱,”他说道,声音里都充满了激动。在YouTube的业务起飞后,Huq和Bhai继续努力改善客户在手机上观看视频所需要的基础设施。他们用卫星的下行链路和自己的服务器来获取数据。他们开发了自己的软件,可以在不同的网速和多种设备之间传输内容。他们还在对等操作中与超过1100家网络服务提供商合作,ISP之间在此过程中直接连接并交换流量,视频可以快速、清晰地传送给观看者。

2015年,他们获得了另一个突破。Grameenphone希望他们打造一个流媒体应用程序“Bioscope”。这家电信提供商想知道,在套餐里添加内容会不会增加每名用户平均收益。Grameenphone的Solaiman Alam表示,这是行业内一个关键的衡量标准。Bioscope于2017年正式推出。

2019年,在Grameenphone赢得板球世界杯的直播权后,Bioscope的系统被测试到了极限,这是一场为期46天,吸引次大陆广大观众的盛大赛事。

Bongo和Grameenphone担心大量用户同时登录可能会使系统超载,或者使ISP的线路阻塞。为了防患于未然,电信运营商购买了流级路由器,即使日常操作中一点也用不上。经过一周的小问题后,世界杯直播顺利地进行了——“一项伟大的科技壮举”Alam说。Alam还表示,来自用户的收益增加了,但“必须取得飞跃”。现在,这家电信运营商决定继续运营Bioscope。

Alam称,Bioscope每月活跃用户在250到300万之间。在通过Bioscope证明了自己的理念后,Bongo为Grameenphone的竞争对手Robi Axiata打造了流媒体程序和应用平台。Robi AxiataRobi Axiata是马来西亚Axiata Group Berhad与印度Bharti Airtel子公司的合资企业。在过去的一年中,它还开始推广自己的流媒体应用程序和网站“BongoBD”,在这里提供当红YouTuber的原创内容、网络连续剧、电影和natoks,一种通常在一周内制作完成的低预算戏剧,预算少于3000美元。

其中的一些非常成功。2020年2月发行的戏剧“Gojodontini”在YouTube上的观看次数已超过600万,这还不包括Bongo自己应用上的观看次数。后来,该节目取得了新加坡国家广播公司Mediacorp的播放许可。

今天,80%的Bongo用户是以免费形式观看内容,但是会有广告。针对愿意每年支付4.72美元订阅费,或是支付套餐订阅费的用户,Bongo不仅会移除广告,还会提供优质内容。套餐从每月0.78美元(66塔卡)到每周大约0.30美元不等。

Bongo首席运营官M. Fayaz Taher表示,“我们使用的是小袋子模式。”因为在孟加拉,洗发水和清洁剂会放在小袋子里出售,一个只需几美分。数百万买不起整瓶装的孟加拉人都能负担得起了。

Netflix们争夺孟加拉

Bongo的视频界面

这个方法看起来奏效了。去年,该公司收益为950万美元。两人是从家里的投资起步的(Huq坦率地说,“我和Ahad的所有钱都是家里的”)Huq已故的父亲投资Bongo的条件是,如果成功了,Huq将把这些股份转移给他。一路走来,Bongo已经募集了610万美元,其中包括伦敦风投公司Razor Capital的410万美元。Bhai还是Razor Capital的股东之一,但是他没参与Razor对Bongo的募资。其余部分都来自高净值投资者。

Bongo还希望在2020年早些时候进行另一轮融资,但是谈话被疫情耽搁了。最近,它重新开始了与投资者的对话。即使它现在是盈利的,创始人所期待的增长也需要一笔注资。

“托管内容是昂贵的。管理一百万个同时在线的用户的流媒体超级昂贵,” Rean Rahman警告说。他从2019年9月开始运营对手的流媒体平台“iflix”在孟加拉国的业务,直到其于2020年6月在孟加拉破产。

“iflix失败的原因是,他们无法应对技术的进步和随之而来的成本上涨,”Rahman说道。“Bongo属于同一类。如果他们需要一个技术平台来继续做下去,投资部分会充满挑战。”

Huq说Bongo计划将更多投资用于向其他流媒体服务提供技术,并扩展到到市场条件与孟加拉国相似的斯里兰卡和尼泊尔。他说,规模较大的玩家总会忽略细分市场的潜力。

“我们的愿景是,在我们运营的市场中,如果有人在播放视频,我们都想参与进去—无论是他们正在观看的我们的内容、网红,还是我们的技术解决方案。”Huq说。他补充到,“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没错,但同时也是一家内容公司。”

虽然Bongo为孟加拉的影视业注入了新的生命,但是面向大众市场的坦率内容没有得到普遍认可。

制造公司Good Company的经营者Sarder Saniat Hossain说:“YouTube是穷人的(流媒体平台),而Bongo是市场的领导者。”该公司为Zee5和Hoichoi等本地和国外流媒体平台制作内容 。“他们非常注重底线。到目前为止,这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不错的策略。” 但是,他警告说,现在成就他们的东西不一定在创造“下一代孟加拉语内容”时奏效。

流媒体平台内容制造商Alpha-i的执行制片人Ezaz Uddin Ahmed将Bongo提供的内容比作垃圾食品。“(Bongo)并没有给观众提供好东西,只是给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他说道。“平台有责任去改变品味。他们没那样做……作为一家企业,他们做对了,但是没有提高行业的标准。”

最近,Bongo开始首次尝试进入高端内容领域,投资了备受赞誉的导演Mostofa Sarwar Farooki的电影“No Land’s Man”。但是该公司无意放弃自己的根基。

“归根结底,真正的消费是大众的……这也是我们想要迎合的,”Huq说道。“做出这些判断的人其实不是我们的目标市场……我们也希望瞄准1%,但却需要99%的人来提供资金。”

编译来源:
https://restofworld.org/2020/how-bongo-took-streaming-to-the-mas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