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护离职软银,孙正义又少了一个继承人

大公司 1个月前 (03-09)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墨腾创投(ID:MomentumWorks)

作者|Momentum Works

本周,软银集团宣布,副社长(也可以翻译成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佐护胜纪(日文:佐護 勝紀)已经辞职,将会在3月底离开集团。

之前一度被视为孙正义继承人人选之一的佐护在软银只呆了不到三年(2018年中加入)。加入软银之前,佐护曾经担任日本邮政储蓄银行执行副社长(相当于EVP),管理1.9万亿美元的投资资产。当时有很多人猜测佐护会在这个高位上做到退休,然而2018年据说是因为受不了公营机构的官僚、决策缓慢和保守。

佐护离职软银,孙正义又少了一个继承人

在高调的孙正义麾下,2015年加入的佐护在外界看来一直是很低调的。19年随孙正义访问雅加达觐见佐科总统时,很多人都在猜测照片最左边的那位到底是谁 – 当时,网络上很少能找到有关他的英文资料(当然,日文的很多)。还记得当时墨腾有朋友说,是不是照片左二时任印尼投资协调委员会主任的Thomas Lembong的亲戚,因为两人肤色和神态都有相似之处。

甚至有人以为站在角落的佐护是孙正义的翻译,这对站在右边角落的大权在握的卢虎统筹部长可是大不敬了。 

佐护离职软银,孙正义又少了一个继承人

而在日本邮储银行之前,佐护曾经在高盛日本干了20多年,从92年入职一直干到2014年升任副会长(相当于副董事长)。而在加入软银之后,佐护也带来了一帮以前高盛日本的高管,在软银内部平衡了愿景基金老大Rajeev Misra带进来的一堆前德意志银行的交易员。

据说佐护的手下在软银这几年还是稳住了这一条大船,不仅帮助旗下的被投企业获取金融资产,而且也在软银内部平衡了孙正义和Misra的高调和野路子。然而, 过去一年多随着软银的投资业务从过街老鼠变成了金鹅蛋生产线,佐护发现其实自己并没有什么可做的了。

其实,首席战略官的职责也一直不是非常的清楚。 

随着佐护的离开,软银这一年来的人事变动来到了一个高潮。负责愿景基金美国业务的前高盛高管Michael Ronen去年离开了,最近和Lazada的前集团CEO彭龙(Pierre Poignant)一起开了个专收亚马逊卖家的公司,刚刚宣布融资1.5亿美元。

佐护离职软银,孙正义又少了一个继承人

去年马老师离开软银董事会后,11月,佐护、另外两名潜在的孙正义接班人Misra以及执掌美洲业务(后来也被派去turnaround WeWork)的玻利维亚人Marcelo Claure、以及沙特主权基金PIF的大管家Yasir al-Rumayyan(ياسر الرميا()也离开了软银董事会。当时有猜测是软银为了缓解投资者的压力“提升公司治理”的障眼法。

佐护离职软银,孙正义又少了一个继承人

当然,去年下半年公司业绩随着二级市场的火爆水涨船高,录得三个季度284亿美刀的净利润,也就没有人问这个问题了。而估计佐护也感觉到了以后公司的核心和孙正义的继承权估计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而Misra则目前看来位置做得稳稳的,即使他使用权术排挤Claure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

佐护离职软银,孙正义又少了一个继承人

不过也难说,当年孙正义唯一公开钦定的继承人Nikesh Aurora不也是突然就离职了么: 

佐护离职软银,孙正义又少了一个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