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可能会监管“花呗”类消费金融服务

报道 3周前 (02-10)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墨腾创投( ID:MomentumWorks)

作者 | Yusuf

随着先买后付(Buy Now Pay Later,下文部分会以BNPL代替)的金融科技玩家Afterpay 和(背靠Shopify、刚刚上市)Affirm 在资本市场的走红,越来越越多的东南亚金融科技玩家也开始投入这一领域并想复制他们的成功。

新加坡可能会监管“花呗”类消费金融服务

Afterpay这家于澳大利亚成立的金融服务商,股价从2020年最低时的12澳元一路飙升,屡创新高,如今报价153澳元。同时脑子抽风宣布投资“中国首家BNPL服务商”西瓜买单1000万美元”布局中国市场“。

这里要注意的是,腾讯在去年三四月间在公开市场购入了Afterpay 5%的股份。

而美国BNPL服务商Affirm在今年1月13日上市当天涨幅近100%,作为一家针对电商分期付款的金融科技玩家,在去年7月,借助疫情带来的线上购物需求的激增,与Shopify达成合作,成为其独家分期供应商,使用其分期服务的消费者和商家得到显著的增长。

说了这么一大堆废话,中国人可能就说了,这不就是花呗么?其实这是类似花呗的虚拟信用卡/消费贷概念,但是区别就是这些都是独立公司,而非大平台的下属或者关联公司。

东南亚的先买后付

金融科技一直都是东南亚创投生态中十分活跃的行业之一,而还没有叫做BNPL的消费贷业务早期主要是中国的Akulaku和印度人开的Kredivo在印尼竞争。

Akulaku后来拿了蚂蚁一亿美金,获得各种资源“加持”。而Kredivo(公司叫FinAccel)则拿到了韩国人领投的9000万美金,估值达到4.5亿美金,磨刀霍霍要上市。不过Kredivo的老板Akshay Garg最近得罪了印尼某大佬,可能有点麻烦。 

新加坡可能会监管“花呗”类消费金融服务

而其他很多做现金贷的玩家都在往分期和消费贷靠拢,故事就是消费贷风险更低、用户质量和粘性更高。但是熟悉中国互金发展的朋友应该都知道 – 其实除非你是蚂蚁、美团之类的大平台,不然和现金贷的风险真的没太大差别。

而单独的BNPL公司在Afterpay成功的鼓舞下也热了起来。由两个前Visa高管出来创立的Hoolah(中文叫“后来” )在2020年拿到了澳大利亚一家机构千万级美元的融资,瞄准东南亚千禧一代市场,迎合年轻人的消费需求。(是的,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新加坡可能会监管“花呗”类消费金融服务

同样要发力千禧一代消费者的还有Atome,是元璟、高榕投资的Advance AI升级之后变成Advance Intelligence Group之后旗下的BNPL子公司。姊妹公司包括在印尼的头部P2P现金贷平台Kredit Pintar以及面对银行和金融机构的2B数据风控业务。

新加坡可能会监管“花呗”类消费金融服务

东南亚为数不多的成功连续创业人之一 – 创建了共享办公平台卖给WeWork的印尼人Turochas Fuad (俗称T),也在老朋友祥峰的加持下做了一个新的平台Pace。

新加坡可能会监管“花呗”类消费金融服务

当然,Grab、Gojek以及Tokopedia等也都在积极布局这一领域,先买后付对于Grab并不陌生,早在2019年Grab Pay就推出类似的服务与Qoo10、11Street等过气电商玩家展开合作。

新加坡可能会监管“花呗”类消费金融服务

消费贷和分期业务也是冬海依托Shopee的金融业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监管临近?

刚才说过,先买后付对于国内的朋友们并不陌生,毕竟还花呗已经成为了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的烦恼之一。之前也有各种分期平台 – 有些还做成了美股上市公司。

目前在监管层面的话,在很多国家还是不清楚。比如这个给出的借款在新加坡是否计算在消费者政府规定的无抵押4倍月薪信用额度限额之内。

也就在上周,英国财政部表示,BNPL市场在2020年增长了近两倍, 有将近500万人使用了BNPL产品。BNPL市场无监管下的激增,英国政府将出台针对BNP的相关规定,金融服务部长John Glen则表示一旦议会时间允许,将出台法律要求对相关服务平台提供贷款前进行审查。

新加坡可能会监管“花呗”类消费金融服务

紧接着,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在上周五表示,面对日新月异的诸多BNPL产品,仍然缺乏相对应的监管,如果消费者不小心超支,仍会对这个群体造成潜在的财政困难。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也透露了一组数据,截止到2020年,新加坡有近110万人使用了先买后付的服务。根据新加坡无数金融比较平台其中之一的Finder的调查,约有9%的消费者因为没有及时还款而支付滞纳金,同时有约27%的消费者表示在使用BNPL服务时自己的经济状况并不理想。

生存是关键

金融管理局的介入并非一件坏事,适当的监管也有助于BNPL市场的良性竞争,尽量减少早期快速生长遗留下来的问题。

疫情带来的线上购物需求激增的红利以及收入受疫情影响的部分消费者更倾向于分期付款,这对无利息、无需信用卡绑定的BNPL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也是为何BNPL最近大热的原因之一。

尽管各个BNPL产品都将千禧一代作为重点拓展的消费群体,但是储蓄率相对偏低也是他们。以新加坡为例,41%的千禧一代难以维持他们的储蓄计划,而对于平均储蓄水平整体较低的东南亚,过度的消费、信用体系的不完善,这对消费者和BNPL玩家都有一定的风险。

现阶段BNPL的商业模式并没有很高的壁垒,而且相对容易复制,新兴玩家中至今还没有出现在商家覆盖、支付、安全性等有方面有着明显优势,所以只能通过不断的扩张,获取足够多的用户、增加贷款余额来增加自己的竞争力。

BNPL不仅面临着相当激烈的同质化竞争,传统金融巨头比如UOB也推出了SmartPay支持客户将6-12个月内的信用卡账单转换无息分期付款,只收取一次性的手续费。还有Grab、OVO、Gojek、Shopee这些在数字生态、区域市场等方面都有着良好基础的巨头。

新加坡可能会监管“花呗”类消费金融服务

其实Affirm与Shopify的独家合作也为诸多BNPL玩家指明了道路,Shopify对其用户增长以及如今创新高的股价的贡献是显而易见的。

而西方市场比较好做的原因是有大量的长尾电商和零售需求。而在中国大平台都自己在做 – 没太多第三方公司做大的空间。而东南亚随着电商的整合,我们觉得大平台都会自己做 – 毕竟这个对他们来说更容易做,他们也更愿意把利润抓在自己手上。

新加坡可能会监管“花呗”类消费金融服务

在东南亚,BNPL仅凭借自身的单打独斗很难在如此激烈的环境里长期生存下去,如何在不断扩张的同时逐步建立起自己的生态体系的产品至关重要。

对于很多中小平台来说,把Loanbook做大及时通过并购退出或许是更靠谱的选择。 

新加坡可能会监管“花呗”类消费金融服务
详情请点击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