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寻觅下一个Clubhouse

报道 9个月前 (02-08)
954702274d03429c96dc4a7c04efb1cbtplv-tt-shrink6400

2020年春天,当顶级风投机构争着入股语音社交软件Clubhouse时,硅谷的投资者们注视着他们,满怀羡慕和怀疑。 现在,其余的人也行动了起来。

包括Betty Labs、Geneva、Chalk、Rodeo和Spoon在内,数十家语音类初创公司从Greylock Partners、Alphabet的GV和BoxGroup等风投机构筹集了资金。这些应用成了人们与朋友、同事或新朋友实时交谈的场所。

Clubhouse的估值越发水涨船高,达到了1亿美元,支持对话和文字聊天的应用Discord的最新估值可达35亿美元,他们的崛起开始让投资者们意识到这一领域的潜能,纷纷寻找下一个语音新星。企业家们在押注:客户与专家们厌倦了没完没了的文字信息和Zoom会议,渴望从这类应用中寻找解脱。

“我正尝试在语音界制作下一个Snapchat或Instagram,”Rodeo的创始人Midas Kwant说,“可能听上去很疯狂,但就是我的目标。”Rodeo目前得到了Floodgate, BoxGroup和SV Angel的支持,人们可以创建、收听与朋友的语音群聊。

当投资者们追逐Betty Labs、Chalk和Geneva等初创公司时,语音软件中出现的问题变得难以忽视。在Clubhouse,人们可以进入虚拟聊天室交谈或倾听,但过去的几个月,用户也报告了虚拟房间中出现厌女、反犹太主义和骚扰等问题。

Discord通过帮助玩家边玩游戏边聊天而广受欢迎,也提供了最血淋淋的警示。2017年,白人至上主义者通过私人聊天室组织起来,在弗吉尼亚州中部城市夏洛茨维尔发起了右翼集会,导致一名抗议者死亡。每月有超1亿用户的Discord表示,公司此后一直在致力于消除极端主义团体。

其它风险同样存在。WhatsApp、Instagram和iMessage已经具备语音信息功能,Twitter等应用也可能闯进这一领域。但在好坏参半的语音市场中,很少有创业公司可以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

不过,这些障碍并没有阻止投资者支持类似Clubhouse的创业公司。

加密聊天室Chalk支持用户在其中讨论创作、创业等话题,最近它也获得了Greylock领投的A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了3000万美元。这家公司总部位于旧金山,是音频行业里的老将之一。2015年底,Juyan Azhang和Jack Beoris创立了流媒体视频软件Krue,2017年底,团队转向音频领域并建立了Chalk。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Chalk把自己比作Zoom、Discord和Snap,并透露了通过Chalk Pro盈利的计划,该计划允许用户为进入语音聊天室而收费,这可能会吸引社交媒体创作者。

f49836017bc84b79a322f47de0297635tplv-tt-shrink6400

Geneva的用户界面

Geneva将信息、语音和音频结合在了一起。其官网宣称,“为您和您身边的人创造一处舒适的私人领地”。据知情人士透露,Geneva最近获得了A轮融资,Thrive Capital领投,BoxGroup跟投。该公司此前还获得过RRE Ventures等公司的资金。

Rodeo和Clubhouse相似。不过Clubhouse最初邀请的成员大多来自风投公司、科技公司或好莱坞,Rodeo瞄准的则是普通消费者。

“Clubhouse与科技社区非常契合,可以延续Twitter的氛围,又可以做得非常极致,”Kwant说,“但我不想做一款给硅谷科技巨头Twitter打造产品。”

Clubhouse 2.0

过去几年中,风险投资者受着音频初创公司的吸引,最著名的是Amazon、Google和Apple分别开发了各自的语音数字助理—Alexa、Google Assistant和Siri。虽然初创公司对构建以语音为中心的产品热情十分高涨,但是用户的兴趣却未达到预期效果。

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相同的投资者把注意力投向了音频内容,以支持正处于发展阶段的播客行业中的一些公司。这些投资开始产生回报。

2019年,Spotify同意以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风险投资资本支持的Gimlet和Anchor FM。随后几年中,播客的广告收入实现了两位数增长。英国国际薄记师协会和普华永道的研究显示,2020年播客收入将再增长15%,达到近20亿美元。不过,和其他媒体的数字广告形式相比,这笔收入仍然很小,而且收益也由许多播客共同来分配。

新一代的音频初创公司还可以复制播客的收入模式或其他途径,比如订阅或在app内购买。还有一个可行的办法,可以仿照Spoon的路线。这家韩国语音直播初创公司估值已经达到了2.5亿美元。

2016年成立后,Spoon去年秋天进军美国,在美国吸引了50万用户,其在全球共吸引了280万月活用户。 和Twitch上视频主播的盈利模式类似,Spoon用户可以为自己喜欢的语音主播购买礼物。该公司北美副总裁Fernando Pizarro表示,通过应用内的购买分成,Spoon今年的收入有望达到1亿美元。

“对Z世代而言,我们已经取代了收音机,”Pizarro说,“(在韩国)如果你是一名视频主播,你就是YouTuber,如果你是声音主播,你就是一名Spooner。”

TikTok,Facebook Alums

一些借了疫情东风的语音初创公司还没有展示清晰的商业计划。许多新产品仍在测试故障,同时等着应用商店们批准上线。

投资人们忽略了这些产品未经测试,而对其他因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比如创始人的背景。据知情人士透露,风投公司竞相投资Geneva也是看中了其创始人Justin Hauser的背景。此前,他创办了Recess,为千禧一代打造了一款大麻二酚汽水,这一品牌在种子轮就获得了300万美元资金。

Mayk,又被一位投资人称为“语音版TikTok”,已经从多位天使投资人处获得了投资,其创始人也都出身成熟的社交媒体公司。Stefan Heinrich Henriquez之前曾在Musical.ly、TikTok和名人共享视频应用Cameo担任营销主管。联合创始人Akiva Bamberger也曾担任语音社交软件TTYL的首席技术官以及Snap旗下相机眼镜Spectacles的早期设计师。

Henriquez表示,该款应用既能让人们轻松地分享有趣的内容,也避免暴露在视频聚光灯下,目前已经开始在其朋友和家人中间测试。

他说,“很多人愿意表达自己,但如非必要,他们也不愿露脸”。

TikTok的前员工,包括前总监Verena Papik,也正在开发一个名为Orbit的语音社交app。

另一名社交媒体玩家Howard Akumiah出身Facebook和Pinterest,有着丰富的经验。他正开发一款能让体育球迷实时评论的应用“Locker Room”,目前也在测试阶段。据知情人士透露,Locker Room的母公司Betty Labs最近获得了一笔7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Alphabet的投资部门GV领投,Slow Ventures参投,投后估值2.25亿美元。此前一轮,Betty Labs从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篮球明星杜兰特和“小AI”伊戈达拉处筹集了资金。

Meerkat的教训

更强的对手可能发行一款竞争产品,这一困扰将一直存在下去。移动开发商Alessandro Paluzzi表示,Clubhouse春季发行不久后,Twitter推出了“语音推文”,看起来现在正在研发一种能让用户实时对话的新功能。对此,Twitter拒绝置评。

Ben Rubin正与前Skype工程主管Brian Meek一起开发一款名为“/Talk”的语音app,他很清楚这种威胁。 Rubin在2015年推出的直播视频Meerkat吸引了大批关注者和资金。但随后,Facebook Live和Twitter的Periscope等规模更大的应用流行开来,夺走了人们对Meerkat的兴趣。一年后,Rubin的公司只好将Meerkat从应用商店中撤出。

dc49911795344505b1193d6bb144e3batplv-tt-shrink6400

Ben Rubin/彭博

当时,Rubin已经开始开发群视频聊天应用Houseparty(备注:这款应用去年被Fortnite的创造人Epic Games收购)。Rubin在推特上表示,他的新公司正在开发一款“反会议工具,可以使对话更去中心化,让团队更快行动起来。”

抢占用户注意力的激烈竞争也能熄灭一家语音初创公司的雄心。

去年流行起来的TTYL能在用户好友在线时,提示戴着耳机的用户,让他们能立即加入语音通话。但两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没有足够的用户基数,已于2020年初停止更新。现在,公司高管正专注于新应用CampusFM。这款产品类似Clubhouse,是一款面向大学生的音频社交应用。

霸凌

这种新兴的语音初创公司在大步快跑、想要超过科技巨头及其对手的同时,自身仍存在风险。

像Yik Yak这样的早期社交媒体初创公司都面临着用户骚扰他人的困扰。

2020年8月,Clubhouse在官方博客上公布了最新的安全措施,在谈话出现种族歧视和仇恨时,允许主持人关闭聊天室。Chalk推出了旨在保护用户隐私的安全功能,如果其监测到有其他用户在app内录制他们的互动,24小时之后将清除相关信息。Clubhouse的争议出现后,更多语音赛道上的创业者意识到良好规范的必要。

挑战是艰巨的。Facebook已经花了很多年调整并捍卫其对有害帖子的处理方式。但是2020年夏天,员工和广告商间就相关政策仍出现了的分歧。

对新的音频创业者来说,成功的风险是值得的。疫情封锁下,现有社交应用扮演着生命线的角色,也给予了他们灵感。

Riff给用户们提供了在图片上叠加音频的功能。“人们开始感觉到,现实生活是奖励,而非预设好的,”Riff的创始人Ryan Dawidjan说,“但我们不能面对面交流,也不意味着要将就着在iMessage或Slack的蓝泡泡里面将就自己。”

2020年5月,他从风险投资支持的数据分析初创公司Segment离职,专注Riff。疫情之下,与家人之间数月的的隔离让他明白,即使一通最古老的电话,声音的交流也远比社交媒体平台来得更细腻、清晰。

Ryan Dawidjan说,“如果人们有想法、有感觉,你能领会100%。而不会误会他们在短信和推文的意思”。

1f1897d6c38543af9ad523b1de4c0a73tplv-tt-shrink6400

语音应用统计/the Information

本文编译自硅谷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