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爆火前,中国团队早已出口“声音社交”

报道 10个月前 (02-05)
Clubhouse爆火前,中国团队早已出口“声音社交”

标题:声音社交的机会来临,手握技术的出海公司能否厚积薄发?

导语:声音社交的机会来临,究竟会是中国出海公司厚积薄发,还是海外产品更占优势?

“跟我们说点内幕吧。为什么 Robinhood 这家免佣金交易平台要在上周决定限制交易?Citadel Securities 和其他做市商是否对平台施压?是不是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黑幕交易?”

“我觉得你有点阴谋论了。” 这段对话发生在伊隆·马斯克和Robinhood执行长特内夫之间。

2月1日下午,伊隆·马斯克空降Clubhouse,创建了一个聊天室。彼时,“散户大战华尔街”正在全球引发关注,一战成名的Robinhood更是其中焦点。

当天,马斯克的聊天室中挤满了5000名听众,他在其中的发言也被以录屏的形式广为流传。这款诞生不久的产品迅速成为爆款,即使处于邀请制阶段,仍有大批用户涌入,致使Clubhouse出现服务器宕机。

Clubhouse爆火前,中国团队早已出口“声音社交”

马斯克的聊天室/Clubhouse

在海外,自2020年以来,声音社交越来越受瞩目,Clubhouse只是这一赛道中的其中一员,还有Geneva、Tiya、Yalla、Chalk、Rodeo和Spoon等新应用正在占领成千上万用户的耳朵。这一赛道上,中国玩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其中Yalla和Tiya都来自国内的出海厂商,前者来自雅乐科技,专注中东市场,而后者则来自深耕声音赛道多年的“中国在线音频第一股”荔枝团队。相比Yalla,Tiya则是美国市场正面与Clubhouse交锋,是其主要竞争对手。

事实上,全球领先的底层的语音技术都在中国,Clubhouse的服务商声网同样来自中国。音频平台荔枝旗下的Tiya出海后,其创始人兼CEO赖奕龙也渐渐发现,他们在美国少有甚至没有任何的对标。声音社交的机会来临,究竟会是中国出海公司厚积薄发,还是海外产品更占优势?

疫情带来的声音需求

在海外,投资人们早早地就开始寻找起了以“声音”为载体的创业项目,他们把“声音”形容为下一个风口。在2020年,大批产品在应用商店中上线。不到一年时间,以Clubhouse为代表的声音社交产品率先出圈。

Clubhouse的出圈,有疫情的原因。Clubhouse的A轮投资机构,A16Z(Andreessen Horowitz)的创始人表示,如果不是赶在2020年,声音社交也不会出现,就是因为疫情,人们的时间变多了。 我们参与的线下展会、饭局,就是半熟人社交,但是在2020年相当长的时间里,这种认识新朋友、寻找兴趣圈子的机会被取消了,人们需要一个个虚拟的咖啡馆、不同的club。

而专注中东市场的声音社交产品 Yalla在疫情期间也见证了增长。其招股书显示,2020年Q2,公司平均月活达到1246万,相比上一个季度增长103%;付费用户的增速更为迅猛,从上个季度的162万增至536万,增长了231%。同比来看,其2020年Q2的用户增速更为惊人,平均月活和付费用户的增长率分别高达387%和578%。

在海外市场,正在涌现越来越多的新项目,正在探索声音社交这条道路。据海外媒体the Information报道,前TikTok员工,包括前TikTok总监Verena Papik,创办了一款名为Orbit的社交音频应用;Facebook和Pinterest的资深人士Howard Akumiah正打造Locker Room,可以让体育迷实时评论。而移动开发者Alessandro Paluzzi则透露,Twitter在Clubhouse推出后不久就推出了语音推文,现在似乎也在开发一项新功能,让用户可以现场互相交谈。Twitter拒绝发表评论。

来自国内的出海厂商也没有掉队。2020年10月,荔枝旗下产品Tiya进军美国市场,到了11月,Tiya将休闲游戏与声音社交的深度结合,引爆了美国市场,曾在14个国家排名TOP 5,48个国家TOP 10的成绩,目前已连续数月稳定在社交榜TOP 10位置。这一赛道上,还有众多同类产品:Geneva、Yalla、Chalk、Rodeo和Spoon等。

事实上,全球领先的底层的语音技术都在中国,Clubhouse的服务商声网Agora同样来自中国。

从技术上来讲,这类产品并没有很大难度。有关注社交赛道的人士甚至对自媒体资讯平台深燃判断,Clubhouse火爆后,一个月之内,中国至少可以诞生十来个声音社交工具。

这也是荔枝能在海外声音社交赛道中占领一席之地的原因之一,荔枝创立于2013年,起初是一个网络电台,在网络电台商业模式后还尝试过知识付费、语音直播和播客,7年来,荔枝一直坚持UGC(用户产生内容)为主的模式,在国内声音赛道中,荔枝已经尝试了多种玩法,在音频上积累的生产、运营、分发上积累了多年经验。

Clubhouse爆火前,中国团队早已出口“声音社交”

Tiya的配对界面

声音魅力

通过Clubhouse,国内不少互联网人都发现,这款产品上藏着许多国内前几年火爆的项目的影子。

赖奕龙也发现,Clubhouse有点像荔枝的语音直播,在2017年就有了,在美国没有,只不过它的方式做了一些变化。到后来中国社交类的语聊房,荔枝APP上面也有语音聊天室,里面8个麦位,大家一起聊,其他人旁听。

不过,在Tiya出海之后,赖奕龙也认为,声音社交在海外仍有广泛的空间。“在中国,跟世界其他国家都不太一样,比较独特,文化比较独特,互联网的使用习惯也比较独特,并且中国的用户也被语音房、语音直播教育的很好了,对这个东西的新鲜感不像美国的用户那么强,因为我们语音这一块中国领先美国很多,不管是播客,在声音平台上面。”

“我们荔枝去年初在美国上市,遗憾的是,在美国没有任何的对标,美国市场他们还没到这一步,他们语音这一块也没有商业模式,这是我们比较痛苦的地方。所以两个市场是非常不同的。”他补充道。

不难理解,声音为什么成为创业者们的新宠。Wunderman的2020报告提到过一个有趣的关键词叫做Sonic Branding。研究显示,我们的大脑需要约1/4秒来处理视觉信息,但处理听觉信息仅需要0.05秒。

而声音,更能带来其它形式无法比拟的情感陪伴。黄大明(化名)是一档播客的忠实粉丝,在他有机会与播客主播交流时反复告诉她,“一年365天,我有100多天都是伴着你的声音入睡的”。黄大明的经历正是声音的魅力所在。

赖奕龙也很早就熟知了这种魅力。公开资料显示,大学毕业前的一年,赖奕龙每天睡前听一档心理情感类广播节目。有一期关于作家三毛,或许是流浪和探求的主题打动了他,他因此第一次提起笔给主持人写了一封信。几天之后的节目里,主持人读到了这封信,还引起了频繁的听众电话互动。那可能是赖奕龙第一次深刻感受到声音本身能带给人们更大的交互欲望。

赖奕龙喜欢音乐,做过一年的情感电台DJ,甚至在1999年组织了一场摇滚音乐会,后来这些经历都成为了他创立荔枝的驱动力,因为他相信声音是有温度的,也是治愈的。

“声音传播对情感的传递会更丰富。图文是快速信息的传播,而影视是直接的感官刺激,所以现在视频很火。”赖奕龙强调,荔枝不会随大流去追当下的视频和直播热潮,“声音它有很多的想象力,如果是喜欢听音乐人的节目,用户会追随,但真正只有好的内容,才会产生持续的使用黏性。”

声音社交的两种路线

对于中国互联网公司而言,海外市场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

在社交这条赛道上,前有出售了国内业务All in海外市场的欢聚集团,通过Bigo Live,欢聚正在探索视频社交的更多可能性。“2021年,Bigo Live在中东、北非地区将重点关注直播电商和游戏领域。”近期,欢聚时代旗下的Bigo Live团队对Gadget Voize透露,2021年的长期目标将更专注于内容创作和消费。

同在语音社交赛道上的Yalla也在探索社交之外的更多可能性,但故事的开始,仍是语音社交。其招股书显示,Yalla公司都是以主APP Yalla为核心,不过Yalla也推出了游戏产品Yalla Ludo,不过Yalla Ludo加入了Yalla的核心功能,相当于内嵌了一个简版的Yalla,用户可进行语音交流,具有一定社交属性。Yalla虽然也在探索游戏,但语聊产品仍是其营收的核心,2020年上半年,公司语音服务收入占总收入的94.9%。

对荔枝而言,出海同样重要。但到海外去推出新产品相对容易,其中更深层的思考在于,如何做好产品的本地化。Clubhouse出现后,赖奕龙也在研究这款竞争对手。

试用了Clubhouse之后,赖奕龙发现,在中国已有的元素里面,他们的产品跟人的行为、社会的行为结合的非常深。

“Clubhouse,你可以理解为它像是一个在咖啡馆聊天的方式,非常亲近的方式引入了语音房。而在中国大部分是表演性质、娱乐性质,它变成了一种社会性,大家聚在一起随便聊一聊,这个传播模式变了,整个意义就不同了,几个人在聊天,然后一堆人围观的一种状态。Clubhouse可能信息传递的更及时、互动更有趣,有内容性,又有社交性,这点创新是非常值得赞赏的。”赖奕龙说。

赖奕龙还发现,在产品上,Clubhouse里面又分了三种状态,一是公共的状态,像在一个开放的咖啡室一样听旁边人聊什么,是开放的状态;二是跟朋友聚在一起的时候聊天,同时私密的聊天也可以好。在中国的语聊房,大部分是公开或者私密这两种,它没有熟人的中间状态,虽然有很小的差别,但是这些差别都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很有创意,证明它对人行为的研究非常深入,把人类日常的社交,很无缝的对接到线上,大家都很自然。

Clubhouse爆火前,中国团队早已出口“声音社交”

Twitter用户邀请朋友一起通过Tiya玩游戏

不过,Tiya与Clubhouse在底层思考和敏感度上非常相似,但依然存在差别。赖奕龙设想中的Tiya,和Clubhouse这种精英路线不同。“因为语音可以融合很多事情,国内用语音,网易云跟酷狗打语音,一边听歌一边聊天,其实也是这种场景。跟朋友一起玩,以后甚至于线上看电影、一起聊,现在是一起看游戏一起聊,一起看体育赛事一起聊,基于这些场景来做,这是Tiya的想法。”

“我相信语音社交会是下一代的社交,不同的地方是我们走向大众化、娱乐化,而Clubhouse走传播类、内容类。他们的路线是精英人群,我们也是大众人群多一点,大家走的方向不太一样。”赖奕龙表示,我们跟“玩”的产品一样,我们是跟朋友一起玩,荔枝以前的口号“用声音在一起”这个概念,而Tiya的定位是“用声音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