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阳赋》出海:国际章的野心,大女主的现实落差

报道 5个月前 (01-21)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

作者 |  胡岚

“国际章”的首部电视剧《上阳赋》,在三度更名后,终于上线播出。

《上阳赋》于1月9日国内优酷平台独播,与此同时,由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独家海外发行。目前,《上阳赋》已在YouTube、Facebook、VIKI等北美新媒体平台及越南等地区多语种同步上线。

不过,顶着“国际章”名号,在海外发行上野心勃勃的《上阳赋》,面对国产古装剧已经具备一定基础的海外受众,其发行成绩并未有所突破。

依托国剧在东南亚华人圈的受众基础以明星粉丝基础,大女主、大IP、大卡司配置,于东南亚等海外市场而言,也一直是热门品类。

对于姗姗来迟的《上阳赋》而言,三年剧集市场浮沉迭代,让逆袭的大女主由观众追捧走向了一定的内容消费过剩,也让其在内外发行层面承压。

而回到2017年立项前后的时间线来看,《上阳赋》的立项与当时剧集市场的趋势所契合。在当时视频平台高位竞争的格局之下,章子怡、汤唯等一众影星转战小荧幕,而“古装”、“大女主”的配置,成了当时视频平台哄抢的主流品种。

相较其他大女主剧邀约电影咖主演,《上阳赋》的出品方飞宝传媒更是深度捆绑章子怡。章子怡作为股东之一,在《上阳赋》的电影主创搭建上展现出强大的聚合效应,于项目而言,她的身份或许不止于主演。也正是电影班底的加持,让这部处于诸多争议之下的《上阳赋》依然拥有不错的品相。

2017年,飞宝文化传媒总裁穆晓穗就曾表示,“我们会用华语顶级电影的制作规模与标准,打造出一部品质上佳、精彩绝伦的华语电视‘剧王’。”

于内争“剧王”,于外,借势中国古装题材在海外的消费基础,能否发行至海外一线流媒体平台,外界对于章子怡也是有期待的。毕竟,章子怡在电影的层面上,是少数“出线”的中国脸。

随着Netflix加大亚洲市场的扩张,在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国剧出海的呼声中,也已经涌现了一些突破以往出海水平的案例。《上阳赋》立项的2017年底,《白夜追凶》成为首部Netflix独家发行的国产网剧,给外界释放了更为积极的信号。

去年6月,章子怡还发文评价《隐秘的角落》表示“看了这么多年的美剧英剧,终于有一部品质可与其抗衡的‘中剧’了!”这里面,隐含的一个逻辑是,观众早已习惯将“英剧美剧”等同于“高质量”“品质感”,而“中剧”这一概念的提出,正是对于国剧进化的一种期待,这种进化,也包括出海层面。

《上阳赋》出海:国际章的野心,大女主的现实落差

姗姗来迟:过时大女主的“国际”野心

时隔四年,作为2017优酷秋集片单中最后一部上线的作品,《上阳赋》作为开篇巨制登陆视频平台。

大女主、先婚后爱已是老生常谈,但客观来说,将《上阳赋》仅视为大女主与霸道总裁爱上我,也是有失公允的。从画面、题材来看,《上阳赋》确有与电影班底相匹配的品相。

关于导演侯咏,章子怡将他称为多年好友。2003年,章子怡就曾主演侯咏执导的《茉莉花开》,此外侯咏也是《我的父亲母亲》的摄影;摄影指导菲利普·勒素的金像奖获奖作品正是《一代宗师》;美术总监韩忠曾指导《英雄》、《罗曼蒂克消亡史》;配乐、作曲梅林茂熟悉的作品有《十面埋伏》;章子怡的造型设计张叔平、叶锦添过往代表作也分别有《一代宗师》与《卧虎藏龙》。这一配置,说《上阳赋》是为章子怡“量身定制”也不为过。

《上阳赋》出海:国际章的野心,大女主的现实落差

而从品相层面,首先,从视觉到故事,《上阳赋》显然是想要突破原有的女性视角,追求一种更宏大的叙事的。

剧集开篇,王儇锦衣华服的及笄之礼就与边塞萧綦斩杀贺兰王的血性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如导演侯咏的阐述,“虽然原著是以女主王儇为中心辐射而出的情仇爱恨,但在改编的过程中我也不顽固地全盘坚守女性的观点,需要尽可能去达到男性气质、女性气质的一种阴阳平衡。”

其次,为了配合整体的剧情与氛围,置景层面,《上阳赋》扎实的做到了全面的升级。

实景搭建与独有的美学体系具体到王座的设计,豫章王府的搭建,让整个故事有了值得揣摩的意向感。

从章子怡主流化、商业化的步伐来讲,选择《上阳赋》,她的野心也是显而易见的。

2017年,章子怡作为常驻导师加盟《演员的诞生》,周一围获得当季总冠军,节目收官后,次月《上阳赋》开机。从某种程度上说,《演员的诞生》为《上阳赋》在开机前做足了预热。

《上阳赋》诞生的节点,正值国内市场影视投资火热,同时,国剧出海的呼声也伴随网生内容品质的提升呼声正浓。这也就不难解释,不轻易涉足电视剧的章子怡,在《上阳赋》一剧上的“国际野心”。

2018年11月杀青后不久,2019年3月,《上阳赋》出现在香港国际影视展上。

海外市场来看,HBO的《权力的游戏》系列剧集在2017-2018年间达到一个高点,海外流媒体平台也开始追逐集大IP、高投资、知名电影人参与的剧集项目。而彼时的国内,视频网站之间的高位竞争,一步步拉高了剧集市场的天花板。手握《上阳赋》的优酷,在“超级剧集”的概念与打法上也有着清晰的站位,即穿透消费能力较高的中青年人群,打造兼具电影品质、明星阵容与IP加持的头部项目。

随着2017年底《白夜追凶》被Netflix采购,同年,Netflix 确定将制作第一部原创中文剧集《摆渡身》(Bardo),海外流媒体于华语市场的动作进一步助涨了国剧出海的呼声,同时期,也不乏国内电视剧公司将出海作为发力方向。

比如慈文传媒创始人马中骏就在2018年中的上海电视节上对外表示,“好莱坞‘六大’,包括HBO、亚马逊、Netflix、苹果等,他们现在都来跟我们谈合拍。原因在于国产游戏、中国电商以及网络出海等领域所取得的成绩,以及在此基础上翻译软件的出现,让中外合拍逐渐成为可能。

《上阳赋》出海:国际章的野心,大女主的现实落差

电视剧出海的现实落差

近几年,尽管依然面临很多挑战,但随着国产剧集的品质提升,整体呈现向好的趋势。

关于国剧的海外市场发展,在去年举行的上视节白玉兰论坛上,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际合作司副司长闫成胜提到,随着质量的显著提升,中国视听节目逐步从亚洲向欧洲、拉美、非洲等国家和地区拓展市场,形成良好发展态势。

国剧出海日趋常态化的今天,国剧的海外发行有几种主要的方式。其一是,海外主流流媒体如Netflix瞄准精品内容主动采购海外发行权;其二,则是授予国内诸如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海外发行权,由该类代理商实现海外发行。剧集通常会在YouTube、VIKI等流媒体平台以及东南亚地区本土流媒体、当地卫星频道陆续上线多语种版本;其三,伴随国内视频平台的日渐成熟,优爱腾三家也自主进行渠道搭建,助力剧集走出去。

《上阳赋》的出海步伐,目前来看,选择了第二种方式,由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独家海外发行。目前,《上阳赋》已在YouTube、Facebook、VIKI等北美新媒体平台及越南等地区多语种同步上线。

从国际视频平台Rakuten Viki的数据来看,也多少反应了一定的海外受众对于中国剧集的偏好。Rakuten Viki在2020年上海电影节期间披露的数据显示,过去几年间,Viki平台中国电视剧观看总量呈指数级增长。而通过对Viki用户的分析和调查,可以发现中国剧吸引海外观众的元素有精美的服饰、悠久的历史文化和奇幻的仙侠故事等,而电影质感的拍摄手法、俊男美女的演员阵容,也都是中国剧在海外市场上的卖点。此外,中国剧中的甜宠、纯爱类的故事,以及在其他亚洲影视内容中难得一见的历史题材,也都深受海外观众的喜爱。

在目前国剧加快出海步伐的当下,以Netflix全球流媒体对于亚洲剧集的采买案例,则可以更为清晰的呈现,拥有最大用户基数的流媒体平台上,海外对于中国剧集的消费偏好。

东西文娱对Netflix近六年亚洲地区的版权(含自制与采买)进行了大致汇总。可以看到,自15年起,近六年Netflix所采买的中日韩印(含台湾地区)总计61部剧集(不含动画片)中,Netflix对于亚洲版权的采买呈现出显著的上升趋势。

从不同国家在播剧集的受众反馈来看,中国剧集(含台湾地区)虽然在数量上位居前列,但影响力远不及日韩,在整体数量与平均评分人数规模上呈现出明显倒挂。与日韩近年来与Netflix的合拍模式不同,国剧于Netflix一直处于版权售卖的单一模式,缺乏从上游内容端就开始的深度合作。再加之《河神》、《天盛长歌》此类剧集所存在的区域性壁垒,部分剧集在海外播映上呈现出高口碑和低关注度的状态。

《上阳赋》出海:国际章的野心,大女主的现实落差

而对于类型偏好,从剧集数量可以看到剧情、爱情为Netflix剧集的两大品类。在此基础上爱情与奇幻、悬疑、惊悚的叠加也较为多见。细分品类中,不同类型的犯罪、悬疑在整体类型中也占据很高比重。相比之下,古装题材包含爱情、武侠、剧情、奇幻元素,整体占比仅有8.2%。

从不同类型的IMDB累计评分人数可以更明确地看到,悬疑、犯罪是Netflix观众最为喜爱的题材。其中印度的《神圣的游戏》《德里最爱》分列第一、第二,在海外拥有较高的讨论度。除此之外,爱情与奇幻、惊悚元素的叠加也使其在猎奇的基础上拥有不错的表现。

《上阳赋》出海:国际章的野心,大女主的现实落差

不达预期背后,国剧出海任重道远

放之已经有更多作品单点突破的当下,如今《上阳赋》在海外只能说表现平平。

《上阳赋》目前已在YouTube、VIKI等流媒体同步上线,从发行渠道来看,其中并未见到主流的Netflix身影。就YouTube而言,平台本身并不进行剧集采购,《上阳赋》是依托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由China Zone官方授权发行。

China Zone剧乐部作为国剧出海的重要窗口,拥有多类型的国剧版权,现有92.8万订阅者。但整体来看,China Zone自2017年注册至今,积累的整体播放量为7.8亿,且订阅号主要面向群体依旧为海外华人,影响力有限。

《上阳赋》出海:国际章的野心,大女主的现实落差

《上阳赋》现非会员已更新至12集,从评论区来看,中字评论近七成,单集最高播放量87万,此后播放量一路下走。

从中可以看出,《《上阳赋》在与海外流媒体的对接中,依然存在不小的落差。

虽然在国际化、电影感上可以看到制作层面的一些平衡,但整体来说《上阳赋》仍未跳脱出传统类型题材的局限性。魏晋南北朝的历史背景,让海外观众在观剧过程中面临着较高的文化壁垒,而宏大叙事与电影质感的包裹下的玛丽苏桥段即使在海外,观众也并不买账。

此外,相较于海外流媒体短剧集的季播模式,长篇剧集也并不契合海外观众的观剧习惯。“60+的剧集已经相当于西方3季的体量”。在VIKI上就有海外观众针对《上阳赋》指出了亚洲剧集在篇幅长度上的通病,以及后半段流于平淡的问题。

《上阳赋》出海:国际章的野心,大女主的现实落差

显然,国剧与流媒体类型偏好上的落差让《上阳赋》目前仍然囿于华人圈子,而国产长剧集很显然也无法很好地匹配海外观众的主流观剧习惯。

总的来看,《上阳赋》在国内外市场的表现,既有剧集赛道上同质化的遗憾,也有剧本层面无法回避的硬伤,而对于海内外市场的把握,长篇幅的“剧王”野心与引爆全球的海外预期之间则呈现出了一种鲜明的割裂。

近年来,国剧海外发行已成常态,无论现代、古装,国剧的海外影响力,尤其在东南亚地区,都在不断扩大。但由数量激增的“国剧出海”真正走向国际化的“中剧崛起”,国内的创作者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