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加速亚马逊崛起:小企业被迫关闭 亚马逊利润创历史新高

报道 4个月前 (01-04)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腾讯科技(ID:qqtech)

作者 |  腾讯科技

当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3月份在美国全面爆发时,几乎立即展现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趋势线:小企业被迫关闭,亚马逊开始招聘员工。当时,很多人担心,随着疫情的肆虐,我们会看到科技公司的权力加速巩固。

这些公司依赖兼职员工和电子商务来获得优势,而其他公司的工作岗位则在流失。本地重点企业的体面工作将被少数在线市场和平台上的不稳定工作所取代,2020年似乎成为了“亚马逊年”。

随着美国独立企业大量倒闭,失业率开始飙升,但对于亚马逊以及Uber、InstaCart、DoorDash等共享经济公司来说,这样的条件恰好是他们所需要的。他们抓住机会雇佣更多临时员工,既在传统零售业中发挥自己的优势,又将这些不稳定的工作确立为常态。疫情看起来像是很久以前就启动的趋势加速器,这些趋势将把亚马逊和共享经济公司推向主导地位的新高度,但代价是牺牲独立企业。

毋庸置疑,这场疫情给美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的破坏,而政府几乎完全没有为工人和小企业提供足够的支持。数以百万计的人失去了工作:即使在经济缓慢复苏之后,失业率也比2月份高出3%。Yelp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份,美国已有近10万家小企业永久关闭。小企业、独立餐馆、商店,这些都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实体,其中60%受疫情影响永久关闭。像J.Crew、Dean和Deluca这样的大型零售商也申请破产。

有研究显示,多达4000万人负担不起房租,目前正处于被驱逐出家门的边缘。随着疾控中心暂停驱逐的禁令于1月1日到期,一场规模几乎不可想象的危机正迫在眉睫。

与此同时,亚马逊在2020年秋末开始进行去年第五次大规模招聘活动,在利润创历史新高的一年中,以帮助满足对其销售产品激增的需求。那些失去了酒吧招待、图书销售和小企业经营工作的人很可能会申请亚马逊兼职、缺乏就业保障的Flex送货司机或季节性仓库助理的工作。

在疫情期间,亚马逊也遭遇了混乱,并被指责未能充分保护员工免受致命病毒威胁。发现疫情的亚马逊仓库工人死亡人数不断上升,亚马逊不愿公布官方死亡数据,但它在2020年10月份承认有2万人感染了这种病毒,其中至少有10名员工死亡。此外,仓库工人为获得更好的保护而罢工,亚马逊还为解雇组织抗议的员工而遭到批评。

与此同时,亚马逊还面临着更广泛的批评,原因是该公司在供应链中优先考虑递送必需品。批评人士说,亚马逊更偏爱自家产品,而不是陷入困境的第三方供应商。

这些似乎都无关紧要,亚马逊的利润在急速飙升。正如分析师指出的那样,亚马逊2020年第二季度52亿美元的季度利润是其26年历史上最高的。在第三季度,该公司实现季度利润63亿美元,同比增长200%,再次打破了新创造的纪录。根据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说法,该公司“仅2020年就创造了40多万个工作岗位”。第三季度,亚马逊拥有超过112万名员工,同比增长50%。

这些“绊脚石”据说有助于沃尔玛和塔吉特等竞争对手在电商领域站稳脚跟,但这些“绊脚石”的影响显然被夸大了,只有亚马逊不太可能真的希望向数亿订购商品的美国人送货,其中许多人还是第一次从家里订货,所以当然可以指望其他大型零售商来弥补这一缺口。任何让一家企业在单个季度获得63亿美元利润的“绊脚石”,实际上都算不上绊脚石。

与此同时,贝索斯的净资产超过了2000亿美元,使他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积累如此多巨额财富的人。他的财富超过了地球上大多数国家的GDP。在世界上180多个国家中,贝索斯比除52个国家以外的所有国家都富有。例如,他的个人财富超过了匈牙利的GDP。贝索斯财富的惊人增长是因为亚马逊股票在疫情期间上涨了86%,分析师鼓励投资者即使到今天也要继续买入更多股票。

这位科技巨头比许多欧洲国家更富有,而4000万美国人则继续依靠疾控中心发布的一项政策艰难求活,该政策限制房东驱逐房客,以便在疫情期间为他们提供庇护。这就是“亚马逊化的世界”。

这与另一个重大趋势相吻合,该趋势在2020年11月的选举狂潮中被掩盖了。加州通过了《22号提案》,该提案旨在保护Uber、Lyft和亚马逊等公司,他们不必将承包商归类为员工。该提案还阻止这些工人组织起来。这意味着,即使员工每周工作80个小时,他们也很可能永远享受不到福利、医疗保健或与员工相同的薪酬。Uber和Lyft已经在努力将这种模式输出到美国其他州,并将其转变为国家标准。随着亚马逊化的蔓延,工人们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受到伤害。

在亚马逊这样的公司里,身为脆弱的员工面临着更多的困扰。情况仍然非常危险,随着疫情在全国范围内继续卷土重来,亚马逊配送中心的紧张局势再度加剧。工人们在“黑色星期五”举行了全球抗议活动,要求更好的保护和更好的工作条件,有些人甚至在贝索斯位于纽约的家外抗议。

亚马逊声称,该公司在工人防护设备上投资了数十亿美元,并正在游说疾控中心“尽快”将疫苗送到仓库工人手中,这样他们就可以尽可能高效地工作。但新一波疫情正在冲击全球各地的亚马逊配送中心。亚马逊非但没有更加公开其保护工人的努力,反而在努力使其实际政策和应对流行病变得更加透明,加州被迫起诉这家科技巨头,试图让它配合州政府对配送中心工作条件的调查。在公司内部,没有医疗保险的工人正在承受疫情最致命的戏机。

当工人们在权衡是呆在家里被驱逐、还是上班并可能感染病毒的风险时,亚马逊化最富有的受益者正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财富在稳定增长。在疫情期间,美国614位亿万富翁的财富增加了9370亿美元,接近1万亿美元。如果你仔细研究一下危机期间排名前30位的人赚了多少钱,你就会注意到,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利用同样的趋势:他们使用的技术使在恶劣条件下工作成为可能,或者利用不稳定的劳动力,或者巩固了完成上述所有任务的系统。

这些人包括沃尔玛、Zoom、甲骨文、耐克、微软以及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他们在这个危机年份赚到天文数字般的利润,但我们还没有完全考虑到代价:当地机构的内爆、社区文化空心化以及工作退化。在这个苍白、岌岌可危的世界,日益受到关注的词汇是亚马逊化(Amazonation),这是一种半自动化的配送机制,在地球上最糟糕的年份里继续加剧着极端不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