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报道 3周前 (12-29)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硅兔赛跑(ID:sv_race)

作者 | 王王

编辑 | Juni

今年,电影院和流媒体的境遇堪比冰火两重天。一边是院线在破产边缘摇摇欲坠,一边是线上流媒体用户激增。
临近年末,制片厂把“继续押注流媒体”提上了2021的计划。不久前,华纳兄弟宣布取消明年北美的院线窗口期,17部新作同步上线HBO Max,其中就包括备受期待的《沙丘》、新版《黑客帝国》等大片。迪士尼随后也宣布,明年的15部新电影将上线Disney+。


制片厂和院线长久以来就是相爱相杀的关系。在Netflix异军突起和疫情冲击下,传统电影公司现在更决绝地转向了流媒体。

尽管影院、电影从业者十分不满,但在当下,电影公司在盈利压力下,不得不投入“网络大电影”的怀抱。


在家看电影的时代可能比我们想象得更快到来了。无论电影界是欢迎还是抵制,全球的科技公司上至巨头,下至新兴公司,似乎已经整装待发,迎接这一波“在家看电影”的风潮。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图片来源:MarketWatch

内容端:大厂纷纷入局,小公司夹缝求生


当前,视频流媒体平台处于几大巨头激战的阶段。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图片来源:Gudstory


Netflix先发制人,主动出击电影制作发行,推出了《罗马》、《婚姻故事》、《爱尔兰人》等高口碑佳作,扭转了网络大电影粗制滥造的形象。近些年,Netflix也成为颁奖礼常客,和好莱坞老牌电影公司平起平坐。


跨界做流媒体的亚马逊Prime Video和苹果Apple TV+从原有的会员服务切入,搭建内容体系。


亚马逊Prime Video走的是“边买版权、边搞原创”的路线,曾出品过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海边的曼彻斯特》。这部电影是流媒体平台第一次获得奥斯卡奖。苹果正相反,原本只做原创内容,近一年来才开始走买买买的路线,专挑好莱坞顶级大片砸钱。比如7000万美元买断战争片《灰猎犬号》15年版权,2.25亿美元购买《花月杀手》线上发行权,独家上线Apple TV+。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马丁·斯科塞斯导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罗伯特·德尼罗主演的《花月杀手》,被苹果寄予厚望


正当科技公司全力补足内容短板时,好莱坞电影公司也快马加鞭拉起了自己的流媒体平台。一边上线新作,一边不忘把经典IP从其他流媒体手上收回,开始跑马占地。


五大电影公司中,迪士尼率先推出Disney+(还控股Hulu),时代华纳有HBO Max,环球影业有Peacock,派拉蒙有Paramount+,索尼目前收购了几家动画发行平台,还未推出自己的流媒体品牌。至此,好莱坞大厂几乎已经悉数入局。


当前,以Netflix、亚马逊、迪士尼为首的大厂牌几乎已经把持了流媒体绝大部分江山,竞争已经惨烈到连环球、派拉蒙这样的大型玩家入场也难以激起水花的地步。在这片绝对的红海中,仍然有一批小公司各有高招,在夹缝中求生存。


Tubi,2014年成立于旧金山,今年2月被福克斯收购。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Tubi,那就是“免费”。相比起动辄10刀月费的流媒体平台,Tubi就像一股清流,除了让用户看点儿广告,就没有别的奢求了——而且Tubi还承诺,我们的广告肯定比有线台少!


Tubi不生产原创内容,平台上所有内容都来自版权采购。简单搜索片库后发现,Tubi上有不少经典老片,比如希区柯克的《电话谋杀案》、经典喜剧《三个臭皮匠》系列等,大多数还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成本影片和山寨片,比如2020年山寨漫威片Thor: End of Days,以及国内观众都未必听说过的大陆奇幻片《校园修仙传》(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片子在豆瓣仅有5条短评,其中2条都提到了自己是在Tubi上看的)。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Tubi上的“烂番茄高分”片单质量不错,有将近30部烂番茄90分以上的影片

Tubi上的“烂番茄高分”片单质量不错,有将近30部烂番茄90分以上的影片
现在看来,Tubi上的内容质量整体不高。不过,从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些评论文章来看,Tubi上架过《雨人》、《断头谷》、《猫鼠游戏》等优质影片,但现在都已无法搜到,可能与版权合作方式变化有关。


类似的靠广告盈利的流媒体平台还有Popcornflix。相比Tubi,Popcornflix的片单略新一些,可以找到《釜山行》、《丁丁历险记》等近10年的知名商业片。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图片来源:APKPure.com


Popcornflix隶属于电影发行商Screen Media。2017年,Screen Media被心灵鸡汤娱乐收购(对,就是出版《心灵鸡汤》的那个心灵鸡汤),因此Popcornflix上还有一些原创内容。最有名的可能是纪念《异形》系列上映40周年的纪录片《回忆录:异形起源故事》,其余的诸如《美声》(朱利安·摩尔主演)、《年度教师》(黑人兄弟Key & Peele中的Keegan-Michael Key主演)等影片,质量参差不齐。
总之,如果你是一个偏爱老片、cult片的观众,或者不在意内容质量,只想不花钱地打发时间,Tubi或Popcornflix是挺好的选择。


Kanopy另辟蹊径,走了一条ToB的路线。


平台的运作模式类似期刊论文数据库,向大学或公共图书馆收费,个人用户只要通过校园网或读者证账号登录,即可免费观看Kanopy上的上千部影片。相应地,Kanopy的片源更新、更多,既有热门作品《月光男孩》、《伯德小姐》,也有经典老片《偷自行车的人》、《罗生门》等。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图片来源:South Kingstown Public Library

如果你是资深影迷,还可以看看Mubi。Mubi诞生于纽约,充满文艺气息,十多年如一日地每天更新一部人工精选的影片。


Mubi是影史经典、文艺片独立电影的天下,从20年代老片《柏林:城市交响曲》到2019年实验影片Apiyemiyekî,从大岛渚的《感官世界》到贾樟柯的《三峡好人》,如同一个网络版的艺术院线,算是给文艺片爱好者提供了一方休憩地。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俩字形容Mubi:小众;看到《疾速追杀》和《月升王国》这两部“大俗片”,简直感动得要流泪


在这个内容即产品的时代,流媒体平台想要留住用户,必须要源源不断地供应吸引人的内容。电影的制作门槛极高,如果不能自己生产内容,又没钱买别人的好内容,就很难在这个领域里生存下去,这也正是为什么电影流媒体变成了巨头们的游戏。

但就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里,仍然有一些小公司,野草一般地在巨头的夹缝里扎根。它们或是在商业模式上想办法,或是瞄准差异化市场,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今年,这些小公司也抓住了疫情和居家的市场机会,收获了一波高增长。

这些公司可能永远无法长成巨头,但不妨碍它们在小而美的路上越走越稳、越走越远。正如Mubi创始人Efe Cakarel曾说的:Netflix试图迎合所有人,以占取70%的市场份额;我的目标只是10%,但我可以让这一小搓人得到真正的满足。

硬件端:低配版家庭影院制造小确幸

找到了合适的片源,如果只是在手机或者电脑上看,就太没气氛了。从90年代的家庭影院开始,家电厂商就没停止过在客厅模拟电影院的努力。近年来,乘着流媒体的东风,家庭影院大瘦身,以更平价的姿态走进寻常百姓家。

“新家庭影院”是消费升级背景下软件与硬件生产者的一次“合谋”。一方面,流媒体不断提高内容质量上限,无论是短片、剧集还是电影,画面质量和细节丰富程度都不输大银幕,培养起一批高素质观众。另一方面,消费与生活方式牢牢挂钩,追求品质、个性的消费者不满足于小屏幕,进而对硬件提出了升级的要求。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传统的家庭影院价格不菲、占地面积大,不够接地气

在这种背景下,注重性价比的家用投影仪悄然火热起来。比起电视,投影仪占空间小,还能轻松投出超大尺寸画面;更重要的是,投影仪放电影更有影院的氛围,特别符合当下年轻人生活需要的仪式感。

在家用投影仪放电影不是新鲜事,这一波投影仪潮流的关键词落在了“颜值”、“智能”和“性价比”上。

从初代iPhone开始,有设计感的外观就成了几乎所有3C硬件的标配。显然传统的大块头投影仪入不了当代消费者的眼。一来它们体积太大,摆放不方便,二来不够美观,放在家里碍眼。因此,新的家用投影仪不仅外观力求简洁漂亮,还都在往迷你版、口袋版方向努力。

智能体现在两方面:

其一,现在很多投影仪都内置安卓系统,可以连接手机、电脑投屏,有些还有预装的流媒体App,操作上与智能电视大同小异。一些品牌还接入了智能语音助手,不用动手就能点播。

其二,一些智能投影仪可以自动完成调整焦距、画面校准等操作,省去了每次使用前手忙脚乱调试的时间。有些品牌还加入了更多提升使用体验的小功能,比如自动识别是否有人经过,降低亮度防止晃眼等。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如今的家用投影仪,高矮胖瘦形状各异

不过,无论颜值和智能化程度如何,投影仪的核心还是投影效果。其中最重要的是亮度、分辨率和色彩还原度这三个因素。在这点上,老牌厂商优势明显。

投影仪的核心是光源和光机,其中光机又由镜头和芯片组成。投影仪光源分为灯泡、LED和激光;镜头负责将光投射到幕布或墙壁;芯片则是光机的核心组成部分,用来反射光线形成画面,决定了画面的成像质量。

而这些技术的头部玩家,正是我们熟知的那些名字——奥林巴斯、飞利浦、卡尔蔡司、爱普生、柯达等。这些企业有技术积淀,并且持续创新,深挖商用、教育、家用等细分领域,在市场上长期保持领军的位置。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老牌玩家做智能家居,不仅技术硬,颜值也很能打

新兴的品牌正是在这样的局面下异军突起。这些科技公司多了些互联网基因,硬件技术上无法完全脱离老牌工厂,就在其他环节多花心思。

有的在声音效果上下功夫。比如做电池起家的Anker旗下子品牌Nebula,推出的胶囊投影仪支持360度沉浸式音箱;新加坡的LUMOS投影仪支持杜比环绕声,据说比一般投影仪音量大60%。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投影仪不光能投射画面,还集成了音箱的功能

有的在使用场景上做文章。比如Meer的一款投影仪自称有护眼模式,可以漫反射成像,保护视力,特别适合有小朋友的家庭。Bomaker的一款产品因为亮度高、对比度高,就主打户外观影,提出把后院变成露天电影院。

好莱坞制片厂和科技公司集体迎接“网大”时代
家居类产品,瞄准焦虑的爸妈总没错,一项“护眼”功能可能已经打败了电视和平板电脑

智能投影仪方兴未艾,各厂家野心不小,除了想挑战电视在家庭娱乐空间的地位,还有意在物联网时代分一杯智能家居的羹。不过,从智能音箱、智能冰箱等“前辈”的情况来看,一个不够刚需的场景,未来市场走向何方,值得谨慎期待。


马丁·斯科塞斯关于“cinema”和“movie”的论述还犹在耳边,仅仅一年之后,神圣的cinema仿佛就走到了溃败的边缘。大象转身,蚂蚁未必只能遭殃。在这场关于电影未来命运的变革里,我们从流媒体平台和硬件生产商这两个行业中看到了小公司的多种可能性。

红海市场里,小公司想野蛮生长比较困难,需要精打细算,想清楚差异化所在,而后集中有限的资源专注深挖,争取做细分领域的冠军,获取市场认可。不过,一直在红海里扑腾是很痛苦的,避开红海,开辟新的疆域,也是聪明的出路。

很多人觉得在巨头阴影下没有创业机会,不是被巨头逼死就是被巨头招安。其实大企业和小公司永远各有短长,事实也证明,永远有人在巨头的阴影里脱颖而出。所谓创业的意义,也就在于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