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G资本连盟对话安克创始人阳萌:在消费电子出海领域,如何做到第一?

报道 4个月前 (12-21)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 IDG资本(ID:chuhaiwenda)

作者 |  IDG君

可乐罐大小的投影仪、口红形状的迷你移动电源、拉动1.5吨重汽车后还能正常使用的数据线……在跨国电商平台亚马逊的美国网站上,这些中国消费电子产品深受国外消费者青睐,一经推出就成了“爆款”。

这些新奇的电子产品来自IDG资本被投企业安克创新——国内营收规模最大的出海消费电子品牌企业之一。2020年8月,安克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当日股价涨幅超100%,目前市值已经超过700亿人民币。

在2020亚马逊全球开店跨境峰会的巅峰对话环节中,安克创始人兼CEO阳萌及IDG资本合伙人连盟进行了一场精彩对谈,针对中国品牌出海、跨境电商市场前景等热点话题进行了深度讨论。

IDG资本连盟对话安克创始人阳萌:在消费电子出海领域,如何做到第一?
从左至右:IDG资本合伙人连盟,亚马逊中国副总裁、亚马逊全球开店亚太区产品负责人彭嘉屺,安克创新创始人兼CEO阳萌

自2011年成立以来,安克创新通过自有品牌智能配件和智能硬件的设计、研发和全球化销售,成为目前国内营收规模最大的科技型跨境出口品牌企业之一。该公司研发和销售的蓝牙音箱、无线耳机、投影仪、扫地机、吸尘器等自主品牌智能产品覆盖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8000万用户。其97%以上的主营业务收入来源于境外市场,并且在Google联合WPP推出的“BrandZ中国全球化品牌50强榜单”中连续四年上榜并高居前列,在“2019中国跨境电商品牌”中位列第一。

可以说,安克创新塑造了中国消费电子品牌出海典范。

而在出海消费领域,IDG资本早在十年前就开始布局,早已将安克、小米、致欧、IGG、科沃斯等赛道内头部企业收入囊中。

对此,IDG资本合伙人连盟却说:“我们投资的是全球公司,并非出海公司,更不是出海的区域本地化公司。”

在连盟的观点中,要想成为一家成功的提供中国产品和服务的全球化公司,首先要充分发挥中国的供应链优势;其次,要有优秀的产品和服务,是一家真正重视和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公司。

在这场对话中,审美、技术、初心…是广泛被提及的高频词汇,“持续进步,保持初心;做好东西,长期主义”是连盟判断该领域创业者的标准。

对于要想持续投中出海独角兽的秘诀,连盟说,重点在于你相不相信你投的东西是有品质、创造价值的。做得好的产品就应该立足于全球市场,因为好的东西在社会中是会获得回报的,底层是个信念问题。

成立十年,安克创新如何做到第一?

2011年,阳萌看到电子消费领域中的充电品类的蓝海,离开了供职五年的谷歌,在加州注册了第一个主做智能手机配件的品牌 “Anker”,并开始在深圳寻找供应商。仅一年时间,安克创新就在美国亚马逊上充电宝品类销量排行榜中位列第一。

截至2019年末,在美国亚马逊平台车载充电器、蓝牙音箱产品排名中,安克创新所销售的产品成为最畅销产品;在日本乐天发布的2019年平台最畅销产品排名中,安克创新的无线音频产品全平台排名第六,超越苹果等品牌无线耳机销量。

面对这些成绩,阳萌思考的是如何打造下一个现象级产品。他认为在竞争越来越充分、消费者越来越理智的大环境下,爆款没有偶然和侥幸,每一次产品创新和迭代都是对消费者需求的充分挖掘。

亚马逊上的评价和用户反馈是安克创新的重要参考依据。“我们从成立的第一天开始就非常强调用户体验,我们把每个产品的评价收集起来做数据统计和分析,用分析结果来推动产品团队做出更好产品。”

IDG资本连盟对话安克创始人阳萌:在消费电子出海领域,如何做到第一?
安克产品

主持人:在安克成立十年的时间里,实现了0到1,并从1到N的持续发展。您觉得做对了什么,可以让安克实现长期发展?

阳萌:过去十年可以分成两个半阶段,还有半个是因为我们第三个阶段刚开始。

最早的阶段,在2011、2012年时是处于一个渠道品牌的阶段,我们更多地从市场上找到我们认为好的东西,对它们做一些定制和提升,再买到海外去。

2012年,我们公司刚刚站稳脚跟,就在深圳开始开办研发办公室。2014年起,我们在交了很多学费和踩过很多坑之后,开始有了独立研发产品的能力。这个时候,我们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即尝试做一个改良的产品品牌。

2018、2019年时,在安克参与的不少品类里面,我们的产品都在第一梯队,甚至可以说是第一名,这个情况下,我们从改良进入到创造阶段,不仅要去生产那些看得见的需求,而要去进一步洞察消费者、洞察技术,并做出一些有足够创新性的产品。未来,我们希望把自己的品牌变成一个真正的全球性的领导品牌。

所以,从最早的渠道品牌,到后来的改良品牌,再到我们现在努力成为的领导品牌,这三个阶段下来,我们每一天都在努力比前一天做得更好一些。希望随着时间积累,我们的品牌能够找到长时间存在的价值。通常大家会把这叫长期主义,也就是说在每一次可以赚一些短期的钱,和把短期的钱投回去再赚更长期的钱的选择之间,我们希望去赚长期的钱。

主持人对于投资方来说,您看到了安克创新身上有什么独特的优势,才决定投入您的第一桶金?

连盟理论上,公司对我们来说就是产品,我们在行业里挑各种各样的公司。如果说跨境第一阶段是贸易阶段,第二阶段是工厂阶段,第三阶段是产品或者是品牌阶段,在这里面其实有着各种各样的公司产品。

我们看了很多年,但是安克非常不同。虽然最开始的时候,安克和其他公司差不太多,但是很快它就变得非常不同。

对于选择投资安克,看到一个创业团队,我会首先看他们是一个赚一笔钱的团队,还是愿意把钱和精力投入到更长期,并努力做出一个更好的公司的团队,这点非常非常重要。

其实阳萌本身也是一个品牌,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个非常注重长期主义、非常重视客观规律的人。他能够理解清楚公司在整个行业中的价值,以及在整个生态中,创业者应该提供什么,消费者真正喜欢什么。说起来很简单,但其实并不是很多人会从这个角度来思考,或者说并不是很多人会从这个角度来真正地去实践,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主持人安克有被市场压力挑战过吗,您的初心有动摇过吗?

阳萌有一个词叫价值观混乱,说的是人到中年容易价值观混乱,这时初心会受到一些市场短期反应的干扰。在这个过程中,你把产品做好,把品牌做好,把这些你能控制的给消费者创造价值的因素做好,这个叫市场化的力量。

但是,任何一个品类,任何一个市场都会有一些非市场化的力量。我们看到过一些短期能够获得成功的企业。但只要看的时间足够长,真正好的企业就会突围。也就是说,企业要坚定走品牌之路,时间会从长期的角度回报你。

上市后,安克的下一个增长点是?

根据刚刚公布的财报信息,2020年前三季度,安克创新实现营业收入60.19亿元,同比增长32.45%。

在外界看来,这家公司很可能已经掌握了“爆款方法论”。

阳萌将消费电子市场比喻成大海,将公司战略确定为“浅海”战略。安克创新在选择品类时有两个原则:首先,该品类要处于“浅海”位置,有一定市场需求但又不是太过火热,市场规模不能太小;其次,该品类仍处于产品生命周期的萌芽期或成长期,有创新空间。

为了能够做大“浅海”市场,在多个细分品类推出产品打造品牌。安克创新在研发领域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2019年,安克创新研发费用达到3.9亿元,技术研发人员达822名,占总人数的53.38%,拥有境内外专利共计520项;今年前9个月,该公司在技术和产品上的投入持续加大,研发费用达3.75亿元,同比增长38.17%。

另一方面,安克创新正在进一步提升和开放现阶段的能力。在过去近十年的发展中,安克创新已经培养了大量运营人才,现在这批人才准备将经验进行复制,并提供一组技术服务来帮助更多中国品牌做海外电商业务。无论是作为“出海解决方案服务提供商”还是“出海智能硬件孵化平台”,这都是当下安克创新找到新增长点的机遇。

IDG资本连盟对话安克创始人阳萌:在消费电子出海领域,如何做到第一?
安克产品

主持人这一次上市对于安克意味着什么,在之后你们会做出什么样的改变和调整呢?

阳萌对我们公司来说,我们的发心和动念是希望弘扬中国制造之美,真的做一些代表我们这一代的中国人能做出来的好的产品,并且通过跨境和很多的渠道,把它们展示到消费者的面前。

股市短期是一个投票箱,代表股民对公司的一种情绪,但是长期来看,一定是公司要为消费者真正创造持续的价值。我们更看重长期,希望大家不要把市场的情绪当成是自己的实力,相信市场的情绪可能自己就输了。

主持人安克最近在开展一些新的业务,帮助别的卖家做跨境销售。为什么会愿意投资精力去帮助其他企业?

阳萌:2016年,当我们公司员工坐在一起讨论愿景时提到了两句话:塑造一组标杆品牌,将这些品牌做到世界知名;第二句是提供一组基础服务,即在我们自己运行的过程中产生出来的能力,其实是能够被开放出来提供给一些品牌的。

毕竟我们自己的精力有限,再怎么做离做到100个品类还很远。而放眼全球,有很多品牌在电子商务、线上化这块是需要帮助的。因此,在这个大战略的指引下,2018年年底我们决定,从我们最有自信的电商运营开始对外赋能。于是我们把电商运营负责人挪出来,成立新业务代运营,给其他品牌提供线上电子商务运营的服务。我们发现,不仅是国内,国外也有很多公司有这项需求。比如,美国最大的维他命品牌就把线上运营的业务交给我们。

主持人现在安克市值已超过700亿人民币,这是不是意味着跨境电商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连盟是的。从行业的角度来讲,我也认为行业确实在滚滚向前,在不断迭代和变化。像我们对中国跨境关注比较早,在非常早期的时候,中国出口的产品会遭遇一些负面评价,比如产品质量不够好。

随着开放的深化,中国融入了全球的供应链体系,这为一波工厂和供应商带来了机会。如果我们整体回顾会发现,其实每次外部环境的变化带来的机会,最终都会有公司做得很好。

再后来这些公司慢慢地部分转向出口的同时对内销、转型成品牌公司。而后,随着中国工程师、工厂水平的不断提升,加上中国消费者越来越挑剔,这些公司开始走向世界。

在整个循环中,应该说中国的产品能力越来越强,在全世界也可以做出非常好的东西来。企业要弘扬中国制造,就要真的制造出美的,而不仅仅是便宜的东西,这样才能够走向世界。

跨境电商出海还有机会吗?

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我国电子、纺织、医疗等领域的出口保持高速增长。加上国外圣诞节等出口旺季需求的叠加,日用消费类产品的需求超出预期。

在其他国家产业链受到疫情冲击的背景下,众多外贸订单转移到了中国,这也为我国外贸企业赢得了发展先机。

主持人从投资人的角度,IDG除了投向安克一类优质的企业外,对于行业内的中小企业,您会给什么样的建议,来让企业更易受到投资人的关注,并从0到1实现改变?

连盟对于行业内的中小企业我们当然非常关注。这个问题还需要拆开看,跨境电商是个大话题,但大多数企业并不是所谓的跨境电商公司。跨境电商公司比如亚马逊,是我非常看好的企业,因为它代表了跨境电商的大盘。

其他比如安克,也包括刚才很多中小企业,无论是贸易上所称的卖家,或者是从工厂开始的产品品牌公司,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跨境电商公司。

所以我们首先还是要拆开做一个定义,如果从电商的角度,电子商务平台的机会是很少的,这个行业会非常集中。但是从产品来讲,这个世界的产品种类极其丰富,本质上产品是可以做得更好的。全世界的消费者都期望有更好的、更加物美价廉的产品。从这个角度来讲,企业有很多机会。

主持人如果我们看整个市场,从大的出口角度来讲,目前跨境电商的占比还不是很高,但是增长还是比较快的,企业还有很大的机遇。

连盟目前跨境电商的占比比较低,中国整个贸易出口额17万亿左右,这些其实都是应该通过零售的手段,或者通过直接产品品牌的方式送到全世界消费者的手中。

当下,中国电商渗透率是20%至30%,美国可能是15%左右,但跨境电商渗透率会再低一些,还在很早期的阶段。

再加上从产品的角度,一方面人们的审美也在变化,一方面技术也在不断的进步。这两方面叠加在一起,然后又有亚马逊这样一个很大的渠道通向全世界消费者,我想这里面的机会还有很多,才刚刚开始。

所以,从投资人的角度,我非常看好这个市场,17万亿市值是中国对外贸易额,并不是终端零售额。如果算帐的话,应该是17万×N,市场的渗透率还非常低,这里面的机会将层出不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