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裁,苹果下架,伊朗年轻人“解锁”创业“

报道 1个月前 (12-21)
美国制裁,苹果下架,伊朗年轻人“解锁”创业“

伊朗街头(Ahmad Halabisaz/新华社)

2020年早些时候,苹果将RadickRadio从其应用商店下架。这款应用表面看来像一个音乐App,可以播放各种流派和艺术家的作品,但是一旦接上伊朗IP地址登录,它的真实身份就暴露了:Snapp——伊朗第一款叫车应用。

过去的四年里,伊朗面临着以美国为首的政治经济封锁。为了生存,Snapp戴上了各种面具,RadickRadio便是其中之一。2018年,援引美国的制裁条例,苹果封锁了伊朗对App Store的访问权限,迫使Snapp以秘密的方式打通市场渠道。

Snapp于2014年以“Taxi Yaab”的名字推出,现规模是迪拜的打车应用Careem的两倍。(Careem在中东和南亚的15个国家开展业务,2019年3月被优步以31亿美元收购。)经过三年的爆炸式增长,Snapp在伊朗已经占据超过85%的市场份额,在34个城市运营,拥有150万司机。它还每天为超过200万的出租车出行提供便利。

Taxi Yaab为何更名Snapp?

2014年,Taxi Yaab刚刚面世时并没有取得成功。公司联合创始人马哈茂德·福兹告诉外界,这是因为“过早进入市场”。虽然当时伊朗已推广3G网络,但覆盖范围有限,套餐价格昂贵,伊朗人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Taxi Yaab。

与平均每户拥有1.38辆汽车的沙特阿拉伯不同,在伊朗,Taxi Yaab并不面临推销出租车文化的挑战。伊朗人已经习惯于乘坐非官方的、没有执照的出租车。但其失败之处在于,它没有把伊朗人日常通勤的一个重要元素——讨价还价——整合到自己的产品中。

虽然Taxi Yaab在第一次迭代中为行程路线提供了估计价格范围,但客户更喜欢亲自与司机讨价还价。认识到这一点,团队进一步开发了该产品,并在2015年以Snapp的名义重新推出。它唯一的竞争对手是2016年面世的Tap30,占有另外15%的市场份额。(虽然Tap30和Snapp类似,但Tap30除了波斯语和英语,还为该国北部讲土耳其语的人提供土耳其语服务。)

此次更名也迎合了Snapp不断扩大的野心:试图扩展到叫车服务以外的领域,从名称中去掉“taxi”就具有战略意义。

福兹和另一位创始人艾雅德·卡瑟看到了在Snapp中整合其他服务的机会。伊朗坐拥8000万人口,且市场内来自国外的竞争极少,是一座尚待开发的金矿。在中东最不稳定的国家(包括也门、阿富汗和叙利亚)有着丰富投资经验的南非电信巨头MTN明确支持Snapp。MTN拥有Snapp 43%的股份,是其最大的国际投资者。今天,Snapp被认为是一个超级应用程序,它涵盖20多项服务,包括机票和酒店预订、食品递送和远程医疗。

美国制裁,苹果下架,伊朗年轻人“解锁”创业“

2018年,Snapp在德黑兰的办公室。( Kaveh Kazemi/Getty Images)

美国制裁对Snapp有何影响?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夕,福兹本打赌希拉里·克林顿获胜。选举前几个月,美国在伊核协议中解除了对伊制裁,使得来自美欧的投资者得以追回1000亿美元的可观收益,这些收益来自曾被冻结的固定资产、石油交易,以及在中东第二大市场伊朗获取的利润。协议带来的承诺——伊朗将被欢迎重返全球经济——为伊朗新生的科技部门注入了活力。

福兹向世界其他国家表示:“随着协议摆上桌面,从欧洲到中国的国际参与者都对进入伊朗这个市场感到兴奋。”但是,“特朗普当选后,这种情况完全消失了。尽管伊朗人希望美国当选总统拜登能重燃人们对伊朗的信心,但对外国投资者来说,伊朗仍然是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国家。”

随着特朗普开始对伊朗政权“极限施压”,苹果和谷歌在2017年底将Snapp从应用商店下架。突然间,全国各地,一辆辆Snapp出租车被晾在路边,因为该应用依赖于谷歌地图的导航系统毫无先兆地崩溃了。

作为回应,Snapp绕过苹果、谷歌和亚马逊等美国科技巨头,调整了自己的产品和分销渠道。

2018年5月,伊朗受到新的制裁之前,MTN收回了逾10亿美元资金,不过仍有大约1.7亿美元资金被困。

美国制裁,苹果下架,伊朗年轻人“解锁”创业“

Snapp不依赖美国的硬件和软件服务,所有数据存储在伊朗本地中心。

Snapp反击了吗?确实——通过RadickRadio挂羊头,卖狗肉 ‍

“关于苹果的政策以及他们如何进行垄断,很多人在讨论。”福兹说,“但我们比任何人都更早地亲身经历了这种垄断:通过自身拥有的权力,随时随地对抗其他公司。”

在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移除伊朗应用后,Snapp转向了“渐进式网页应用”格式。现在,点击Snapp图标后将跳转到网页浏览器,显示页面与原始页面的体验非常相似。虽然这种格式存在没有推送通知等缺点,但却是可用的解决方案之一。

Snapp并没有自主选择与国际技术市场脱离,但这却推动了它几乎完全自给自足。2017年底,当谷歌开始从伊朗撤出服务后,Snapp决定建立一个新的内部导航系统,以打破对谷歌地图的依赖。

2019年11月,为了应对全国范围的反政府抗议,伊朗政府切断了互联网。此前,伊朗处于史上通过互联网与外部世界连接的最长阶段。这使Snapp的独立性受到考验。

伊朗人权中心研究员阿米尔·拉什迪告诉世界其他地方:“去年11月,当伊朗政府切断互联网时,Snapp没有必要使用国际互联网,因为国内的内部网正在工作。”而两年前,当类似的切断事件发生时,Snapp无法运行。

今天,Snapp已经独立于美国的硬件和软件服务,没有使用亚马逊的云计算服务器,而是将所有数据存储在伊朗本地的数据中心,这也使它面临着更多被监控的风险。

Snapp的未来是什么?‍

2017年,MTN又向Snapp的母公司伊朗互联网集团注资2200万美元。这让它得以发展其他业务:在线购物平台Bamilo、食品配送平台ZoodFood和酒店预订服务Pintapin。2018年,这三家公司都被整合进Snapp,并分别被重新命名为“Snapp! Market”,“Snapp! Food”和“Snapp! Trip”。

尽管Snapp身处的政治环境异常险峻,但它认为自己与印尼的Gojek和新加坡的Grab处于同一阵营,这两家公司都是“十角兽”,即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私人公司。

这些亚洲公司通过承诺成为超级应用程序而获得额外投资。“他们不仅把自己定位为叫车公司,而且正在向金融科技公司和服务公司发展。”福兹说,“这也是我们看到的发展方向。”

伊朗是最先受到新冠疫情严重影响的国家之一,目前仍是中东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死亡人数超过3万。尽管叫车服务仍是Snapp的核心业务,但杂货和食品配送服务的销售额分别增长了一倍和两倍,帮助弥补了由于全国封锁导致通勤活动下降带来的损失。与之相对,Careem等地区竞争对手的业务下滑了80%以上。

福兹表示:“未来,企业将不再主要是叫车服务公司,也要发展其他服务。”该公司正将重心转向平台上的其他20项服务,包括电子商务、航班和酒店、远程医疗,甚至还有交易平台。

今年8月,有消息称MTN将退出中东,并首先将其持有的叙利亚MTN 75%的股份出售给TeleInvest。然而,MTN已证实,截至8月10日,没有即刻退出伊朗的计划。

https://restofworld.org/2020/iran-indefatigable-version-of-u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