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真印尼“拥抱”偶像女团

报道 1个月前 (12-08)
清真印尼“拥抱”偶像女团

喊“Selamat malam, semuanya!”(大家晚上好!)后,16名身着短裙的女孩,一如既往地在台上又唱又跳了两个小时。

如果单看舞台上的这些姑娘,你很可能以为自己在日本,或者韩国。

但是,这一幕,发生在雅加达塞纳扬商务区的JKT48的剧场,台上表演的女团,正是印尼国民偶像女团JKT48。而在印尼,穆斯林的人口占比达88%。

JKT48成立于2011年,当年年底,28名女孩从1200名候选者中脱颖而出,48系的第一个海外分团JKT48就此诞生,由AKB48的运营公司AKS、日本广告业巨头电通集团印尼分公司以及印尼最大传媒集团Media Nusantara Citra共同成立的JKT48 Office运营。

当年,日本养成系偶像团体AKB48的运营公司决定进军海外,扩张的首站却选在了全球伊斯兰信众最多,看似最不可能进入的国家——印度尼西亚。一手打造了48系的秋元康曾经谈到,这个国家拥有大量四十岁以下的中年男性,这也是他选择了印尼的原因之一。

事实证明,秋元康没有看错。

能女团,能清真

即便在48系发家的日本,“软色情”的争议一直没有离开AKB48,而其姐妹团JKT48在更为保守的印尼,更少面临这种争议。

二者最显而易见的差异是,JKT48从不穿比基尼。当年让她们一炮而红的宝矿力水特饮料广告便是在海滩上拍摄,成员们统一身穿白色吊带背心和牛仔短裤,到了翻唱AKB48″Manatsu no Sounds Good!”时,服装上也选择了长款泳衣。翻唱AKB48歌曲时,JKT48也对暗示性的歌词进行了调整,与印尼粉丝接触时也从不使用左手。

印尼人口里,穆斯林约占88%,它也是全球伊斯兰信众最多的国家。为了尊重印尼人的文化和信仰,据点在雅加达的JKT48也进行了一系列调整。

2018年,AKB48选拔总选举首次允许海外姊妹组合JKT48(印尼雅加达)、BNK48(泰国曼谷)、TPE48(中国台北)参与竞选,但因为6月16日开票日撞上了印尼的宗教节日穆斯林开斋节(预计为6月13-19日期间),JKT48全体成员宣布不参加总选举,到了开斋节,JKT48剧场也会休假。

到了斋月,这个常做短裙打扮的女团还会换上为斋月准备的绿色服装,同时减少演出,甚至会在以SCHOOL为主题的演出中加入宗教知识的分享。JKT48成员们还会穿戴绿头巾为斋月拍摄照片。社交软件Line上,一组JKT48的斋月表情包可以卖到0.99美元。

清真印尼“拥抱”偶像女团

JKT48成员身穿斋月服装 / Babat Post

不过在其它方面,JKT48与其日本姐妹团体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偶像文化中,粉丝们称他们喜欢的女孩为 “oshi”。这个词是”oshimen “的缩写,是”oshi”(支持)和 “menba”(成员)的结合体。Oshi的养成需要近乎无穷无尽的支持和金钱来维持整个机器的运转,粉丝中也容易形成独特的占有心理。

2017年,在AKB48的总决选中,AKB48成员须藤凛凛花公布了即将结婚的消息之后,一度被传已经被粉丝以故意欺瞒结婚消息为由起诉。

同样的故事也在雅加达发生了。

2018年初,JKT48中最为活跃的成员Melody宣布毕业。几个月后,她便公布了自己即将结婚的消息,还发布了自己与未婚夫的照片。突如其来的婚讯让粉丝们大吃一惊,他们粉丝翻出了几年前的照片,认出当年与Melody传出绯闻的男子与她的未婚夫是同一人。

为此,Melody开始被粉丝攻击,甚至在出席活动的会场被人泼了矿泉水。粉丝们纷纷指责她违反了不可以约会的铁律。

不过,粉丝的指责没有阻止Melody步入结婚殿堂。这个从前在偶像团体中穿着可爱的短裙的姑娘还决定以后终身穿戴穆斯林妇女的服饰。婚后至今,Melody在社交网络上发出的照片包着头巾,穿着穆斯林服饰。

不过,她也没有远离偶像生活,现在Melody已经是JKT48的经理,依然在舞台下活跃着。

清真印尼“拥抱”偶像女团

偶像危机

2010年起,韩流在印尼正值鼎盛,印尼开始不断冒出仿照韩流偶像团体。不过,背靠日本公司,JKT48从诞生起便自带了资源优势。她们刚一出道,就被选为大冢制药株式会社宝矿力水特饮料的印尼地区代言人,为其拍摄广告。

当年,她们青春洋溢地在沙滩上表演了姊妹团体AKB48的单曲《无限重播》(Heavy Rotation)。这支广告很快就在印尼面向全国播出,随即在推特上登上热门话题,自此开始在印尼爆红。

差不多同时出道的偶像团体们大多在印尼昙花一现,JKT48却一直活跃。最近,女团成员还给小米在印尼代言。

清真印尼“拥抱”偶像女团

而JKT48的成功,离不开一众铁粉。

Muhammad Omar Azis便是其中之一。他是JKT48的死忠,会收藏喜爱成员的照片和杂志,甚至愿意为JKT48昂贵的见面会、握手活动投入巨资,还看过140多场她们的剧场演出。哪怕在台下观看了多场表扬,Azis也很少有机会听到JKT48的现场演唱。以往JKT48在舞台上只需要摆口型,跟着伴奏完成表演。

直到有段时间,JKT48被迫要在台上无伴奏地清唱。声音从麦克风里传出的那一刻,Azis忽然觉得与偶像们更亲近了。他意识到,他的偶像们也只是十几岁的青少年,她们还不完美,需要不断学习。

正是依靠日本的养成模式,JKT48则在印尼拥有了大量忠实粉丝,而当年同时出道的偶像团体们昙花一现。时至今日,在印尼街头随机采访当地人偶像是谁,除了安拉外,还会有一部分人回答CindyYuvia,也就是JKT48排名第一的成员。

今年1月,出道多年的JKT48终于不再只翻唱AKB48的歌曲,推出了第一首原创单曲《Rapsodi》(《狂想曲》)。这首歌立即席卷印尼并登上了冠军榜。

一切都被新冠疫情打乱了。

清真印尼“拥抱”偶像女团

10月,JKT48在空空荡荡的剧场进行线上演出。(Nikkei Asia/Dimas Ardian)

JKT48的经理Melody Nurramdhani在一次声明中称,尽管他们已经做了种种努力,但已经无法负担团队的日常运营。一度解散成了该团体的备选方案之一,最终他们保留了JKT48,但缩减了成员数量和工作人员。

留下来的JKT48成员工作量也骤减,即便是人气最高的Shani Indira Natio那段时间也只能在家里靠学习烹饪打发时间。

清真印尼“拥抱”偶像女团

人气最高的Shani Indira Natio在Instagram上拥有25万粉丝 /Nikkei Asia/Dimas Ardian

成立多年,这还是JKT48第一次面临解散危机。

线上追星

2020年10月20日,JKT48再次登台演出。

与以往不同,这个可容纳330人的场地里空空荡荡,没有一名粉丝,也没有呐喊和尖叫,台上望下去,能看到的只有场下员工的电脑屏幕在黑暗中发出点点的亮光。没有了现场互动,她们需要经常对着中央和舞台两侧的机位展露甜美的笑容。

这是JKT48的首次线上演出。疫情以来,这个印尼国民偶像团体艰难地维持运营。自从4月起,印尼各省开始执行严厉的经济和社会活动限制措施,包括商店、酒吧、餐厅和剧场在内的各种商业设施关闭。JKT48也被迫暂停了现场演出,以往线下的握手活动也无法举行。

为了应对危机,JKT48的团队绞尽脑汁。他们逐渐意识到,因为受限于“可以面对面的偶像”这一模式,他们以往不曾在网络上认真下功夫,不急于提升它的线上曝光率,而现在,必须转到线上了!

线上的核心便是舞台表演直播。4月以来,JKT48一直通过这种形式延续她们的演出。每场直播只需要2万5千印尼盾(约合1.77美元),支付后,全国甚至海外的粉丝都可以进入直播间实时观看。

直播过程中,除去舞台表演,成员们还经常与粉丝对话,不少粉丝都热衷向她们倾诉在疫情中遭遇的困难,希望从自己的偶像那里获得鼓励。10月22日的演出中,一名来自教育领域的观众还向她们吐露自己直播教学中的苦恼。

“握手”环节也转移到了线上。以往,“握手”是JKT48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疫情前,为了巩固和扩大粉丝基础,同时售卖CD、影集,JKT48在“握手会”上倾注了大量心血。

清真印尼“拥抱”偶像女团

直播过程中,团员们与粉丝进行实时对话 /Nikkei Asia/Dimas Ardian

而在线上,“握手”是通过Zoom直播间实现的。尽管粉丝不能真正触摸到偶像的手,但他们却额外获得了偶尔可以和偶像一对一互动的机会。

负责管理JKT48的日本电通集团子公司表示,该团体4、5月份出现亏损,但在推出线上活动后,营收开始反弹,并在10月份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由于JKT48的战略重点是与粉丝直接接触,其铁杆粉丝大多位于雅加达。但印尼是一个群岛国家,东西绵延约5000公里,大致相当于美国东西海岸之间的距离,对许多印尼人来说,到雅加达旅行需要花费大量金钱和时间,他们无法负担。

清真印尼“拥抱”偶像女团

Maria Genoveva Natalia Desy Purnamasari Gunawan在“握手”环节与粉丝互动 /Nikkei Asia/Dimas Ardian

如今,JKT48的线上直播节目不仅吸引了爪哇岛(雅加达所在岛屿)以外的印尼群岛上的粉丝,还吸引了日本、美国、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其他国家的观众。JKT48的粉丝王国正在地理版图上扩张。

日本电通集团员工表示:“现在,大约一半的粉丝在雅加达都市圈,剩下的一半在印尼其他地区和海外。”

JKT48的在线战略运作良好,也部分源于印尼人对互联网的狂爱。根据英国研究公司We Are Social和其他机构的数据,截至2020年1月,印尼人平均每天上网7小时59分钟,比世界平均值(6小时43分钟)多了1个多小时。

清真印尼“拥抱”偶像女团

(Nikkei Asia)

为了在控制疫情和促进经济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印尼许多地方政府已经逐渐放开了商业设施限制。10月末,JKT48也重新开始了线下演出。但为了保持社交距离并敦促观众佩戴口罩,剧场仅接待了平时5%的观众量。

疫情前决定退团的队长Beby Chaesara Anadila也转变了心意,“我推迟了离队时间。因为渴望在满员的剧场为粉丝们表演最后一次。”

参考资料:

https://asia.nikkei.com/Business/Media-Entertainment/Indonesian-idol-group-JKT48-wins-fans-via-online-acts

https://www.vice.com/en/article/43q9qg/meet-the-jakarta-pop-idols-turning-punks-into-diehard-j-pop-f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