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但没破产反而成了亿万富翁,疫情造就的金融科技新贵

报道 2个月前 (11-24)

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创业邦(ID:ichuangyebang)

作者 | 若卡

非但没破产反而成了亿万富翁,疫情造就的金融科技新贵

虽然和其他行业一样,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既造就了金融科技的赢家,也造就了输家。


例如,向高风险消费者提供个人贷款的借贷俱乐部裁员30%等等,但对于大量面向消费者和与支付相关的金融科技公司来说,反倒带来了迅猛的增长,就像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Amazon)和方便居家办公的Zoom、Slack一样。


这是因为,20岁至40岁出头的消费者对金融科技的接受程度已经非常高,疫情又成为了一个增长的火箭,加速了所有年龄段的人接受它的速度,包括40到60岁的人。


疫情驱动的开发正在帮助特定类型的金融科技公司。


一家线上支付公司正准备以8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这是其2019年3月估值的四倍,持有约10%股份的CEO也获得了价值8亿美元的股份。


另外,在2020年第二季度,由于封锁和恐惧,美国消费者削减了在旅游、餐馆和奢侈品上的支出。


而这些支出通常来自于信用卡,却在必需品和较小商品上继续消费,这笔钱主要来自借记卡。


研究公司MoffettNathanson的数据显示,在这个季度,Visa信用卡交易额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4%,而借记卡交易额则增长了10%,很多金融科技新贵最常使用的消费工具正是借记卡。


特别是总部位于旧金山的数字银行Chime,它充分利用了刺激资金。


4月中旬,美国发放1,200美元的政府刺激资金,该公司最终发放了逾15亿美元,迎来了公司历史上注册人数最多的一天。


据一位了解这家私营公司数据的人士说,如今Chime的年营收达到了6亿美元。


9月中旬,该公司宣布了令人瞠目的145亿美元的新估值,同时还进行了4.85亿美元的融资,正计划IPO。


风投对该公司的估值是其收入的24倍。现在,《福布斯》估计Chime的创始人布里特的持股价值超过13亿美元。


第三家公司Robinhood得益于被困在家里无聊的千禧一代年轻人,受股市剧烈波动和政府刺激计划的影响,他们开始在Robinhood上积极交易股票和期权。


Robinhood在9月份进行的最近一轮融资使其估值达到了117亿美元。一些人认为,如果Robinhood上市或被收购,其估值可能达到200亿美元。


与Afterpay相当的竞争对手紧随其后。以Klarna为例,该公司于2005年在斯德哥尔摩成立,于2016年进入美国市场。


三位创始人中的两位,塞巴斯蒂安•希米阿考斯基(Sebastian Siemiatkowski)和尼克拉斯•阿德伯思(Niklas Adalberth)是在瑞典一家汉堡王烙牛肉饼时认识的。


他们在金融科技领域开创了“先买后付”的模式,允许人们在首次付款前30天拥有产品。


Klarna向零售商收取每笔交易3%到4%的服务费,略低于支付服务费后的4%到5%。


与Afterpay完全不同的是,Klarna正在成为一家成熟的金融服务公司,变成了欧洲的一家数字银行,它拥有一张可以用于日常消费的借记卡,可能很快也会在美国做同样的事情。


疫情使Klarna的生意暴增。截至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在美国的客户数量达到900万,较上年同期增长550%。全球每天有5.5万名消费者下载Klarna应用,是去年的两倍多。


Klarna目前在19个国家上线,拥有9,000万用户,预计今年的收入将超过10亿美元。当它上周进行新一轮融资时,其估值较一年前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07亿美元。


不过当然,作者称这些金融科技公司获得了如此多的客户和关注,也面临着来自监管机构的额外审查。


比如,今年3月,Afterpay同意支付100万美元,其中包括90.5万美元的消费者退款,并已同意加州商业监督部门(DBO)的要求开展业务。


而金融科技领域的另一个赢家是硅谷的Affirm。这家公司由连续创业家马克斯•列夫齐(Max Levchin)创立,他是PayPal的创始人之一。


2019年11月至2020年7月,Affirm的美国用户几乎翻了一番,达到560万。


该公司最近融资5亿美元,估值超过50亿美元,高于去年的29亿美元。虽然列夫齐的具体股份没有披露,但可能价值数亿美元。


Affirm还享受了疫情期间来自家庭健身需求的刺激。


自2015年以来,它推动了Peloton的融资。年轻消费者纷纷购买家庭健身设备和流媒体健身课程,Peloton的销量大幅飙升。


当然,一些金融科技公司目前的高估值仍取决于保持强劲的消费者支出,以及消费者过去6个月养成的网购习惯。


鉴于疫情未来走向不得而知,因此没有任何保证。但就目前而言,这些金融科技公司正处于鼎盛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