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警察在社交网络上发出好友申请

报道 1周前 (11-20)
巴基斯坦警察在社交网络上发出好友申请

2019年11月,巴基斯坦旁遮普省的警察阿伊莎·巴特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中她正在警察举行的露天会议上阅读文件,几个月大的小女儿就站在自己膝上。图片说明写道,“这很难,但并非不可能。”这条推文收到超过14000个赞。但也有刺眼的评论:“烂照片!你最有权!”

在巴基斯坦,除非发生惨绝人寰的事情,否则警察一般不会走红。长期以来,警察的名声都不好:肥胖、懒惰——这是人们的通常印象。他们被指控的罪行无数,包括法外处决、滥施酷刑、向通勤者索要“买路钱”、向摊贩索要食物。2016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34%的巴基斯坦人信任当地警察。

现在,警察希望通过社交媒体,展示他们的多面性,建立更强的影响力。

巴基斯坦警察在社交网络上发出好友申请

阿伊莎在推特上发布她边工作边照顾孩子的照片

过去几年里,巴基斯坦的警察们加入了推特来反击批评、重塑形象。这些警察将自己的生活变成了真人秀,通过将说教与幽默混合的方式吸引了大批粉丝。譬如,警方曾发布过利用蜂蜜实施绑架、抢劫一麻袋松子等离奇搞怪的案子。警察还在网上收到了各种各样的请求,有时是为了报案,有时却是为了解决“典型的巴基斯坦问题”——侄女的婚礼上,姑姑不请自到。这时,警察就要通过号召粉丝,“劝离”姑姑。

在推特上,警察不只让人们了解他们平时的工作,或者需要忍受怎样糟糕的工作环境,他们还允许网民们通过艾特他们,举报犯罪行为。对许多巴基斯坦人来说,通过在网上与警察互动,他们第一次感受到警察“是人,而不是受贿的杀人机器”。

阿伊莎警官经常在推特上“晒娃”,她想要表明,女警察既可以做好工作,也可以照顾家庭。她希望女性发声、希望人们了解警察的工作环境。“这很难,但不是不可能的。”阿伊莎说。

她的“小网红”女儿现在已经一岁多了,但是去年夏天,在女儿只有几个月大的时候,阿伊莎就要求她的上级派给她更多任务。她的上级也表示,“我们不想浪费你的才干。我们知道你能胜任。”阿伊莎被派往了菲罗兹瓦拉,她形容那里是巴基斯坦最艰苦的地区之一。

她的数千名粉丝见证了她被提升为防暴队和“海豚队”的队长。海豚队是拉合尔警察局的一个专门部门,负责打击街头犯罪,这让阿伊莎成为了4000多名警察的主管。她是第一个有此成就的女性。

阿伊莎的丈夫也是一名警察,常驻另一个城市。她经常在推特上艾特他,开玩笑地请他评论她的工作。阿伊莎现在有超过7万名粉丝。有一天,拉合尔举办了巴基斯坦板球超级联赛,又赶上了妇女节,阿伊莎却要值班。“这是什么感受?”粉丝纷纷询问,她却开玩笑说,“如果有假,这会儿我早就在shopping了。”

巴基斯坦警察在社交网络上发出好友申请

警察在拉合尔附近的锡克教圣地站岗

多年来,巴基斯坦警察在网上没什么曝光量,有也是局限于不经常更新的Facebook。化名阿里的警察是第一批在推特上拥有大量粉丝的警察之一。

三年前,阿里就开始发布关于警察的帖子,但在2018年才开始受到关注。阿里说:“我们警察做出了许多牺牲,但人们对此并不知情。”他在推特上收到了很多负面回应,也从中发现人们并不了解警察工作的全部内容,也不清楚警察的工作也有很多无能为力的地方。随着阿里在推特上的粉丝越来越多,评论中的抱怨和同情声也都水涨船高。

在威权主义的巴基斯坦,执法部门与公民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法治往往是从字面上的裂缝中挤出来的。近年来,警察暴行的例子层出不穷:臭名昭著的拉奥·安华被指控向宗教和政治抗议者开枪,法外处决了400多人。人权观察组织2016年的一份报告指出,“巴基斯坦警方被普遍认为是该国最滥用职权、最腐败、最不负责任的机构之一。”

巴基斯坦的警察机构可以追溯到1947年巴基斯坦建国之前的警察部队,本应是这个国家的主要执法机构,管理从交通到犯罪调查的一切事务。但在实践中,警察机构面临来自非政府武装和军队的竞争。军队拥有广泛的权力和庞大的公关网络,在网上广受民族主义者支持。

精英阶层可以完全绕开警察,只与高级官员接触,而弱势群体则必须与低层警察打交道,受到经常性的骚扰和虐待,而且投诉无门。所以不管是在现实中还是网上,警察都是被辱骂、泄愤、嘲弄的笑料,从不可能成为英雄。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阿里鼓励同龄警察加入推特分享他们的经历。很快,知道形象存在严重问题,警察局长们也开始鼓励这个运动。警察部门设立了官方的推特账户发布关于调查的推文,推文会传到警察的WhatsApp群里,他们会在线上考虑如何处理网上流传的问题,或者将推特上的问题内容直接发送给相关负责警察。

许多警察在推特上发布的问题暗含着他们希望教育人民的个人追求,这些问题包括:公民责任、针对妇女的暴力、虐待儿童等。信德省的一名高级警察艾哈迈德在推特上分享有关压迫妇女的事。“之后,人们开始上报所有类似的违法行为,无论是童婚还是荣誉谋杀,有时还是和解事件。”艾哈迈德说。巴基斯坦人权委员会报告称,2018年发生了1000多起“荣誉谋杀”和性暴力案件,而真实数字可能还要高得多。

警察表示,当人们得到回应,看到他们的问题被实时处理时,他们的观念就会发生转变。“现在人们有了网络,可以在上面隐藏身份、发泄不满。他们现在可以说这是错的、那是错的,这些事他们可能不会在警察面前说。这有助于我们了解人们的心态,了解他们的需求。”阿伊莎说。

巴基斯坦警察在社交网络上发出好友申请

今年4月,白沙瓦政府实施了全国范围的社区封锁,市场关闭时间临近,警察驱散了小贩

一些警察发现,在社交媒体上,他们必须抢先发布,无论是谴责不当行为,还是试图公布、澄清事实。“这几乎就是迎合公众。”伦敦大学学院全球城市警务研究所研究员佐哈·沃辛表示,“如果发生了对他们不利的事件,你会看到他们的在网络上默不作声。他们什么也不谈,等待事态降温后才开始活跃起来。”

警察也在研究他们可以在网上谈论什么。“我曾经就几乎所有话题发推,这给我带来了很多问题。”阿里说,“然后我给自己画了几条线。我不会表现出政治偏见,这都是我的个人选择,社会上有些事情我是不会谈的。”

对阿里来说,不能谈论的话题之一就是宗教极端主义。他曾在推特上发表批评宗教歧视的言论,导致人们称他为异教徒。

新冠疫情所带来的社区封锁期间,警察恳求信徒不要让清真寺的照片和视频,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开来,这给他们带来了一场“公关大捷”。阿里说,看到警察被认可,“让人非常高兴”。

但赞扬和愤怒是同等程度的。在卡拉奇,警察将违反禁闭的人处以被称为“公鸡”的体罚(弯下腰将手从膝盖后面穿出并捂住耳朵);在拉合尔,警察发布了一名女孩因违反禁闭而被拘留的视频,还羞辱了她外出约会的行为。这些都招致了广泛批评。也许巴基斯坦警察永远无法真正赢得公众的支持。

“我们的工作不是取悦人们。我们的任务是伸张正义。”阿伊莎说。

原文链接:https://restofworld.org/2020/pakistan-police-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