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文开启“世界群聊”

报道 2周前 (11-18)

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ciweigongshe)

作者 | 佳璇
编辑 | 杨晶

“如果有一个人对你说,我的故事是关于哈利波特遇到了孙悟空,那你肯定会马上产生兴趣,脑海中开始浮现故事的画面。你不一定会非常喜欢这个画面,但这是一个开始。对我而言,它就是我创作的起点。”英国网文作者JKSManga说。

2020年11月16日,首届“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于上海浦东正式开幕。在这次活动中,英国网文作者JKSManga的作品《My Vampire System》,荣获“最受欢迎海外原创作品”奖项。

中国网文开启“世界群聊”
首届“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颁奖典礼

在这部网文作品中,JKSManga首次将中国网文核心元素之一的“系统”与西方世界的吸血鬼设定结合,打开了很多海外读者的想象。数据显示,《My Vampire System》在全球总点击量高达1200万次,总点阅数超过220万,有近11万读者收藏,在Webnovel(起点国际)原创男频网文中收入稳居前三,读者推荐票总榜第一。 

目前,像JKSManga这样在起点国际上开启创作之路的海外作者,还有10万多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东南亚、北美、欧洲……在中国网文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海外读者们也深受影响,开始向作者转化,在吸取东方文化经典元素的同时,创作具有本土特色的作品。 

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了一张中国走向世界的“名片”。 

外国人为什么对中国网文欲罢不能?网文出海的步伐迈到了哪里?未来网络文学有多大的想象空间?随着中国网文开启“世界群聊”,这些问题的答案逐渐浮出水面。

科技是“加速器”

在这次的“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爱潜水的乌贼的网文作品《诡秘之主》,囧囧有妖的《许你万丈光芒好》,荣获“最受欢迎翻译作品”奖项。

中国网文开启“世界群聊”
首届“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颁奖典礼

五年前,网文出海还是初期阶段,主要依靠有翻译能力的网文华人/华侨爱好者“为爱发电”,但生产力不够,常常被海外读者催更,也难以扩大出海规模。到了今天,行业在网文翻译领域长期积淀,人翻经验和机翻技术,都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发展。 

根据《2020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白皮书》, 2019年中国网文的海外市场规模达到了4.6亿元,海外中国网络文学用户数量达到3193.5万。其中,翻译出海仍是全行业最成熟主流的出海模式,占比72%。提升翻译的质量和速度,也是整个行业的发展重点之一。

中国网文开启“世界群聊”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王勤发布白皮书

和本土译者深度合作,是提升翻译质量的有效方式。 

比如,自连载之初,《诡秘之主》就实现了中英文同步,作品由起点国际著名译者CKtalon(新加坡)进行翻译。连载期间,《诡秘之主》总阅读量高达2,500万次,创造了全球网络文学订阅纪录。

中国网文开启“世界群聊”
《诡秘之主》海外书友评论丨图源:起点国际APP

译者CKtalon本人就是网文忠实粉丝,他甚至用中国网文中的修仙体系来类比译者的等级划分:练气、筑基、金丹、元婴……从2015年11月起,他便开始参与东方玄幻文——《真武世界》的中译英翻译工作。在探索过程中,他还帮助起点国际建立了一个全平台的词汇库,以避免了每本书之间术词翻译不统一的问题,降低海外读者的理解难度。 

而囧囧有妖《许你光芒万丈好》的翻译工作,则由马来西亚最大的网络文学翻译组EndlessFantasy Translations完成。自英文版本上线后,《许你光芒万丈好》成为Webnovel话题度超高的翻译作品之一。作品总点击高达4.2亿次,总订阅数近6,600万,超过450万读者收藏,获得近5万条书评。目前,起点国际与分布在以北美、东南亚为主的世界各地译者合作,已经上线了超1700部中国网络文学的英文翻译作品。 

人工智能翻译技术也在飞速进步。 

比如,专注于研发AI翻译生产分发系统的技术公司推文科技,上线了全球首个网络文学人工智能翻译系统。根据2020年最新版本的AI解决方案,翻译质量能达到稳定的80分。据创始人童晔介绍,一部网文从翻译到最终全球上架,最快只需要48小时。相比过去,网文行业的翻译效率提高了3600倍,成本降低到1%。 

除了翻译本身,科技的进步也在超出行业最初的想象。 

机器技术不仅实现了文本智能翻译,还会根据故事情景和状态智能配图。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王勤,在北京电影学院实验室目睹了利用计算机为网文智能分析和匹配水墨动画,这让他对网文的全媒体呈现有了更多的思考。 

北京大学则开始了智能写作系统实验。提供一个主题和旋律,让计算机来作唐诗。“未来,把我们的诗词格律,利用智能写作,在海外利用本土元素嵌入进去,形成当地的唐诗韵律作品,会得到更广泛的传播。”王勤说。 

科技是网文出海的“加速器”。翻译水平的整体性提高和行业标准的建立,让中国网文可以在海内外持续更新,同步圈粉。而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也在打开网文出海行业更大的想象空间。

落地生根,才有生命力

根据《2020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白皮书》,网文的海外读者主要分为三类。 

一类是硬核玄幻爱好者。他们是最早期的“道友”,大多会由此对中国文化产生浓厚兴趣。美国读者瑞恩就是其中一个,早期他只能在论坛追更,现在已经是起点国际的忠实用户。他有四年的中国网文阅读史,每天阅读时长超过1.5小时。 

第二类是新鲜元素追逐者。他们通过阅读中国网文来了解“外面的世界”。比如菲律宾读者爱丽丝,最喜欢小说里那些与众不同的人物设定和时代背景。她每个月要阅读至少8部新作品,还会整理书单分享给书友们。 

第三类则是西方元素融合者。对于这类读者,带有西方元素的幻想作品是他们的最爱。比如《诡秘之主》,就是全球范围内的“现象级”作品。不少读者评论认为,这是一部国际化小说,既蕴含东方人文思想,又具有世界风情,因此能够风靡全球。 

“ 如果仅仅止步于‘输出’,不足以展现‘出海’二字的生命力。毕竟,能否持续吸引海外用户深度融入与参与,是一种文化能否真正落地生根的核心所在。” 阅文集团CEO、腾讯集团副总裁兼腾讯影业CEO程武说。

中国网文开启“世界群聊”
阅文集团CEO、腾讯集团副总裁兼
腾讯影业CEO程武在开幕式上发表演讲

对网文的兴趣和故事创作的欲望,驱动着海外读者向作者转化。2018年4月,起点国际开启了海外原创功能。 

在首届“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活动中,菲律宾作者Kazzenlx的小说《Hellbound With You》,荣获了Webnovel“最受欢迎的女性向原创作品”奖项。这部作品的读者评分高达4.9(满分5),拥有近300万的总订阅数。事实上,正是《许你光芒万丈好》,开启了Kazzenlx的创作之路。她本是囧囧有妖的粉丝,2019年1月4日,她成为了起点国际的网文作者。

中国网文开启“世界群聊”
Kazzenlx《Hellbound With You》
图源:起点国际APP

两年来,起点国际共汇聚了全球10万多名海外创作者,超过16万部原创网文作品。区域分布上,东南亚和北美作者最多;性别上,女性略多于男性;年龄大多集中在25岁以下。他们是最具潜力的海外原创生力军,未来3-5年内,他们更强大的网文创作能力,会引领海外年轻人的审美和消费。 

在兴趣之外,逐步成为专职作家、作品影视化改编和纸质出版,也是这些作者持续创作的主要动力。目前,超过1/3的作者下一个目标就是成为起点国际的签约作家。 

基于这种需求,阅文也在把中国网文作家的培养模式,比如说作家学院、作家激励机制带向世界。由于海外尚未发展出成熟的在线创作商业模式,大部分作者对通过创作获得收入的预期很低,但在平台推动下,获得收入的作者人数在持续增加。 

通过创作获得收入,正在推动全球作者生活的改变。起点国际在菲律宾举办的创作大赛春季赛中,菲律宾作家布勒凭代表作获得冠军,从全职主妇到人气作家,她凭借创作收入成为家庭经济支柱,成为了海外女性作家的榜样。 

和过去的好莱坞电影、韩国偶像剧、日本动漫等全球文化现象一样,中国网文真正开始影响这一代的世界年轻人,在世界文化的土壤上茁壮成长。

好故事,才能共情

“在韩国,网络漫画市场先起步,两年后网络小说市场才建立起来。如今,网文市场的增长率比网漫市场还高。”在首届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阅文的海外合作伙伴之一、韩国领先原创网络文学平台Munpia CEO Shin Dong Woon发言道。

中国网文开启“世界群聊”
MunpiaCEO Shin Dong Woon现场连线发言

韩国Munpia于2002年以武侠小说网络论坛起家,2013年开启付费订阅模式,2017年首次和阅文集团进行业务合作。2019年,Munpia首次启动中国小说引入业务,目前保持着60%的年平均增长率,为韩国领先的综合性网络小说平台。 

包括阅文集团的作品,这一年Munpia从世界各地引进约90部内容。目前有40部内容已上线,其余的正在进行翻译中。当Munpia上线所有翻译中的内容,预计2021年能够有将近翻一倍的收入。而Shin Dong Woon认为,未来3年内全球网文市场的关键词之一,就是“IP全产业运营和拓展”。 

“近年来,出现了很多基于网文的条漫,以及从条漫改编的影视剧、动漫、游戏。成功改编的影视剧还在反向重新带动原著小说和漫画的收入。因此,相关市场规模和收入在年年增长。”Shin Dong Woon说。 

2020年,是中国网文IP蓬勃出海的一年。 

阅文IP改编的《从前有座灵剑山》动漫,成为第一部在日本电视台播放的中国青少年向连载动画。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共同出品的《庆余年》剧集,在海外视频网站YouTube上线中文、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等多个语种版本,范闲、庆帝等经典角色收获数十万的点赞和评论。今年9月,《诡秘之主》泰文版在曼谷首发,也受到了当地粉丝热捧。

在全球文化背景下,打造受世界人民欢迎的中国故事,是一项挑战,更是重要的文化使命。而在这一过程中,IP化运作是网文发展的核心方向,也是时代趋势。 

首先,IP出海可以提供更多选择,扩大受众规模。 

“也许有一批受众不愿意看书,但他可以看电视剧,也许不愿意看电视剧,但喜欢看动漫,总有一种方式可以满足他,这等于整个IP的粉丝群被无限扩大。原本的核心粉丝,他们有了更多的精神寄托。本来他们可能只探讨文字,但作品完本后,也许电视剧上映了,又可以探讨电视剧内容。”阅文集团副总裁、总编辑杨晨说,“比如,《庆余年》热播之后在海外的反响特别好,甚至有些读者在讨论古代的枕头是用什么材质做的。”

中国网文开启“世界群聊”
《庆余年》上线Rakuten Viki平台

从更大的文化走势上看,网文IP有利于打造共同的想象空间,构建新型的人类关系。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表示,“破界”这个词汇越来越成为新时代的特征,而网文体现的正是一种新型的、信息接受者和创造者的协同关系。他把网文运动看成人类未来新的文化形态的雏形。 

“网文和游戏之间,其实有着非常天然的渊源。比如练级、成长、修仙,这既是网文也是游戏的核心元素。从网络文学中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大家在共同创造一个宇宙、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想象的共同体。这个共同体很有意义,它可以打破时空上的局限,冲破这个世界的很多隔阂。在这个方面,我们需要非常大的视角。”严锋说。 

想象共同体的建立并不容易,需要以强大的共情力作为基础。

 过去,人们常寄希望于用一种文化来突破另一种文化,从而陷入自述与他述的冲突之中,遭遇自说自话,无法理解的困境。但网络文学处于两种文化的交叉地带。它以真正打动人心的故事,如流水一般滋润文化的坚硬壁垒。 

我们必须承认,中国IP还处在全球影响力构建的爬坡期,中国当代的本土原创IP在地域辐射范围和全球影响深度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网文的迭代速度值得期待。 

网络文学创作中,故事是第一位。读者们先被故事吸引,沉浸到故事里面,开始接触一种新文化,再慢慢喜欢上这种文化。每一个网络文学的受众,都可以具有作者和读者的双重身份,在互联网空间中实时互动。网文故事就是作者和读者通过交流合作完成的文本,由艺术的感染力激发了双方在认知上的共情,挖掘出了更具普世意义的民族价值。 

“网络作家站在的是‘昨天’的肩膀上,而且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甚至几十万作者都站在上面,可以快速选出其中最符合市场需求和读者需求的那一位作者这位作者会成为新的巨人。到了第二天,又有新的作家重新站在更高的高度,如果其中又有一些天才作家,可以进一步扩大和加速这样的进化。”杨晨说。 

中国网文行业的海量优秀作者和作品,对于新鲜元素和热门话题的极高敏锐度,历经考验的商业机制,是“二十年磨一剑”的成果。它正站在“昨天”的肩膀上,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