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冷落”,TiKTok在美再次起诉

报道 3周前 (11-11)
川普“冷落”,TiKTok在美再次起诉

为了自救,TikTok在美国发起了第四场诉讼,直接挑战特朗普要求在11月12日之前剥离TikTok美国业务的第二道总统令。

过去半年,围绕着特朗普针对TikTok的两道总统令,字节跳动与美国政府之间已提起了多项诉讼。通过诉讼,字节跳动得以暂时叫停特朗普的第一道总统令,让TikTok在美国可以正常使用。然而,第二道总统令的压力也一直悬在字节跳动头顶。随着11月12日的最后期限临近,TikTok称,禁令没有获得延期执行,不得不向法院上诉,以保护公司及员工的合法权益。

美国东部时间11月7日中午,计票结果显示拜登跨越了270张选举人票的当选门槛。但特朗普却拒绝承认败选,且开始指控大选存在舞弊。

特朗普陷入选票漩涡之后,便无暇再顾及TikTok。美国媒体表示,焦头烂额的川普,已然忘掉TikTok。

再提诉讼

为了应对来自特朗普的两道禁令,TikTok选择了与美国政府对薄公堂。

8月6日,特朗普发布行政命令,将在45天内禁止与TikTok和中国社交媒体应用微信进行交易。一周后,他发布了另一项行政命令,让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其在美国的资产,以及TikTok在美国收集的任何数据。

自此以后,TikTok就开始尝试突围。

8月24日,TikTok先在加利福尼亚中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了诉讼,起诉美国政府,指控特朗普总统在行使紧急经济权力发布行政命令、封禁该应用程序在美国的运营时时,剥夺了它的正当程序。同一天,TikTok员工Patrick Ryan还针对特朗普、商务部部长发起诉讼。Patrick Ryan称特朗普政府发布的禁令违反了宪法,非法剥夺了他的工资。

9月18日,三名TikTok“网红”在宾夕法尼亚州联邦法院发起了第三场诉讼,联合起诉特朗普及美国政府,要求法院临时限制该行政令生效。但他们的诉求随后被法院驳回。

依靠诉讼,TikTok暂时得以续命。9月27日,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法官Carl J Nichols签署判决书,暂停即将生效的TikTok禁令。但该判决仍保留了行政令中自11月12日起生效的、禁止美国网络服务商为TikTok提供服务的规定。法官同时判决,2020年9月30日前,原告和被告双方须“会面、协商、并发布联合情况汇报,就未来的程序提交一个时间表。”

川普“冷落”,TiKTok在美再次起诉

TikTok方面四次起诉美国政府的情况/网易科技

随后,这份裁决中保留的部分也在围绕TikTok的另一场诉讼中得以暂停,这也是上述三名TikTok“网红”的胜利,他们在上述诉讼被驳回后,于10月1日再次起诉,同时在10月13日发出初步禁制令动议,要求法院暂停特朗普行政令的剩余部分。

宾夕法尼亚法院于10月28日开庭审理了此案。10月30日宾夕法尼亚州法院发布初步禁制令,暂停美国商务部发出的、自11月12日起全面封禁TikTok的禁令。

法官Wendy Beetlestone在意见书中称,“如果美国商务部的禁令生效,原告将失去和他们的数百万TikTok粉丝互动的机会,同时也将失去相关品牌的赞助。”Wendy Beetlestone同时写道,虽然美国政府称TikTok可能危害到美国国家安全,但其对国家安全威胁的描述都是假设性的,而且,美国国会已规定,美国总统无权使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来限制信息资源的进出口。

至此,特朗普的TikTok禁令全部被暂停,不过围绕TikTok的法律诉讼将继续在美国进行。据财新网报道,美国政府对华盛顿联邦法院方面9月27的判决已于10月8日提交至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

截至目前,上诉尚未有更进一步的消息。

期限将至

尽管通过诉讼,字节跳动已阻止了TikTok在美国被禁用。剥离TikTok业务的压力仍未减轻,在诉讼的同时,这家企业也尝试了其它选择。

微软是最早宣布有意接手TikTok的美国公司。早在在8月2日,微软就发布声明,已确认与字节跳动签订收购TikTok北美业务的初步意向书,并计划在9月15日前结束谈判。之后,微软和字节跳动曾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提交初步提案,微软拟购买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的服务,并在这些市场上拥有和运营TikTok。

不过,美东时间9月13日晚间,微软在官方博客上发布自己已在这项交易中“出局”。随后,字节跳动宣布了新的自救策略,以甲骨文取代微软,技术合作方案取代出售。不过,这项交易需要中美两国政府都同意才可以进行。

TikTok在11月10日提交的起诉书中透露,与甲骨文和沃尔玛的交易目前已被搁置,“在与甲骨文、沃尔玛达成的初步协议被美国政府搁置后,TikTok还提交了一份新的美国代运营方案。根据该方案,TikTok计划将美国用户数据及内容审核业务,外包给一个新成立的美国代运营公司,而其余业务继续由TikTok运营。这个代运营方案能够解决美国政府针对用户数据安全与平台内容的全部顾虑,但被美国方面否决。“

最后的期限也在一点点逼近,字节跳动不得不选择再一次诉讼。据美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11月10日,TikTok在美国哥伦比亚特区的上诉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法院叫停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14日颁发的总统令,该命令强制要求字节跳动公司在11月12日之前剥离TikTok美国业务。

字节跳动表示,由于临近总统令生效期限且没有获得延期执行,TikTok不得不向法院上诉,这一次,不仅特朗普,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美国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和美国司法部长William Barr都被列为了被告。

据《金融时报》报道,英国富而德律师事务所(Freshfields)合伙人、CFIUS前高级官员艾门•米尔(Aimen Mir)表示:“如果有迹象表明取得了积极进展、且各方一直在努力争取赶上最后期限,那么委员会通常倾向于同意延长截止日期。”

“尽管不同意CFIUS之前的评估结果,TikTok一年来与CFIUS积极沟通,以解决其国家安全顾虑,但针对TikTok提出的全面数据隐私与安全框架,CFIUS尚未提供任何实质性反馈。” 字节跳动称。

媒体报道显示,调查源起于字节跳动2017年收购音乐短视频应用Musical.ly,而CFIUS在2019年以影响国家安全为由开始对这一交易进行事后调查。今年8月14日,根据该机构的建议,特朗普颁发总统令要求字节跳动在11月12日前必须出售或剥离TikTok美国业务,否则,美国总检察长可以强制关停或拍卖TikTok美国业务。

川普“冷落”,TiKTok在美再次起诉

TikTok/环球时报

TikTok认为,CFIUS总统令存在越权问题,因为该命令试图强制剥离字节跳动独立开发的资产,这部分资产与Musical.ly收购交易无关。TikTok在起诉书中提及,目前仍在TikTok或字节跳动工作的Musical.ly美国前员工只有6人,TikTok美国9800万月活用户中,只有320万在交易前开设Musical.ly账户,强迫剥离这部分以外的资产属于严重越权。

同时,CFIUS没有给予TikTok充分的机会来评估或回应总统令的相关依据,这违反了正当程序的原则。另外,CFIUS既没有考虑TikTok提出的替代方案,也没有考虑或解释为何相关风险消减措施不能缓解其国家安全担忧,侵犯了TikTok的合法权益。

但字节跳动或许无法像之前的诉讼一般,叫停特朗普的第二道总统令。有媒体报道称,业内人士分析,TikTok起诉CFIUS一案难度大,胜算低。由于美国法律规定,基于国家安全理由的CFIUS决定一般不受法院的司法审查管辖,因此少有商业公司发起直接挑战。在整个CFIUS审查历史上的数百个案例中,只有三一重工这一家公司曾经尝试通过法院起诉的方式,挑战CFIUS决定。尽管如此,三一重工起诉成功后,也只是获得了正当程序的裁决。最终,三一重工仍然是剥离了其美国业务才与CFIUS达成和解。

希望也并非全不存在。10月23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一名美国联邦法官正考虑阻止特朗普政府把视频分享应用TikTok强制出售给美国投资者的行动,上述联邦法官的裁决结果可能决定TikTok在这桩交易中是否会被迫出售美国业务,以及如何安排出售交易的架构。

随着美国大选落幕,TikTok又多了一次机会。美国东部时间11月7日中午,计票结果显示拜登以0.5%的优势拿下关键州宾州,跨越了270张选举人票的当选门槛。

随即,外界开始对TikTok在美国的危机变得乐观起来。据《金融时报》报道称,字节跳动的一些投资者认为,拜登可能不会像其前任那样对TikTok穷追猛打。

Wedbush分析师Dan Ives也在给投资者的一份说明中表示,许多华尔街分析师预计,拜登政府将在中国科技和政策问题上采取略微柔和的立场。

此前,国内一位关注TMT领域的律师王杰曾对志象网分析,“对于科技巨头加强监管,控制其影响力,是世界范围内共通的趋势,这点恐怕不会因为大选而改变。只是拜登比较尊重政治传统和法律手段,也会经过更详细的论证,对科技公司来说可预测性会更强。”

不过,《金融时报》认为,即便将CFIUS的最后期限延长30天,距离拜登1月20日就职也还有一段短暂间隔。

TikTok要做的便是尽力延长特朗普设定的最后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