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离完全拥抱数字时代还有多远?

报道 3周前 (11-06)

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墨腾创投(MomentumWorks)

作者|Yusuf

本篇文章节选于2020年东南亚行业赋能报告-墨腾将于今日(11月6日)下午四点举行分享会。墨腾同事会独家透露一些我们对东南亚市场的一些基础分析和趋势判断。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直接联系墨腾创投获取报告摘要。

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极大促进了信息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虚拟互动显著增加,成功降低了人与人之间遥远距离的感知,新兴的信息处理技术层出不穷,开创了数字生活的新纪元。为不同地区的国家带来了更多的商业和投资机会。

例如我们常说的某某区域有着较大的发展潜力,那么也就意味着该区域的移动互联网渗透率以及人均持有的智能终端设备处于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但却保持着稳定和快速的增长,吸引着大量的外部投资,这也成为如今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时会额外注意的一个方面,毕竟,产品做的再好,没有相对应的设备来支撑,也只是在做无用功。

东南亚离完全拥抱数字时代还有多远?

基础设施对互联网的影响

对于一些国家而言,人力资本,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三大指标的评分高低并不一定能代表该国的互联网技术状态。新加坡凭借在该区域内领先的基础设施,良好的受教育人口和人均收入推动了该国的数字设备的持有量和互联网普及率。

而其他国家(如印尼或菲律宾、越南)还没有进入这一阶段,因为面对自然地理以及国内互联互通的影响,这三个国家在东南亚地区的电信基础设施水平普遍较低,但是在印尼,越南仍然有着了不少活跃的互联网公司并不断地涌现出具有竞争力的独角兽企业。

东南亚离完全拥抱数字时代还有多远?
东南亚离完全拥抱数字时代还有多远?

虽然在雅加达等特大城市和其他人口稠密地区对于互联网服务体验并没有明显的差距感,但仍大约有50%的人口生活在农村地区,互联网领域的战场仍集中于城市尤其是特大城市,并未完全渗入到农村地区。

当然随着各个国家持续加大在电信基础设施上的投入,他们仍具有足够的增长空间来达到接近新加坡所展现出来的水平。

电信巨头的垄断

东南亚离完全拥抱数字时代还有多远?

从某种程度来上说,一些东南亚国家在电信服务质量欠佳也可以看作是缺少竞争的结果。换句话说,在缺乏明确规则来有效监管市场时,少数本地巨头垄断市场会拖累整个行业发展。开放程度较低的国家意味着对投资者存在种种障碍,这体现在过高的关税,创新企业生存困难,复杂的政策程序,官僚腐败等方面。

尽管在过去10年中这种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之前的遗留种种弊端导致市场很难出现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例如,印尼的国有电信公司Telkom Indonesia占据该国电信市场的一半以上份额。同行业的其他玩家发现自己无论是在规模上还是在价格上都处于劣势的地位。

东南亚离完全拥抱数字时代还有多远?
Telkom Indonesia 旗下app my Telkomsel 里提供的流量套餐

虽然这降低了消费者的接入互联网的成本,从长远来看,这对市场的健康和消费者的体验都无济于事。此外,国家的一些电信垄断者对于潜在的投资者来说也是一个障碍。例如越南在16年前就向私营公司开放了电信市场,并迅速提高了其基础设施和服务覆盖率。但是直到今天Vittel和Mobifone这样的公司目前仍以寡头垄断的形式牢牢统治着越南市场。

数字设备普及率的快速提升

自从以苹果和安卓两大阵营为代表的智能手机出现以来,数字设备以惊人的速度激增。到2019年,所有六个国家/地区的智能手机的家庭普及率已超过60%,超过了计算机和笔记本电脑等设备的普及率。

东南亚离完全拥抱数字时代还有多远?

由于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量的指数级增长,对于地理破碎的东南亚而言反倒是一个利好。对外可以极大加强地区内各个国家之间的联系,对内则可以更加有效整合市场,人力等社会资源。


个人计算机和笔记本电脑在新加坡的普及率超过了智能手机,但印尼的个人电脑普及率为21%,而笔记本电脑的普及率仅为15%,但是凭借着人口规模和62%的智能手机普及率依然诞生了诸如Gojek,OVO等独角兽企业,得以让印尼在各项指标普通不如其它东南亚国家的同时却能在互联网创投这一领域处于一个优势的地位。

迈向数字时代的绊脚石

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互联网的繁荣看起来似乎每个国家都已经做好迈向下一个数字消费时代,但是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本方面仍会给这一进程带来不少障碍。

东南亚离完全拥抱数字时代还有多远?

由于各国的基础设施和工资水平普遍较低,直接影响了消费者获取商品和服务的数量和质量,人力资本的匮乏也是其迈向数字化时代的障碍之一。人力资本的发展与智能手机快速的普及不一样,其发展往往与其教育政策,社会文化息息相关,是一项更为复杂且长期的任务

从固定宽带到移动互联网,从计算机到智能手机时代,都需要培养人足够的力资本来适应数字时代背景下的生活场景和劳动力需求。同时不断加强了城市与农村地区人口之间的联系,促进市场资源的整合,为拥抱数字时代所带来的变化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