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纱之下,中东女孩在符合“教法”的应用上约会

报道 1个月前 (11-02)
面纱之下,中东女孩在符合“教法”的应用上约会

约会软件正在打入穆斯林世界。对年轻人来说,这是爱情与传统的结合。

留给阿莉的时间不多了。她快30岁,未婚。在埃及,这个年龄还单身着的,就算不可耻,也算得上可怜。她在图书馆工作,是个研究员,却生在一个传统的穆斯林家庭。她正在被现代与传统的生活方式左右夹击。在她的国家,提起通过约会来认识伴侣的“西式”方法,人们通常会皱起眉头。但问题是,历史悠久的家庭包办婚姻也似乎没那么灵了。

大学毕业后,十年间,阿莉与相亲对象经历了30多次尴尬的会面,通常发生在她父母的客厅里。

“谈了十分钟后,每个人都会看着我们俩,等着我们做出决定。”阿莉回忆道,“然后男生就会问,‘你工作吗?你能放下工作吗?’ 那时我就会想,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你知道我有工作。”

对阿莉的父母来说,“门当户对”意味着她能找一个“来自好家庭”、有车有房的男人。但比起她父母那一代的女性,阿莉接受了更高程度的教育,成长也更独立,她一直希望找到一种不同于自己父母的情感模式。

埃及离婚率正在飙升,她看得很清楚:如今,埃及近40%的婚姻关系会在五年内结束。“我妈和我经常吵架,她不明白我的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会感到害怕。如果我到了31或32岁还没有结婚怎么办?那我可能永远也当不上妈妈了。”

在”后阿拉伯之春“时代,经济衰退使年轻人更难找到工作,也更难成家。2014年,在她的Facebook页面上,她记录下她作为单身女性的经历。一篇帖子里,阿莉获得一个奖项后,母亲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为什么还没结婚?!

另一篇则宣告:“不再等待新郎”,把攒下的钱花在旅行上。很快,她就有了5万多名粉丝。每周都有女性给她发信息,告诉她一些熟悉的事,比如不合适的追求者和难以承受的家庭压力。

大约在这个时候,约会软件Tinder和Bumble进入了中东和北非。虽然在埃及,约会在文化上是不被认可的,但它确实发生了,虽然通常是偷偷摸摸的。大部分用户目的是找到一个终身伴侣,随意、低承诺性的约会非常不受欢迎。而西方的软件在“不负责”这方面享有盛誉,许多男性使用它们似乎只是为了找乐子。

“为什么?!”阿里在一篇帖子中激愤地问道,“难道不能有一个正常点的软件能让埃及的男男女女坐下来严肃认真地了解对方、讨论一下结婚的问题吗?或者让他们起码知道应不应该和对方先见一面。”

她的帖子引起萨勒的关注。他是个年轻的互联网创业者,正在打造一款相亲应用Hawaya。在中东地区,共有1410万移动手机用户,其中72%在34岁以下,很多人在找对象的问题上遇到了困难,萨勒觉得他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市场缺口。Tinder在当地的口碑实在不太好,他得想办法如何吸引不习惯这类软件的女性用户。通过雇佣阿莉,他希望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面纱之下,中东女孩在符合“教法”的应用上约会

Hawaya提供付费订阅服务

经过三年的发行和再推广,Hawaya现在据称已经拥有了100万下载量和25名员工。乍看起来,这款应用与西方的同类产品没什么区别,都是问一些关于年轻、婚姻状况和位置信息的老问题。但如果细看,它的目标用户就清晰了。

“我们不是在要求你伪装自己。”用户指引这么说,上传的头像必须“正派、适当”。在填写个人信息的页面中,用户被要求“保持干净”。

将穆斯林文化移植到软件设计中,这是Hawaya执行的战略。其中,为了确保用户对待婚姻的严肃态度,软件对用户年龄的要求从18岁提高到了21岁。为了遵循传统穆斯林对于稳重质朴的追求,Hawaya让女性用户可以隐藏她们的照片,直到她们觉得自在的时候。还有一个“守护天使”功能,允许家庭成员“陪伴”和监督对话。阿莉说,“我们的用户尊重我们的传统和文化。”

Hawaya的营收依赖于高级订阅服务,这种服务提供每日即时匹配和阅读消息显示等功能,每月收费约12美元。2019年,它被总部位于达拉斯的Tinder和OkCupid的所有者Match Group收购,获得了大量资金和技术。在刚刚过去的情人节,Hawaya以五种不同的语言重新推出:阿拉伯语、德语、土耳其语、印尼语和英语。

对于仍然保守的单身穆斯林来说,Hawaya这样的应用展现了一种新的求爱方式。Hawaya指责,传统的包办婚姻制度迫使许多年轻的穆斯林“在一种不健康的环境中选择终身伴侣”。同时,它极力使自己呈现为一种“科学的、安全的、文化上可以接受的”选择。

这种以相亲软件推动的求爱方式的转变带来了深远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可能不仅限于软件用户。居住在开罗的30岁女子玛尔瓦说,在今天的埃及,你可以在Tinder上看到各种各样的人,包括戴着头巾的宗教男性和女性。她认为,穆斯林相亲软件的日益流行让“约会文化在埃及更容易被接受。”

面纱之下,中东女孩在符合“教法”的应用上约会

一对夫妇坐在开罗的尼罗河边

2014年,黎巴嫩企业家塞德里克•马鲁夫与他人合作创立AlKhattaba。此前,他曾试图为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创建一个相亲平台,但失败了。“用户想要更有文化特色的东西,”他反思道。“我没有意识到,那些适合黎巴嫩年轻人的问题或软件特征,放到摩洛哥是行不通的。……比如,我们曾一直不太明白抽水烟有什么不好,最近才了解到,在一些国家,这可能带有性的含义。”

第一个项目失败后,马鲁夫和他的团队决定放慢速度,专注于流量最高的国家。讽刺的是,这个国家竟然是沙特阿拉伯。

尽管沙特是个神权国家,密切监视互联网,禁止单身、无血缘关系的异性间的交往,但这个王国仍然提供了一个利润丰厚的市场。新一代正步入成年,和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一样,他们渴望自由选择。与埃及一样,该国的离婚率近年来也呈爆炸式增长,许多人都渴望再婚。在AlKhattaba推出六年之后,马鲁夫称每月有超过30万活跃用户。但只提供男性付费订阅服务。

说起AlKhattaba——沙特语中对女性媒人的称呼,不少人就会想起一个身着传统阿拉伯服饰、涂着红色唇膏、面带微笑的女人。在AlKhattaba软件上,用户在注册之前必须同意根据伊斯兰法律寻求婚姻的条款。随后,AlKhattaba会提供给他们一份在婚姻顾问和宗教牧师的帮助下设计的一份问题测试。除了身高、爱好和休闲活动等问题,还会涉及一些沙特特有的问题,比如有几个问题试图确定用户的宗教倾向和部落从属关系,还有那就是他们希望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测试还会问到用户想寻找哪一种特定的关系,其中甚至会包括沙特人所说的misyar,这是种有争议的临时婚姻形式,允许分居夫妇之间发生性关系。(根据马鲁夫的数据,尽管misyars近年来在沙特很流行,但只有不到1%的用户选这个选项。)一夫多妻的婚姻关系也被包括其中,马鲁夫说:“这有助于我们确保一个已经结婚的男人找第二个妻子时,不会找到一个不愿意做第二个妻子的女人。”

设定这些问题就好像在跷跷板上找平衡,是个需要文化协调的过程。例如,当AlKhattaba发现有很多配对是因为父母的反对而失败,算法就将长辈的偏好纳入其中。同样地,当注意到用户想要更多关于头巾的详细信息时,软件就开始询问女性她们戴什么类型的头巾,并问男性希望未来的配偶遮盖得多严密。

在一个以严厉的“礼仪法”著称的国家,AlKhattaba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如何正确地站在当局的一边。为了防止任何失误,AlKhattaba实施了严格的审查程序。算法会检测用户的介绍性对话,找出“有争议”的词或话题——通常与金钱或性有关。执法小组24小时随叫随到,任何违反该应用程序严格的礼仪规则的用户都将被立即禁号。

面纱之下,中东女孩在符合“教法”的应用上约会

AlKhattaba饱含一个60个问题的测试

超越传统寻找伴侣,这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已经被无数专业的媒人思考过了。但在“穆斯林相亲”这个专业领域,问题就显得更加复杂了。这些软件真的能考虑到吸引力和爱情之间的复杂关系吗?尤其是在涉及到文化和宗教压力的情况下。他们怎么改进老方法?年轻的穆斯林如何在与异性交往经验微乎其微的情况下通过相亲软件建立关系?

解答这些问题,一些策略相当简单。例如,许多平台现在都提供会给用户提供情感领域的建议。在AlKhattaba网站上,用户被要求在开始交谈之前先研究对方的个人资料,并被警告不要过早地与他们还不认识的对象交换联系方式。但另一些问题则更为严重。阿莉最大的担忧是如何保护通过软件认识自己丈夫的妇女。“埃及男人还是大男子主义了。”她说,”有的人通过Hawaya认识了自己的妻子,但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抓到了妻子之前在软件上曾与别的男人对话的‘把柄’,从而利用这些形成对妻子的强势。”

面纱之下,中东女孩在符合“教法”的应用上约会

沙赫扎德•尤纳斯是Muzmatch的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该网站号称在190个国家拥有300多万用户。

最早进入穆斯林在线相亲领域的是英国的Muzmatch。它在190个国家拥有300多万用户,并声称促成了6万多场婚礼。不像许多竞争对手依靠严格遵循当地文化和政策进行品牌推广,Muzmatch拥有明确的目标用户,他们中的大多数居住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并严格遵循宗教规范。用户加入后,会被要求以真主的名义宣誓,保证他们会“正确使用”这款应用。当他们找到第一个伴侣时,他们会收到一个“温馨提示”:保持清真。

然而,这就是Muzmatch的全部宗教色彩。该公司总部位于时尚的东伦敦中心地带,就像一家典型的硅谷初创公司。其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沙赫扎德•尤纳斯留着整齐的时髦胡须,穿着时髦的运动鞋。这一切都体现着该公司的目标:展现现代穆斯林身份。他说,现在这代人的文化价值观没有他们父辈那么死板,比他们的父辈更国际化。沙赫扎德告诉记者,随着Muzmatch的发展,他开始尝试用这个软件帮助年轻的穆斯林摆脱传统偏见。

例如,在软件创始早期,用户可以规定他们想要的潜在伴侣必须是和自己相同的种族。但数据揭示了一些不同的东西:用户嘴上说着要与和自己一样的人配对,实际上却是在点击来自不同种族背景的人的资料。“这让我意识到我们的用户是多么局限。”Shahzad说,“在伊斯兰教中,本来不存在种姓和种族的区别,或者至少不应该存在。我们决定做出一些改变。”

“种族过滤器”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偏好”。通过一个名为“探索”的新页面,用户可以看到来自不同背景的人的资料。沙赫扎德表示:“这是一种温和地鼓励用户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抛弃来自父辈的文化包袱的方式。”

住在伦敦的虔诚穆斯林妇女萨夫亚就是一个典型。萨夫亚使用Muzmatch时只有22岁,初次选择时,她说要找一个有宗教信仰、受过高等教育、以家庭为重的男人,而且是一个像她一样的索马里人。她说:“开始我收到这些人的资料时,我不禁感到,这些男人身上总少了些什么。所以有一天,我决定‘探索’一下,看看会发生什么。……就这样,阿卜杜勒,一个冈比亚-法国穆斯林出现了。我们聊了起来,一见如故。当然,当我告诉我妈阿卜杜勒的事,她并不高兴,她想要一个索马里人。但是看到我们两个是如此的合适,拥有共同信仰,她改变了看法。”

有些用户抱怨说,在相亲软件上,他们感觉自己在谈一笔交易。但沙赫扎德指出,在过去,婚姻就是实实在在的交易。整个过程的每一步都由父母控制,他们负责选择伴侣、介绍家庭成员以及拒绝的不看好的追求者。他说,相亲软件减轻了父母的一个重大负担。“如果你问长辈,他们会说,他们最大的问题是为孩子找对象,然后帮忙维持婚姻。……多年来,他们茫然不知所措。今天,他们很感激终于有东西帮助他们了。”

面纱之下,中东女孩在符合“教法”的应用上约会

Muzmatch的“探索”页面

穆斯林相亲软件正处于一个令人激动的位置。这些以营利为目的的公司试图“打破”媒人和包办婚姻的古老传统。但因为这些公司所处的社会往往在现代和传统之间找寻出路、左右摇摆,这些公司很容易就滑向了错误的一边。一个平台的成功或失败,取决于它是否理解年轻一代对性和恋爱关系的态度的演变,同时又不疏远在剧烈改变中难以适从的老一代。

在过去,相亲软件被指责为鼓励“性乱交”,因为它威胁到了穆斯林文化赖以建立的家庭体系。但通过将传统和现代技术结合起来的努力,这些软件正在被更多人接受(只要它们只以“结婚为目的”)。还得有勇敢的毛拉站出来,在清真寺里为相亲软件打call。

对于年轻的单身穆斯林来说,时代变得太快了。科技赋能新一代,为他们提供了得以远离家庭的更多自主性,也因此极大地转变了穆斯林世界中对浪漫关系的态度。女人们在择偶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年轻人极力劝说父母,尝试用新方法找对象的行为在道德上没什么不可接受的。但是由于西式的约会软件对穆斯林来讲实在禁忌性太强,完全接受起来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