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用在印度神奇“复活”

报道 1个月前 (10-20)
中国应用在印度神奇“复活”

6月29日晚21时左右,一则由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NIC)发出的“中国App禁令”,在中印两国引了轩然大波。印度官方在移动和非移动设备上,禁用由中国企业开发的59款应用。不久后,禁令持续加码,7月29日、9月2日,NIC再度使用类似的理由宣布禁用合计165款中国App。

仅首批禁令清单上的59款中国App,在印度的总月活用户数便超过了5亿,禁令层层升级之后,绝大多数的印度智能手机用户必然都会受到影响。政策瞬间带来了巨大的市场空白。

这种空白并没有持续很久,印度用户在一段时间的不适后,渐渐发现印度市场上出现了层出不穷的的替代品,以SHAREit(茄子快传)为例,就有仿品ShareKaro、Share Go、Share All,而他们的Logo也几乎与SHAREit一摸一样。

谷歌应用商店里甚至出现了100多款山寨TikTok的App,比如TokTik、TikTik、Tik India、TkaTak、TakaTak,名字高仿,而且操作界面也与TikTok一样。

现在,印度应用商店里,挤满了山寨竞争者。

禁用App“复活“

曾经,Shareit(茄子快传)在印度拥有4亿用户,月活用户达到了2亿之多。6月29日之后,这一数字一夜归零。即便Shareit能够重回印度市场,也会发现曾经的赛道上出现了ShareKaro、Share Go、Share All等大大小小的产品。这些产品宣称,它们传输速度比Shareit更快,没有广告,而且是“印度制造”。

这也是抖音的海外版TikTok要面对的局面。有媒体不完全统计,谷歌应用商店里一度出现了100多款山寨TikTok的App。在禁令实施后的一周时间里,印度的其他短视频分享类应用如Roposo、Chingari、Trell、Mitron、TikTik、Moj的下载量迅速攀升,TokTik、TikTik、Tik India、TkaTak、TakaTak等从名字到界面都与TikTok高度相似的App也取得了不俗的下载量。早前Instagram推出的TikTok竞品Reels也开始抢占印度市场。

中国应用在印度神奇“复活”

ShareKaro等一系列快传App/Android App store

很难看出,这些竞争者们是来自印度本土,还是中国。7月29日、9月2日,NIC再度使用类似的理由宣布禁用合计165款中国App。伴随着禁令步步升级,它们正设法占据中国出海App撤退后留下的空白。

不过据《财新》报道,印度应用市场中有500余款App来自中国,还有不少中国公司仍在坚守。还有的被封禁企业想到了“马甲包”的办法,试图以此在封禁中突围

印度虽然封禁了中国App,但谷歌应用商店却不进行类似筛查,利用个人账号就可以上传应用。“网开一面”也给了不少面临封禁的出海企业一条生路。不过,“马甲包”不能用原有的品牌出现在应用市场了,必须改头换面,更换名字和图标,更换谷歌账号上传,甚至公司主体也需要更换,但背后的技术和账号体系都一样。

不过,“马甲包”并非长远之计,还有可能带来法律风险。中国工商银行孟买分行副总经理杨绪红对《财经》分析,将下架的App换马甲重新进入印度市场根本不可行,因为法院已经给这些公司下通知,如果继续经营就涉嫌刑事违法,换马甲后若被查出,就面临刑事责任。

被禁App能否借资本重生?

过去几年,中国出海App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根据第三方平台App Annie的统计,2018年,全印度非游戏类应用下载量榜单中,Facebook下载量居于首位,Messenger和WhatsApp位居第二和第四,TikTok仅排名第六。仅过了一年时间,TikTok就将Facebook甩下,成为下载量排名第一的应用。欢聚时代的直播应用Bigo Live、短视频应用Likee也都榜上有名。

从下载榜单来看,仅短视频领域,来自中国的出海互联网企业,如字节跳动和欢聚时代等便可以与美国科技公司、印度本土企业分庭抗礼。但它们都没能逃脱被封禁的命运。

现在,即便字节跳动和欢聚时代能够回归印度,要面对的局面必然更加复杂,除一直与之竞争的Facebook、ShareChat等对手,还涌现了众多新竞品,其中既有实力雄厚的印度企业,也有在禁令后收获了大批用户的初创企业。他们不仅在功能上参照TikTok,甚至运营策略上也打算效仿。Chingari的联合创始人苏米特·戈什(Sumit Ghosh)直言,他打算复制TikTok的策略。他说,山寨一个平台并不一定总是错的。

资本也随之加入战局。6月30日,美国风投基金Accel的印度投资人斯沃普(Prayank Swaroop)甚至在推特上写道,“如果你在创建可以取代这些(被禁)App的产品,请发邮件给我!”

不少推出了短视频应用的平台也陆续获得了融资。在禁令的2天后,印度短视频平台Mitron也获得了种子资金投资。而得益于禁令后几个月来用户的持续增长,今年9月,字节跳动的老对手ShareChat宣布获得4000万美元的投资,在此不久前ShareChat刚推出了自己的短视频应用Moj。

有趣的是,不少印度替代品身后都有中国资本的身影。如顺为资本和小米过去都参投了ShareChat,而推出了MX TakaTak的印度时报集团旗下的MX Player,去年在A轮融资中也收获了腾讯的投资。

通过投资,字节跳动也还有另外一种“回归”的可能。印度新闻和电子书应用程序DailyHunt 也推出了短视频应用Josh。 早在2016年,印度新闻和电子书应用程序DailyHunt就获得了字节跳动2500万美元投资。通过投资,张一鸣加入了DailyHunt董事会。2019年11月,Dailyhunt通过二级市场再次获得了来自字节跳动的资金,今年4月,字节跳动又一次投资了Dailyhunt。禁令到来不久后,7月4日,Dailyhunt就宣布推出Josh,加入短视频领域的竞争。

中国应用在印度神奇“复活”

Dailyhunt/Tech in Asia

大恒竺成律师事务所撰文分析称,印度政府一直以来对中国投资都在采取一种“软硬兼施”的策略,希望“同化”中国投资,也就是不希望中国投资者自己到印度单干,而是采取和印度某些合作对象进行深度绑定的方式。具体而言,就App等互联网层面的投资,与其把中国背景的App搬到印度来,还不如投资于印度本国的App。

不过,投资的进入也越来越困难。4月17日,印度政府更新了 FDI (外国直接投资)政策,要求来自印度接壤国家的资本在印投资时,必须事先获得印度政府批准。这意味着不管是对在印企业的增资或投资行为,都要受到印度政府的审查。

如“马甲包”一般,中国资本也找到了包装进入印度路径,如借道新加坡出海印度,或者在印度寻找当地人持有的公司,中国投资公司以协议控制的方式,获得当地公司的利润。

应用流水线

对于无力组建技术团队的公司而言,App的产业链条上,既有批量出售代码的供应商,也有可以定制服务的外包开发公司。

这些供应商可能来自任何国家,有中国开发商对志象网表示,开发一款拥有微信般可以视频、文字聊天,发送朋友圈动态的应用收5万开发费,5%流水收入分成。对方保证,“我们对收入有信心。“

通过阿里巴巴海外版接单的印度软件开发商同样不排斥中国企业的订单。一家印度软件开发公司对志象网称,只要不包含被印度政府封禁应用的链接,新开发出来的应用是否为中国公司所有不是任何问题。在他们的阿里巴巴主页上,一款即时通讯应用定价9000到30000美元不等,需要根据具体的需求范围来确定价格。

批量出售的代码模版价格更为低廉。对外号称TikTok的印度替代品的Mitron就被印媒发现,其源代码是从巴基斯坦软件开发商Qboxus公司购买的打包版本,原型是这家公司开发一款叫TicTic的山寨应用。该公司联合创始人Shivank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了此事,公司起初只有2人,为了尽快上线App,直接购买了代码模板。而这组代码仅花费了34美元。

但Mitron创始人Anish Khandelwal和Shivank Agarwal 对外坚称,几乎所有知名的技术公司都会购买开源的代码库,用在自己的产品中,外界对Mitron重新包装上架的解读都是错误的。

不过这家开发了山寨TikTok的巴基斯坦软件开发商Qboxus则对一家印度媒体表示,Mitron并没有对他们的产品TicTic做出任何修改,仅仅只是更换了logo之后便上传至应用市场。

此前,Mitron曾因违反谷歌的隐私政策而短暂下架,之后又重新回归应用商店,其运营人员也在应用商店的评论区与用户积极互动。在Mitron重回应用商店后,Qboxus称,他们检查过更新版本,发现Mitron更新了隐私政策,还修复了视频上传等问题。

不过,目前还不能完全确定隐患是否已经消除。此前数据安全专家Satyajit Sinha便对印媒警告,Mitron不应不经修改便上架了App,Qboxus可以将代码卖给任何人,其他人可以轻易地利用这些代码进入Mitron的用户数据库或植入病毒。

无论争议如何,Qboxus已将Mitron放在自己的官网宣传。相比Mitron购买时,这款名为TicTic的产品标价已提高到43美元,在codecanyon平台上销售了1388次,在该平台的所有商品销量中名列前茅。

中国应用在印度神奇“复活”

除Mitron外,根据codecanyon上的信息,目前在谷歌应用市场上的短视频应用Follow、Kidstok、 Hottocks同样都是Qboxus的客户。

Qboxus还透露,这些客户同样来自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