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与腾讯大厂争,立足新加坡发行混合休闲游戏能掘金吗?

报道 1个月前 (10-28)

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7点5度(Asia7_5)

据全球游戏数据分析公司Newzoo的数据显示,今年东南亚移动游戏收入为26亿美元,年同比增长17.4%,这使得东南亚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移动游戏市场。腾讯发行的PUBG Mobile和本土互联网巨头Sea Group(Garnea的母公司)发行FreeFire在东南亚都有很好的表现,不少中韩游戏发行商也持续加码东南亚,竞争日益激烈。而为了避开与大厂、大发行商的“厮杀”,新加坡游戏发行商Potato Play决定另辟蹊径:专注混合休闲游戏赛道,在新加坡发行中国游戏,面向全球市场。这种模式可行吗?

相比中国,新加坡更适合做游戏发行

2019年5月,在游戏行业有着17年经验的Vincent Low回到新加坡开始了他第四次创业——创建面向全球市场的游戏发行公司Potato Play。该公司于今年8月获得175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由东南亚早期风投BEENEXT Capital领投,Atlas Ventures以及现有投资者Play Ventures跟投。目前,Potato Play发行的游戏超30款,包括Merge Quest、Merge Rush Z、Crossing Gaps和Pocket Racing等,下载量超1500万次。

不与腾讯大厂争,立足新加坡发行混合休闲游戏能掘金吗?
Potato Play联合创始人兼CEO Vincent Low

在创建Potato Play之前,Vincent在新加坡有过一次创业经历,在中国有过两次创业经历,均与游戏行业相关。创业公司曾参与过Coin Tycoon、Era of Three Kingdoms、Three Kingdoms Card Battle、Divine Justice等游戏的开发和发行。在Play68的创业中,该公司在微信上建立第一个HTML5游戏平台——68微游戏,其中包含1000多个HTML5小游戏,日活量达千万。 

“相比英国和新加坡等发达国家安逸的创业环境,我挺喜欢中国的创业氛围,有狼性和拼劲。因为市场竞争激烈,大家都会想尽各种办法去创新。” Vincent回忆起2011年到2019年期间他在中国创业所受到的激励。在这过程中, Vincent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神速的进步,同时也发现了游戏发行的痛点。

“在中国发行游戏,申请版号的时间会比较长。这对整个市场而言是不一定是件坏事,因为从中会把很多不良的游戏淘汰。但对一些中小规模的公司而言,其实是一种挑战。游戏是一个快速迭代的行业,风向是会快速转变的。” 此外,Vincent还观察到,很多中国游戏团队都瞄准国内、日本、韩国等东方国家市场,且都做得非常成功。从某种程度来讲,中国游戏团队在东亚、东南亚市场比在西方市场的竞争更激烈。更重要的是,很多东方制作的游戏在西方市场其实也很吃香,比如莉莉丝游戏开发的《剑与远征》。

那怎么把东方游戏和西方市场连接起来呢,并快速发行游戏呢?Vincent认为更具国际化优势的新加坡在其中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新加坡是连接东西方的桥梁。在中国找到游戏然后通过新加坡发行到全球,这种模式会更有竞争力。我希望通过我的经验,可以在新加坡把游戏发行这个事情做好,也希望新加坡可以因游戏行业而出名。” 于是,Potato Play立足新加坡,集合法国、印度、中国、马来西亚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组建国际化的团队,把中国游戏发行到全球,尤其是英语国家市场。因为相比东南亚,Vincent认为西方游戏市场的利润更大。

不与腾讯大厂争,立足新加坡发行混合休闲游戏能掘金吗?
Potato Play团队

不与大厂争,专注混合休闲赛道

除了避开竞争相对激烈的东方市场,Potato Play也避开和大厂竞争。不同于腾讯、Sea这些大厂发行的PUBG Mobile、王者荣耀、Free Fire等战术竞技类游戏,Potato Play专注混合休闲(hybrid casual)这个垂直领域。

在Vincent看来,由于中国玩家的游戏水平比较高,像王者荣耀、吃鸡这类电竞游戏在中国几乎已成为全民游戏。但在东南亚或者全球其他地区来讲,这类游戏需要玩家有一定的游戏基础,对操作的灵敏度有一定的要求,还不属于大众游戏。而Potato Play的混合休闲类游戏对小白玩家比较友善,面向的玩家群体也更广。

据Vincent介绍,Potato Play发行的游戏既有超休闲游戏的核心玩法,也带有中度游戏以及深度游戏的玩法。简单来讲,这类游戏的特点是既让玩家容易上手,又让玩家玩得持久。“相对来讲,混合休闲领域的竞争对手会少一些。我们会去发行一些大厂认为小、不愿意去发行的游戏。”

不与腾讯大厂争,立足新加坡发行混合休闲游戏能掘金吗?
Potato Play发行的游戏

虽然以西方市场为主,Potato Play在东南亚也有布局,并持续投入。Vincent观察到东南亚玩家一直比较喜欢重度游戏,如角色扮演、战争策略等。但近期,Vincent发现一些超休闲的游戏在东南亚也比较受欢迎。Potato Play通过发行混合休闲游戏的打法,比如挂机方、合成类的游戏,也在东南亚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Vincent继而指出,Potato Play在东南亚发行的游戏中,以Merge Quest 、Merge Rush Z和Merge Survival最受欢迎,其中Merge Quest在越南免费游戏排行榜曾排名第六。这三款主要为合成放置类游戏,核心玩法是合成一些武器,然后让游戏人物自动打怪升级,即使离线也有收益。只有到了一些关键时刻才需要玩家做抉择,如加入工会和升级英雄。这类游戏的优势在于可以让轻度的玩家玩一些重度的游戏,也可以让重度游戏经验的玩家节省时间。

而在变现模式上,Potato Play主要依靠内购游戏里的道具销售以及激励式广告。Vincent表示激励广告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变现手段, “激励式广告不同于产品广告,前者是指用户看了广告能得到奖励,可以理解成一种代付费的手段。甚至,有些玩家会因为游戏出现问题看不了广告,不能获取到游戏资源时,向我们投诉”。

做游戏这行,要抱有热忱、保持清醒

对于东南亚游戏市场的发展,Vincent表示看好,“东南亚是一个高速增长的市场”。与此同时,现阶段的东南亚市场仍有不少挑战。

在Vincent看来,东南亚其实和中国很像,但其平均消费水平会比中国低。虽然东南亚游戏市场还不是特别发达,但是它的复杂程度远超中国,具体体现在东南亚多个国家的不同语言和不同文化上。“针对东南亚的华人群体,一些仙侠武侠的题材或者西方题材的游戏,都有机会在新马泰这些地区取得成功。但是如果你拿一个泰国本地的题材的游戏去新加坡发行,想要取得成功就比较难了。”

尽管做游戏行业会面临很多挑战和压力,但Vincent一直很享受游戏行业给他带来的成就感。“游戏是一个很特别的行业,因为它一直处于一个创新的过程。对于新公司来讲,只要有一款爆款游戏,就有机会能超越行业巨头,成为领先人物。对于大厂而言,这种竞争也会鞭策他们去创新,而不是停留在吃老本的状态。因为大家都在创新,才会给消费者带来越来越多的游戏。” 回忆初入游戏行业时,Vincent不禁感慨,那是个连免费模式、道具付费模式都没有的游戏时代。现在却有团队花大成本去研发游戏,然后免费发行给玩家玩,而有的玩家能在游戏里面花个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美金。

作为一个在游戏行业有着17年经验的创业者,Vincent对游戏的热爱可以一直追溯到他小学时期。他从小学就开始自做桌游,中学开始自学游戏编程,大学开始修读游戏相关的科目。一路走来,Vincent起初也不被家人理解,父母极力反对。在游戏行业还看不到光明前景的时期,做游戏在东方家庭往往被看作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事情。“我一直都很喜欢游戏,当我知道游戏可以成为一个事业的时候,我就一直往这个方向走,一直在这个行业坚持。”当Vincent可以平衡学业与游戏,他的父母也开始改观了。

最后,Vincent提醒,做游戏不仅要有热忱,也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很多初进游戏行业的人都抱有热忱,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顾商业模式。但创业还是要考虑商业,因为只有商业模式跑通了,游戏能赚钱了,才可以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