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报道 1个月前 (09-10)

本文转自澎湃新闻 澎湃号 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

作者|徐传博

近年来,伴随东南亚经济发展和消费市场成长,大批外企纷纷涌入东南亚投资经营。在这一过程中,韩国三星公司一举实现在越南的“抢滩登陆”,并一手将其打造成自己的重要生产基地。在取得一系列重大经营成果和利益的同时,也积聚了一片争议和批评。而今,这一垄断寡头正面临愈多的困扰甚至是危机,展望未来它的前途又将走向何方呢?

一、“撤华奔越”

三星原以中国为主要生产基地,但自2010年以后,三星逐步实施“撤华奔越”行动。推动这一行动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国工人工资的上涨。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年度调查数据所示,2011-2018年东亚、东南亚主要城市日企制造业工人月工资(美元)[①]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与东南亚各主要城市相比,中国北京、上海制造业工人工资水平明显居高,这使在华外企的生产成本持续上涨。为寻求廉价劳力,许多外企纷纷南下向东南亚各国迁移,而三星也是其中之一。

二是寻求可靠市场。在华销售经营的受挫也是三星倾力南迁的原因之一。迟至2010年前后,三星电子制品始终在中国市场占据份额优势,但自此后,伴随中国本土电子厂商的崛起,三星制品开始遭遇巨大冲击。以智能手机生产为例,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与其他中国本土手机厂商销售份额的大幅提高相比,三星手机的销售份额急剧降低。尤其2016年三星Note7型手机频出爆炸事故,以致三星电子制品在中国“声名狼藉”,更使其在华销售和市场份额大跌。2016年三星手机在华市场份额为4.9%,2017年降至2.1%,2018年则更降至0.8%。[③]三星手机的在华销售一落千丈。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于此,三星被迫放弃在华市场,进而向东南亚、印度等国实施开拓。

在这一过程中,越南以其独特的优势开始进入三星的“法眼”。与其他东南亚国家一样,越南具有廉价劳力优势,不过,这还不足以使其在东南亚国家中“脱颖而出”。越南的真正优势在于政府提供的优厚外资待遇。越南政府长期无偿向外企提供生产场地,还免除其经营初期4年的法人税。同时,越南邻近中国华南地区,便于获得中国原材料和零部件供应。此外,越南还拥有近1亿人口,且民风勤勉,又少有极端宗教势力存在。上述原因最终促使三星决意在越南投资建厂。

事实上,早在2008年,三星即在越南北宁省投资建设三星电子(越南)1号厂,以此打下了在越南经营的“滩头阵地”。此后,三星又在太原省建立2号厂,自此在越南“站稳脚跟”。而后,三星又涉足电视、芯片、显示器等其他电子制品领域,其在越南的投资和经营规模持续扩大。到2014年,三星已成为在越最大投资外企。在2016年越南从事信息技术和移动通信业务经营的15万名员工中,约有13万人是三星公司员工,占总体的86.6%。[⑤]可见三星在越南电子产业领域的占比规模之大。到2018年末,三星在越累计投资已达170亿美元。[⑥]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在“奔越”的同时,三星的“撤华”行动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2017-2019年间,三星接连关闭其在中国深圳(2017年)、天津(2018年12月)、惠州(2019年9月)的三家工厂。自此,三星基本停止了在华电子产品的生产活动。

在持续实施“撤华奔越”的基础上,三星逐步将越南打造成最大的手机制品生产基地。众所周知,在三星的生产销售中,手机部分是重中之重。据三星2020年发布数据所示,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其中智能手机销售占比最大,而半导体、显示屏作为智能手机的必备零部件,也属智能手机相关制品,三者合并为(25+42+12=)79%。而据2020年最新数据显示,三星在越南的手机生产量约占三星全球产量的50%。此外,三星的EL显示屏及家电生产也被逐步集中到越南。三星对越南的重视不仅在“量”上,更在“质”上。起初,三星只在越南部署低端制品的生产,但近年来,伴随在越经营的深入,三星正试图在越南开发并生产高端电子制品。这足以证明三星对越南的极大重视和投入。2020年,三星公司及其合作公司在越南雇佣工人数已达37万,甚至一度被越南部分民众称为越南的“国民企业”。[⑨]

二、“一手遮天”

越南国小经济落后,尤其电子等高技术产业发展更是孱弱。而资本雄厚、技术先进的三星巨头的倾力注入,自然对越南的经贸发展产生了深重影响。手机产业本是越南的弱项,始终严重依赖于外部进口,但迟至三星进入越南第4年的2013年,手机出口已实现“扭亏为盈”,进而成为越南第一大出口项目。当年手机出口在越南总出口的占比上升至11%,而手机出口的95%来自三星。[⑩]具体如下图所示,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2010-2011年,越南电子业进出口呈现“入超”,贸易差额为50亿美元,而后急速缩小,进而于2013年转为“出超”,并连年增长,至2019年已达约200亿美元。这一从“入超”到“出超”的急速反转的“功劳”当归于三星。

同时,三星出口额占越南出口总额的比重也逐年攀升。2015年三星出口已占越南出口总额的20%。[12]2018年,三星出口额则达到600多亿美元,占当年越南出口额的28%,占越南国内生产总值的18.8%!三星在越南经济中的占比及对越南经济的影响之大,以至于当2017年第一季度三星Galaxy Note 7手机销量的下降时,甚至导致越南GDP同一时期下跌约5.1%,这足见三星对越南经济的深重影响。[13]

更重要的是,在从中国转移至越南的过程中,三星强迫多数零部件厂商到越南设厂,如果不从就立即取消订单,这样,一大批零部件生产商被迫为三星“裹挟而至”。同时,三星重点地将较为关键的处理器、面板等生产线一并转移到越南,以此迅速构筑起三星在越生产的供应链。在当地,这些零部件厂商只被允许供货给三星,这实际使其沦为三星的“私家部属”。[14]它们与三星一道,取得了在越南相关产业领域的优势甚至是垄断地位。

大量零部件厂商的进驻极大程度上提升了越南电子产业的零部件自给率,进而使越南电子产业的对外依存度得到改善。关于此,可用如下公式进行考察,I=(X-M)/(X+M)其中X、M分别为某一门类产品的出口额和进口额。如果计算得数值为负值,则表示该产品门类已存在对外依存,数值愈接近-1,则表示该产业对外依存度愈高。反之,则愈低。以此公式计算越南机械、电子产品外贸依存度,如下图所示,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近年来电子及零件产品的指数从-0.26下降至-0.19,明显获得改善。以同样方法计算越南其他制造业产业的依存度指数,如下图所示,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2016年后区区数年内,电气设备、金属产业稍有改善,而运输工具、塑料产业的依存度指数却愈发提高,但电子产业对外依存度指数明显改观。这足见三星投资对越南电子产业的重大影响。

实际上,三星公司的影响力不仅限于经济领域,更在政治领域。2016年崔顺实干政丑闻爆出后,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也牵扯其中,这使三星公司的经营活动遭遇重大打击。此事情瞬时在越南“掀起千层浪”,越南政府密切关注,唯恐三星在越生产遭受影响。[17]而2019年4月,韩国政府甚至在与越南政府达成一致的情况下,任命原三星集团董事金度铉(Kim Do-hyun)为韩国驻越南大使。三星在越南的强大影响力可见一斑。

三、争议频出

三星之所以在越南取得如此重大的经营成果和影响力,靠的也并非全是“实干”,也有“手段”。现在列举其二,一是变身“越南制造”。

前文谈到,作为外资企业,三星享受了越南政府给予的诸多优惠待遇。实际上,自三星投资以来,越南政府持续给予三星优惠待遇。到2017年,三星已超过越南电力、越南国家石油天然气集团(Petro Vietnam)成为越南盈利最多的公司。[18]但三星并不为之满足,反而要求越南政府将其制品定性为“越南产品”,意欲摇身一变,成为“越南制造”。这种耍滑手段遭至不少越南民众的批评。不少人认为,三星实际享受了比越南企业更优厚的“超国民待遇”,这对越南本地企业而言极不公平。同时,三星产品中的“越南含量”非常有限,不能将其视为“越南产品”。[19]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将三星制品定性为“越南制造”,则更将吞噬越南企业的经营利润。

实际上,“越南制造”背后隐藏的是三星“辉煌”下越南自身产业的“贫困”。如前所述,三星在投资的过程中,强硬要求一批企业随其一同来到越南。这虽然很大程度上改善了越南电子产业零部件供应的不足,同时,也制造了越南电子产业的“自给自足”的繁荣假象。胡志明市城市经济与管理研究协会主席Phuong Ngoc Thach博士表示,越南人可能错误地认为已经实现了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目标,但实际上这一目标的还很遥远。据相关调查,长期以来,三星零部件供应商中有80%为韩国企业,而越南企业仅为10%。越南政府虽然多次要求三星采用越南供应商产品,但收效始终不大。三星显然不愿分享作为垄断寡头的巨额经济利益。Phuong Ngoc Thach博士指出,三星产品本地化率较低,生产中的技术转让也较少,因此对越南国民生产总值的贡献不大。[20]

进一步而言,越南电子产业在一方面实现“扭亏为盈”的同时,另一方面也形成了对三星等外资企业的严重依赖,长期来看,这并不利于越南社会经济的健康发展。如果未来三星实施产业转移,则必将对越南经济造成致命打击。

三星的“手段”之二是“血汗工厂”。马克思曾谈到,“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而作为垄断寡头的三星自然也不例外。这体现在它对越南企业和越南工人的盘剥压榨上。

由于越南企业技术落后,因此只可提供部分低端零部件,而三星则可以压低收购价格,致使越南企业利润长期陷于低水平。据调查,在三星零部件供应商中,有两家越南企业负责生产手机外壳,它们必须花费1.4万亿越南盾安装专用于生产三星手机外壳的生产线,但三星却可能随时拒绝接受它们的产品,这足见越南企业承受的巨大压力。从事印刷和包装工作的Gold sun公司经理Pham Cao Vinh表示:“如果不能加入三星的一级供应商,则就将被排除在游戏之外。”[21]

同时,近些年来,三星企业中对越南职工的不公待遇问题也逐渐被披露于世。2017年瑞典“国际污染物消除网络组织”(IPEN)和越南“性别、家庭与环境发展研究中心”(CGFED)调查显示,三星公司中普遍存在工人过度劳动问题。越南工人们必须在每天8-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内始终保持站立,否则就将遭遇减薪,这使他们长期感到头晕和疲劳,而许多怀孕女工则甚至因此而出现流产。而部分在使用化学药剂环境下工作的工人也并未被给予适当的防护措施。工人们还普遍患有其他病症,如视力障碍、流鼻涕、消化系不良、关节痛腿痛等。[22]越南“劳动、伤残和社会事务部”报告综合评定:三星并未尽到对其工厂内工人进行职业安全和健康问题相关培训和保障的义务。

上述问题使三星在越南当地声名狼藉,遭遇部分民众和组织的强烈批评。2019年4月,前三星董事金道贤出任越南大使时,国际和越南当地民众组织就曾指出三星无视劳工权利的恶行,强烈反对任命三星官员出任大使。

四、经营挑战

虽然享受着越南政府给予的巨大优惠待遇,但三星的越南经营之路也并非“一路顺风”。近年来,三星在越南的经营利润日趋减少。具体如下图所示,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注:其中2016-2019年为Samsung Electronics Vietnam (SEV)、Samsung Electronics Vietnam THAINGUYEN (SEVT)、Samsung Display Vietnam (SDBN)、Samsung Electronics HCMC CE Complex (SEHC)四家公司数据,而2015年为SEV、SEVT两家公司数据。

虽然三星的销售额逐年飙升,但其利润率却大不如前。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有二,一是越南工人工资的上涨。虽然越南工人工资目前仍处于低水平,但工资的上涨幅度却异乎寻常。现以东南亚、中国、日本各主要城市2011年工资水平为1,将2012-2018年间每年各城市工人工资水平除以2011年水平,可知每年工资增幅,如下表所示,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胡志明市、河内市工资增幅度极高,仅次于金边、仰光,高于东南亚其他主要城市与中国北京、上海。越南工人工资的大幅上涨自然使包括三星在内的在越外资企业的经营利润大为降低。

二是中国企业产品的竞争。近年来,大量廉价优质的中国电子产品涌入越南,致使三星的原有市场份额大大缩水。尤其受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人民币贬值,更提升了中国产品在越南的竞争力。

据统计,中国智能手机在越南的价格平均为220-440美元,价格低廉,同时,中国手机还兼具年轻人喜爱的智能拍照等新技术功能,因此在当地大受欢迎。一家越南当地手机店老板表示,中国品牌“价格低,而功能却还可以”。越南年轻人往往愿意花几百万越南盾购买一款中国手机使用一两年,然后再换用新产品。这样,就在几年内,越南的手机市场即实现“大洗牌”,Oppo、小米、华为、Honor和Vivo等各相角逐,且成绩卓然,而“老字号”的宏达(HTC)、LG和黑莓(Black Berry)等则被迫撤出越南市场。[25]到2018年,中端手机市场基本已成中国产品的天下。这使三星产品的市场占有率日渐降低。如下表所示,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实际上,三星当下在越南面临的局面正如10年前它在中国面临的相似。2010年以后,伴随中国手机市场的饱和,市场需求趋于二分化,“价格高,但性能优良的高端机型”与“廉价的低端机型”同时受到消费者的青睐。苹果、华为是前者的代表,小米则是后者的代表,而处于中档水平的三星则丧失了特有定位和卖点,以致迅速丧失了在中国市场的客户群。[27]而今,这一情况似将在越南重演。在越南的高端手机市场上,三星仍旧不敌苹果,而在中端市场又受到来自华为、OPPO、小米的强烈竞争。长期来看,三星在越南的优势地位或将濒于动摇。

结语

总的来说,三星在越南倾力实施投资经营,终将越南打造成三星全球生产的重地。不过,这一现状未来或将面临诸多变数和挑战。

一是三星公司并未完全放弃在华经营。相对越南而言,中国仍具有基础设施和专业人才上的优势。事实上,就在三星关停在华工厂过程的同时,却加强了对在华电子产品研发梁宇的投资。[28]如果AI自动化技术未来得以推广应用,则或将使中国再次具备新的竞争力。

二是印度更具廉价劳力和广阔市场优势。印度工人工资水平相较越南更低,同时,印度拥有13亿人口,未来消费市场潜力巨大。而伴随近年来印度经济的发展,其电子产品市场规模也急速扩大。2017年印度智能手机销售额增长14%,全年手机销售量达到1.24亿台,这使其超过美国,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分析人员指出,如在印度开设工厂,则比在越南更为有利。[29]目前,三星在越南生产从高端到中端的各类机种,而印度则生产中端机种,未来不排除三星逐步强化在印生产规模的可能。

三是新冠疫情条件下产业链安全的重要性突显。目下,西方舆论大为炒作产业链过度集中于中国的“风险”,但“风险”并不仅在中国。事实上,三星等部分生产过度集中于越南的企业也出现产业链一时断绝的严重事态。这或将促使三星公司调整今后投资布局,进一步分散在越投资产业。

而值得注意的是,三星在越南的投资经营活动也给予我国企业在“走出去”战略实施的重大借鉴。

一是避免中企内部恶性竞争。事实上,早在三星投资越南之前,在越南电子行业发挥重大影响的是中国台湾企业。但台商企业多为中小规模,且相互之间存在激烈竞争,以致在产品营销中不敌“庞然大物”的三星,而被各个击破最终败下阵来。当前,中国企业中华为、小米、OPPO三家并立,相互间也存在市场份额的竞争。如下图所示,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如果中企间竞争加剧,则难免为三星“坐收渔利”,以致重蹈当年覆辙。这一点需要中国企业格外警示。

二是壮大“亲友团”。在越经营过程中,三星还大搞移民活动,大量选用韩国人到越南工作,以此构筑“专属韩国人的生态圈”,甚至要求韩国职员把妻子小孩也带来,小孩必须进入越南当地学校,学习越南语,进而了解当地风土民情,这支庞大的“亲友团”势力有助于夯实三星在当地的发展。[31]对此,中企也应借鉴学习,发展具有一定规模的,服属于企业经营的“亲友团”队伍,以此助力自身的海外投资和经营事业。

三是夯实“自留地”。许多学者均指出,三星严重依赖海外市场,这使其产品的销售面临诸多风险。如下图所示,

“三星帝国”的越南发家史

而与之相比,中国企业则拥有广阔的本国市场,这加强了其应对风险的能力。因此,在未来世界政治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的背景下,中企更需深耕夯实本国市场,以便应对随时到来的多种挑战和危机。

(作者:徐传博,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博士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文责自负。)

参考资料

[①] 亚洲和大洋洲主要城市和地区投资相关成本比较,日本贸易振兴机构,2011-2018[②] 三星手机中国不到 1% 占比,却在全球出货量第一!,腾讯要闻,2018-6-17[③] S10 立功:SAMSUNG 三星 智能手机在中国占比重回1%,什么值得买社区,2019-5-5[④] サムスン、スマホ復活遠く 中国で生産終了,日本経済新聞,2019-10-3[⑤] Almost all Samsung IT employees in Vietnam,News VietNamNet,2016-5-10[⑥] 石田賢:揺らぐサムスン共和国︓ベトナム拠点を強化するサムスン電子,実業之富山Web版,2020-9-5[⑦] ブイ・ディン・タン:サムスンのベトナム進出とベトナム経済への影響,第9页。[⑧] サムスン、遠のく20年復活シナリオ スマホ出荷⼤幅減 5G期待もコロナで帳消し,日本経済新聞,2020-4-7[⑨] 石田賢:揺らぐサムスン共和国︓ベトナム拠点を強化するサムスン電子,実業之富山Web版,2020-9-5[⑩] 何则文:向南之后:新南向是出路还是昙花一现?:一家公司如何翻转越南经济结构?请看南韩「三星帝国」前进越南启示录,The News Lens,2017-2-20[11] 根据越南工贸部数据汇总而成。[12] Stop in production of Samsung Galaxy Note affects Vietnamese enterprises,News VietNamNet,2016-10-20[13] Is Vietnam’s economy too dependent on Samsung?,News VietNamNet,2018-12-18[14] 何则文:向南之后:新南向是出路还是昙花一现?:一家公司如何翻转越南经济结构?请看南韩「三星帝国」前进越南启示录,The News Lens,2017-2-20[15] JETRO世界贸易投资报告,日本贸易振兴会,2011-2019[16] 根据越南工贸部数据汇总而成。[17] ⽐良井慎司,外国直接投資の選別を強化するベトナム,日本贸易振兴会,2019-10-16[18] Samsung Electronics Vietnam tops largest firms list,News VietNamNet,2017-12-7[19] MOIT says Samsung products made in Vietnam are Vietnamese goods,News VietNamNet,2015-9-30[20] Public disagrees with MOIT on calling Samsung products ‘Vietnamese’,News VietNamNet,2015-10-16[21] Samsung smartphones: what does Vietnam actually make?,News VietNamNet,2017-11-23[22] Samsung rejects NGO report on worker mistreatment,News VietNamNet,2017-11-27[23] 石田賢:揺らぐサムスン共和国︓ベトナム拠点を強化するサムスン電子,実業之富山Web版,2020-9-5[24] 比良井慎司,外国直接投資の選別を強化するベトナム,日本贸易振兴机构,2019-10-16[25] Chinese smartphones invade Vietnamese market,News VietNamNet,2018-6-11[26] Landslide changes in phone segment,News VietNamNet,2018-10-22[27] サムスン、スマホ復活遠く 中国で⽣産終了,日本経済新聞,2019-10-3[28] サムスン、中国PC⼯場閉鎖 ベトナムへ移管検討,日本経済新聞,2020-8-3[29] Where will Samsung go after leaving China — India or Vietnam?,News VietNamNet,2018-12-29[30] 世界のスマホ出荷、1割減も 2020年見通し,日本経済新聞,2020-3-17[31] 何则文:向南之后:新南向是出路还是昙花一现?:一家公司如何翻转越南经济结构?请看南韩「三星帝国」前进越南启示录,The News Lens,2017-2-20[32] サムスン、スマホ首位暗雲 出荷台数4~6月3割減,日本経済新聞,202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