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研究 2个月前 (09-02)

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墨腾创投(ID:MomentumWorks)

本文原文为英文,发表在墨腾英文博客TheLowDown上。原文作者Niklas Schmitt,中文由Yusuf翻译。点击查看英文原文

在今年五月墨腾发布的东南亚二手车市场报告中,我们提到了东南亚的二手车销量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相对稳定: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这种对市场冲击的抵抗力其实可以在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和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与新车市场不同的是,在二手车市场中,经销商依靠清算库存保持了二手车的价格水平的稳定。而且本打算购买新车,但是现金拮据的客户也开始考虑购买二手车。

在黑天鹅时间司空见惯的2020年,美国领先的二手车平台Carvana通过股价给出了一些指标: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即使未达到销售预期,但解决了收车的问题、以及业务恢复速度超预期使股价一路飙升。

那么,我们之前在报告进行过详细分析的、采取不同策略的东南亚三大二车手平台怎么样了?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在疫情爆发之前,这这三家公司的资金都相对充足: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在该行业大环境保持韧性的同时,有趣的是看看主要几家玩家不同的策略如何发挥其作用,对整个市场的发展、以及平台之间竞争关系催化了什么样的改变:

BeliMobilGue / OLX Autos

专注于印度尼西亚的BeliMobilGueB(BMG)带着3000万美元的巨额资金投入这场二手车市场,这笔资金来自(以前投资腾讯一战成名的)Naspers和分类广告平台OLX支持的Frontier Car Group(FCG)的A轮投资。

FCG来自德国,主要在新兴市场插旗。在去年进行了4亿美元的融资后,OLX集团成为FCG的实际控股股东。而OLX本身由Naspers上市的数字部门Proses控制。所以,这里面的左右手关系大家现在应该清楚了。

在印度尼西亚,BMG采取了激进的扩张方式,开设了数百个线下实体店,并且很大力度在广告宣传方面进行投入(熟悉国内二手车市场发展历程的朋友应该觉得似曾相识吧)。

值得一提的是,在某种程度上,这与很多其他总部在德国的公司,包括Rocket Internet旗下的(被阿里收购之前)的Lazada和外卖上市公司Delivery Hero收购Rocket的Foodpanda采取的策略类似: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对于这一策略,说实话我们是有疑虑的。和中国市场以前的经验一样,二手车买卖对消费者来说是一个很低频的时间 – 大量的广告投入和快速扩张未必能够形成一个正向的循环。

在疫情期间,BMG重塑品牌,摇身一变成了OLX Autos Indonesia。重塑品牌的计划可能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这表明其母公司正在努力将纯粹的在线上分类广告流量模式转型为交易为中心的商业模式。

该公司在去年下半年极地加大人力资源方面的投入,而COVID-19的突然发生好像使得这一计划搁置了数月之久: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Carro

这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公司则采用了我们在报告中所称的“多元化战略”,几乎是不断寻求新的商业机会: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在金融、分类、拍卖等各个尝试之后,Carro决定在印度尼西亚建立更多实体体验店。 于是5000平方英尺(456平方米)的线下体验店“ Carro Automall”应运而生。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理论上,线下体验店能够让客户真正看到和测试所出售的二手车,这也使客户的体验感大大增加。但是,体验店偏远的位置意味着雅加达居民想要实地参观可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更不用提雅加达拥堵的交通情况了: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它于7月开业,当时印度尼西亚正经历着covid-19病例激增(虽然现在也一样):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同时,Carro还在不断扩大团队规模: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据Dealstreetasia报道,该公司最近从日本财团三菱筹集了1100万美元的资金,由于金额比上一轮融资小很多,所以公司并没有公开公布。同时一位三菱高管也被派驻Carro出任首席战略官。

Carsome

有趣的是,总部位于马来西亚的Carsome在疫情期间被频繁报道。CEO郑继宗(Eric Cheng)谈到了V型复苏,在第二季度末,其销售量已经超过了之前的水平。

市场覆盖范围的扩大似乎表明了其对V型复苏的信心,因为与过去的其他两家公司相比,Carro更加低调,很少媒体露出。

许多人经常将Carsome与Carro进行直接比较,因为两家公司(与BMG不同)都是区域性的,并且名称都具有相同的前缀Car。实际上,两家公司的战略重点是完全不同的。相比于Carro,Carsome更加注重于地面运营体系的建立、标准的树立以及数据收集: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上面的策略可能解释了公司过去的低调。但是,它最近也以新的品牌标识进入了B2C领域。本周,它在马来西亚首都开设了第一个体验中心: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似乎,他们相信,数十万次车辆检查和上万次拍卖收集的质量/价格数据和服务标准已经可以用于用于B2C领域,从而完善整个二手车的生命周期: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在一次新闻采访中,郑继宗还提到了马来西亚封国期间,他也日益加强了对技术的关注。而 该公司在疫情期间的工程部门增长了50%以上: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总结

正如我们在报告中提到的,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增长潜力以及增长率都是十分具有前景的。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Covid-19加速了东南亚许多行业的数字化,其中也包括二手车。这种趋势是不可逆的。但是挑战无处不在-从该地区的多样性到新兴市场中大量的运营都存在不少摩擦。

分别采用不同策略的三家公司正在争夺这一市场:

东南亚二手车市场的“三国演疫”

我们相信,在加速增长的同时,公司也不应忘记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只有专注于稳步的发展并且充分挖掘每一个市场潜能的玩家才能笑到最后。

墨腾东南亚二手车市场报告对该行业同仁、投资者和学术界免费提供。要获取完整版报告,请在后台留言或者电子邮件至hello@works.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