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白宫新政令后,TikTok还能出什么牌?

报道 3个月前 (08-16)
特朗普白宫新政令后,TikTok还能出什么牌?

当地时间8月14日晚间,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之内出售或剥离TikTok美国业务。

8天之前,特朗普的行政令曾要求,要求45天后(9月20日),要禁止字节跳动集团跟任何美国人或者美国公司做任何交易。

新的行政令并未延长TikTok的交易时间,相反,它对字节跳动戴上一副新“手铐”:须在90天内,也就是11月15日,完成交割。

而90天期限的选择,显然是特朗普团队深思熟虑的结果。2020年美国大选的投票日是11月3日。在此期间,这位反复无常的领导者,可以把TikTok这把牌握在手里,展示他对中国的强硬立场。

字节跳动无疑是这场选举,和中美地缘政治博弈的最大牺牲品之一。在特朗普第二道行政令出来后,TikTok美国与字节跳动的“骨肉分离”,就已经进入倒计时。

不过,面对特朗普的围剿,更有价值的的追问则是:字节是否还有机会继续自己的全球化征途?他是否还会向Facebook发起反攻?

并未延期,90天内完成交割

在上述行政命令中,特朗普认为有 “可信的证据 “表明,在字节跳动收购短视频应用Musical.ly之后,该公司 “可能会采取威胁损害美国国家安全的行动”。

命令还要求字节跳动销毁从美国TikTok用户处获得的所有数据,并在销毁后通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

字节跳动必须每周向CFIUS证明其执行情况,CFIUS可以采取适当措施确保命令的执行,包括允许美国政府雇员进入字节跳动、TikTok及其在美国境内子公司的所有场所和设施;合理通知后检查复制任何账目、通信等文件;检查或审计字节跳动或TikTok所有的任何信息系统、网络、硬件、软件、数据、通信或财产等;采访公司高管、员工等。

字节跳动要在书面通知CFIUS潜在的买主并未在10个工作日内收到反对后,才可以出售资产。

此外,8月14日的总统行政令还要求,90天内(11月15日)或经CFIUS同意延期30天内(12月15日)将TikTok出售的交易完成交割。

此前,8月6日的总统行政令要求45天天后(9月20日),要禁止字节跳动集团跟任何美国人或者美国公司做任何交易,但并没有提到9月15日前出售签署合同就能解除这个封禁。

比较这两道总统行政令,国内不少媒体解读:特朗普宽延了TikTok的交易时限,给字节跳动多留出近两个月的时间。

不过,这是对行政令的误读,特朗普并未对字节跳动发“善心”。

此前,特朗普要求,9月15日签署出售协议,否则9月20日封禁bytedance。在此基础上,新的行政令添加新的限制,要在11月15日(或12月15日)之前完成出售的交割,完全退出TikTok美国的运营。

与之相比,新的行政令进一步明确了TikTok美国业务完成交易的交割时间(11月15日)。此项内容属于新增限制,而并非出售时间的延期。

全球封杀和“定点”拔除

如果“顺利”,字节跳动将在11月15日作别TikTok美国,而2020年美国大选的投票日是11月3日。

这并非巧合。在此期间,特朗普可以一直在TikTok上借题发挥,揪着字节跳动不放,以此来攻击中国,为自己低落的选情造势。

2020年4月,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治报》曾透露,美国共和党参议院全国委员会已向各个竞选团队发送了一份备忘录,建议共和党候选人通过积极攻击中国来摆脱应对疫情不力的危机。

这份长达57页的备忘录由一名资深共和党战略师撰写,内容包括如何将民主党候选人与中国政府联系在一起,如何应对种族主义指控等各种问题的对策。

而对一家有中国背景的互联网公司“秀肌肉”,也成为这份备忘录的必选动作。两道行政令的出台,精准打击一家正在拥抱全球化的互联网企业,让TikTok成为美国大选的最大牺牲品。

美东时间8月6日晚,特朗普在早前的行政令中要求,9月20日起,凡在美国司法管辖权内,涉及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及其子公司进行的任何交易,都将被禁止。

而14日的行政令则表示,白宫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CFIUS确定的、任何支持字节跳动在美国运营TikTok的有形或无形资产或财产,无论其所在位置;从TikTok或Musical.ly的美国应用所获取或衍生的任何数据。

对比新旧行政令的措辞,知情人士透露,新的行政令主要针对TikTok,旧的行政令则更为广泛,包含了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新的行政令直指强迫字节跳动在限期内剥离TikTok美国业务,旧的行政令则意在遏制字节跳动全球业务的发展。因此,这两封行政令不会相互覆盖,而是相互独立、并列执行。

尽管白宫内部在处理TikTok分歧严重,上周,美国媒体曾报道, 特朗普的鹰派贸易顾问纳瓦罗和鸽派财政部长姆努钦当着特朗普,发生激烈争吵。前者要求封禁TikTok, 后者则建议TikTok出售给美国公司。

这意味着,即便TikTok美国业务剥离,它在全球其他地区的命运依然未知。而特朗普依然倾向在全球范围内封杀TikTok以及字节跳动其他业务。8月12日,路透社曾报道,一份白宫文件显示,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可能会在应用商店上封杀TikTok。

如果走到这一步,几乎宣告,字节跳动的全球化之路就此终结。

放弃北美,主攻亚欧

总统行政令的直接受益人,除了他本人,还有扎克伯格。打击TikTok,除了给自己捞选票,还可以送Facebook一个顺水人情。

但是,对外的公开声明中,特朗普认为有 “可信的证据 “表明,字节跳动 “可能会采取威胁损害美国国家安全的行动”。美国总统下此结论的根据在CFIUS的审查报告。

在最近数年,CFIUS对中国企业的敌意显而易见。过去四年里,每年只有一笔交易交由总统做决定。这四项交易均已被否决。奥巴马(Barack Obama)在任时阻止了一家中国公司对德国半导体制造商爱思强(Aixtron AG, AIX.XE)旗下美国业务的收购。特朗普阻止过两笔交易:另一家中国公司对莱迪思半导体(Lattice Semiconductor, LSCC)的收购,以及博通(Broadcom Inc., AVGO)以1,170亿美元收购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

根据惯例,美国总统宣布行政令之前,CIFUS必须公布与之相关的审查报告。蹊跷的是,对Musical.ly与字节跳动交易的报告,至今未见阳光。

上周,美国前政府官员向媒体The Protocol透露,围绕TikTok调查的混乱、特朗普的强力参与,对这个有近50年历史的小组来说,前所未有。CFIUS已经被外界批评为美国促进保护主义的手段。牵涉TikTok的调查变得如此政治化,令许多专家感到震惊,他们表示,特朗普政府正在将国家安全进程拖入未知领域,并超出了法律允许的范围。

此前,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也持相同看法。8月4日,他在内部信中表示,这次事件问题焦点根本不是CFIUS以Musical.ly并购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目前,TikTok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将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二是,退出美国市场。

对于TikTok来说,退出美国市场意味将市场拱手让给Facebook,并在之后的全球竞争中丧失优势。Facebook对这一结果乐见其成,此前在印度市场,印度政府封禁TikTok后,Facebook旗下的图片社交应用Instagram立马在美国等50多个国家推出新功能Reels,主打15秒短视频。

相比之下,出售是TikTok美国业务的唯一选择,微软则是字节跳动理想的接盘者。接近这笔交易的人士透露,字节跳动早在CIFUS的调查结束之后,就开始主动接触微软。对字节跳动而言,与微软的交易,他们最想得到的,并非资金,而是TikTok在美国的“生命“。在微软的庇护下,如果TikTok继续运营,它可以在美国本土牵制Facebook。

同时,在欧洲和亚洲,TikTok将向Facebook发起正面进攻。

不过,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攻略,并非掌握在张一鸣手中,特朗普才是最终话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