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京东叫停Tiki和Sendo合并,看越南电商发展潜力

报道 3个月前 (07-27)

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7点5度(ID:Asia7_5)

据DealStreetAsia报道,越南两大本土电商Tiki和Sendo开启合并谈判11小时后,被京东叫停。Tiki和Sendo合并以抗衡Shopee和Lazada的新闻自今年2月份以来就传得沸沸扬扬,这次合并失败,又会对越南电商格局产生哪些影响?

合并事件始末

今年年初,有关越南电商Tiki和Sendo合并的传闻就已经出现,直至DealStreetAsia在今年2月正式披露两者在进行合并谈判。不少人推测,两者的合并是为了抗衡Shopee和Lazada以争夺更多的市场份额,7点5度也为此写过分析文章《Tiki和Sendo合并后,谁最终会是越南电商的老大?》。

随后,有关Tiki和Sendo同意合并谈判的新闻也陆续出来。越南媒体VnExpress也向越南工贸部电子数字经济机构(iDEA)求证,一位官员表示当局已经收到有关两个电商合并的计划报告。不过,Tiki和Sendo对合并传闻始终未正面回应。

今年6月,Tiki再获1.3亿美元新融资,由新加坡私募基金Northstar Group领投。从这也可以隐约看出,Tiki和Sendo的合并或许还存在变数。

7月20日,据DealStreetAsia报道,在Tiki和Sendo正式进行合并谈判的第11个小时,Tiki大股东京东叫停此次谈判,取消合并,原因是:疫情让Tiki和Sendo之间的差距变得更大了。另外,有知情人数透露,很多股东并不满意这次的合并条款。

Tiki和Sendo两边的股东关系都不简单,外资股东占大多数。根据National Business Registration Portal的资料显示,Tiki最大的外资股东是京东,持股22.2%。但据VnExpress于2019年8月报道,越南互联网巨头VNG在Tiki的持股比例已从28.8%降至24.4%,京东持股增至25.65%,成为Tiki最大股东。而Sendo的外资控股高达65%,不过最大股东是越南IT公司FPT,紧接着的第二大股东是日本集团SBI。

从京东叫停Tiki和Sendo合并,看越南电商发展潜力

Tiki和Sendo合并谈判的中断,可能更多的是股东利益的博弈。

疫情对越南电商的影响

回到疫情因素,今年的疫情危机究竟如何影响了Tiki和Sendo的合并谈判?

不少行业专家都预测,由于疫情而强制实行的线下商店停业以及居家隔离等措施,消费者会转战线上消费,使得电商迎来大增长。但这种情况在越南就打脸了。据分析网站Similarweb数据(2019.12-19-2020.2.20),越南电商Tiki、Sendo,以及Shopee(越南站)、Lazada(越南站)的网页访问量实际上同比去年下降了14%。

从京东叫停Tiki和Sendo合并,看越南电商发展潜力
来源:similarweb

再单独拎出Tiki和Sendo的数据来看,两者访问量在2020年上半年均呈总体下降的趋势。

从京东叫停Tiki和Sendo合并,看越南电商发展潜力
来源:similarweb

越南电子商务协会(VECOM)副主席Nguyen Ngoc Dung表示,尽管网购在疫情期间变得更受欢迎,但消费者可能会专注购买某些必需品,而不是推动整个电商行业的增长。总体而言,越南消费者的购买力下降了,大家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很多产品的销量自然也就下降。

iPrice代表指出,与旅游业直接相关的时装和商品如旅行代金券、行李箱、泳装等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电子产品和化妆品销量则没有增长。但越南消费者对口罩和洗手液的需求分别增长了600倍和100倍。Tiki也表示口罩、湿巾和空气净化器是最热销产品,较去年最后两个月相比需求增长15%。

虽然越南电商在疫情期间的表现未能达到理想中的大爆发,但消费者在线上购买特定必需品的同时也培育了线上消费的习惯。待越南经济从疫情的阴霾中恢复,电商的发展进程或许也会增快。

越南电商格局风云变幻

近年来,外国巨头在越南多个行业占据主导地位,本土企业只能屈居老二。例如Grab自2014年进入越南就快速占领大部分的网约车市场份额,挤压越南本土网约车Be和FastGo的发展空间。而在社交媒体领域,Facebook仍然是主流,Zalo(越南“微信”)、Gapo(越南“Facebook”)、Lotus(越南“Instagram”)等本地社交媒体平台也只能一步步努力争取上位。从最新的电商格局来看,还是Shopee、Lazada、Tiki和Sendo四家分“越”,而Shopee和Lazada这两个外国巨头还是占了前二的位置。

其实,越南的两个本土电商Tiki和Sendo各有特色。Tiki可以说是最像京东的越南电商,注重自建物流时效,某些产品可以在两个小时内交货。在用户群上,Tiki主要瞄准在河内和胡志明市的高收入人群,而越南电商70%的交易都集中在这两个城市。但Sendo更关注河内和胡志明市以外地区的低收入消费者。原本以为Tiki和Sendo的合并可以优势互补,解决越南电商消费分布不均的难点以共同扩大市场份额,如今这种想法只能暂且作罢。尽管Tiki和Sendo更早入场,但外来者Shopee和Lazada均有资金雄厚的后台且电商经验更丰富,本土电商想要凭自己的力量坐上第一把交椅,还是有点难度。

回顾越南电商市场,其实已经大浪淘沙,淘走了一批玩家。在疫情爆发之前,好一些越南电商都倒下来了,如本地企业集团Vingroup旗下的电商网站Adayroi、韩国乐天旗下的乐天越南站、泰国中央集团旗下的Robins越南站。而在今年5月,越南“严选”Leflair申请破产。旧玩家离开了,但新玩家还是会被越南电商市场吸引着走进来,Tiki和Sendo仍面临着不少压力:前有国外巨头,后有“后浪”玩家。

据越南工业和贸易部发布的2019年电商白皮书数据显示,越南电商2018年的渗透率仅为4.2%,待挖掘的机会还有很多。从谷歌、贝恩和淡马锡联合发布的2019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报告来看,除了印尼,越南是东南亚第二大电商市场,市场规模在2025年将达到230亿美元,2015到2025年之间的电商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9%,而越南政府的目标是让越南电商的交易规模在2025年达到350亿美元。这些都是新玩家的机会。

从京东叫停Tiki和Sendo合并,看越南电商发展潜力

从资本的厚度来看,Shopee和Lazada在越南必将保持一个领先的位置。但从长远来看越南电商的格局,又充满着变数。由于Tiki和Sendo本身模式存在很多不同(例如,前者以B2C为主,后者以C2C为主),即使两者重新合并,也要经历一个长久的磨合期才能发挥优势效应。对比其他玩家,Tiki和Sendo在入场时间和资金规模上都有小优势,“后浪”玩家暂时不会带来威胁。而且,Tiki在上个月刚拿到1.3亿美元的新融资,发展的势头还是很猛。反观Sendo的表现,则在资金和流量方面稍逊一筹。如果Tiki和Sendo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扩大,怕是要从“合并”开始变为“收购”。至于其他玩家的上位,就需要开始考虑另辟蹊径了。

总之,越南电商格局风云变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