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中国投资后,印度又为中企竞标设限

报道 3个月前 (07-24)
限制中国投资后,印度又为中企竞标设限

59款App已经被印度政府封禁26天,在这期间,中国公司积极联系印度政府协商,提交申诉材料。如今,这些App申诉进展如何?

印度Khaitan&Co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潘德安(Atul Pandey)在7月23日志象网主办的线上研讨会中回应,这些公司处在提交申诉材料阶段,截止时间为7月31日,预计在这之后的7到10天,政府将会做出最终决定,而且很有可能解禁部分App。

除了App被禁,过去的几个月内,来自中国等邻国的投资也开启了政府审批。自4月22日印度修改外国直接投资政策(FDI)以来,尚无中国企业在政府审批路径下成功进行投资。

潘德安称,印度政府的批复时间至少为2至3个月,中国投资审批预计最早在8月会传出消息。除了电信、新闻媒体等敏感行业,只要投资人没有恶意收购意图,投资申请一般会得到批复。

虽然潘德安对于中国投资和中国应用解封还是持乐观态度。然而,7月23日,印度财政部宣布修改《财务通则》,称考虑到印度防务和国家安全因素,在今后所有政府采购中,邻国竞标企业需要提前在主管当局注册,并接受安全调查。

据印度媒体分析称,这主要针对的是中国和巴基斯坦。短短几个月内,印度政府又再一次针对中国设限。

有意思的是,就在修改《财务通则》的前一天(7月22日),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还在美印商业委员会主办的峰会上表示,“现在是投资印度的最好时机”。他表示,今年4月至7月,印度吸引了200亿美元外国投资,其中大部分来自美国。莫迪还列出医疗、民航、国防和太空等正在寻找投资机会的行业领域。

相比过去,莫迪在招商引资方面已明显倒向美国,这是否意味着,印度已经不再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

59个App何时可解禁?

在印度抵制中国的狂浪里,中国应用未能幸免。6月29日,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NIC)以国家安全考虑为名义,禁止了59款和中国有关联的应用。

7月24日,据《印度斯坦时报》报道,除了印度政府下令禁止的59款中国应用外, Helo Lite、ShareIt Lite、Bigo Lite和VFY Lite这几款不在最初封禁列表的应用,近日也从印度谷歌和苹果应用商店里下架了。

此前,印度政府向被禁应用发出了包含50个问题的列表。政府表示,根据《信息技术法》第69A条的规定,这些应用将有机会陈述他们的情况。

印度律师潘德安表示,政府已经摆出了接受解释的姿态,让这些被禁App公司在3周内提供申诉材料,说明他们的数据储存在何处、如何使用数据等。对于资料详尽、数据操作无问题的公司,政府或许会将其App移出禁止名单。

潘德安表示,有些公司正考虑在印度注册商标来获得合法性,确保继续在印度运营他们的服务。

如果公司提交材料后政府依然未将其App移出禁止名单,还可以向法庭申诉。因为许多App都已有隐私政策,且印度法律也没有要求互联网应用数据必须储存在本国,这个途径有一线生机的。

不过,法庭得出判定最终结果可能需要1到2年。但审理期间,法庭一般会发布过渡期方案,允许这些公司暂时在印度运营他们的业务。

FDI政策虽然修改,投资非敏感领域应会获批

4月,印度政府对《外汇管理法》(FEMA)进行修改,限制来自陆地邻国的直接投资(FDI)。这此举意味着,中国对印度项目的投资,将由之前的自动审批路径转到手动审批。目前,还未有审批成功的消息传出。

潘德安表示,因为批复的最短等待时间是2到3个月,预计到8月才能看到投资通过案例。

他表示,在制药和电信领域,原本就需要对外国投资进行单独审查。针对敏感领域的投资,比如电信、媒体,印度政府可能会拖延投资申请,或者直接拒绝。

2017年,上海复星医药斥资超10亿美元收购印度药企Gland Pharma 74%的股权。当时,中印军队在洞朗对峙,两国外交关系紧张,但印度政府依然批准了这笔投资。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对印度企业金额最大的一笔投资。

而在互联网和信息服务、电商等领域,政府虽会对投资方案逐一审查,但99%都会批复,除非投资机构不愿意提供背景信息。

因此,潘德安认为,印度的投资依然对中国开放。“作为投资人,最主要的还是保证这笔投资是否有恶意收购,或要接管公司的意图。”潘德安强调。

印度政府部门也正在考虑,将对所有权比例较少的投资排除在政府审批之外。

据《印度斯坦时报》7月24日报道,经济事务部(DEA)向工业和国内贸易促进部建议,外国直接投资的实际所有权门槛应设定为25%,以确定中国投资者是否需要走政府审批程序。

DEA秘书Tarun Bajaj 表示,实际所有权可以按照其在外国证券投资者(FPI)规范和防止洗钱法(PMLA)下的定义来设定。

印度限制中国公司竞标政府采购项目

印度财政部以印度防务和国家安全为由,对2017年发布的《General Financial Rules》(财务通则) 进行修改。对来自与印度接壤国家的投标人施加限制,像中国和巴基斯坦等邻国再一次被纳入限制范围。新规定将适用于所有新招标。

声明中写道,“来自邻国的任何投标人,只有在主管当局登记后,才有资格在采购中投标,无论是货物、服务(包括咨询和非咨询服务)还是工程(包括交钥匙工程)的投标都包含在内。”

限制中国投资后,印度又为中企竞标设限

印度财政部文件 /印度财政部网站

邻国投标人,只有在印度工业和国内贸易促进部(DPIIT)设立的机构注册,才有资格投标。

公共部门银行、金融机构、自治机构、中央公共部门企业,以及由政府或其下属部门支持的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都纳入法令范围。

印度各邦政府采购,也执行这一命令,主管当局将交由各邦自行确定,但仍需进行政治和安全审查。

但规定排除了某些特殊情况,例如,今年年底之前,新冠病毒相关医疗用品就不适用于这一规则。从印度政府获得信贷额度或发展援助的国家,可以豁免。

对于正在进行的采购,如果未完成第一阶段的资格评审,未注册的投标人将被视为不符合采购资格。如果已完成第一阶段评审,通常会取消投标,按新规重走这一流程。该新规也适用于其他形式的公共采购,但不适用于私营部门采购。

据《印度时报》报道,新规试图阻止与中国公司向印度输送涡轮机和电信设备,以及签订公路和电力合同。

6月底,有消息传出印度政府层面在讨论是否采用华为设备建设当地5G设施。目前来看,新规对中国公司参与印度5G建设将带来困难。尤其是,信实工业旗下的Jio Platforms宣称已开始研发5G解决方案。

印度总理莫迪表示,印度需要结束太阳能电池板的进口依赖。目前,这些电池板主要从中国进口。

作者:陈燕妮 付饶 刘荻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