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拉美,和中国最像的新兴市场

报道 3周前 (07-11)
去拉美,和中国最像的新兴市场

7月7日到8日,志象网联合迪拜未来基金会、非程创新、金门创投、Polymath Ventures举办了首届全球新兴市场创投论坛。

两个夜晚的四个小时,志象网连线了拉美投资人、创业者,一同探讨金融科技、电商和娱乐行业的趋势,以及疫情后的新机会。

Polymath Ventures创始人蔡文轶、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公司Cometa的联合创始人Rafael de Haro、Fintech意见领袖Edwin Zácipa、ONEVC创始人Bruno Yoshimura和哥伦比亚文化部国际合作顾问 Veronica Henao,同拉美各行创业者探讨Fintech、电商和内容娱乐行业领域的态势。

新冠疫情比预想中要更快的加速数字化进程,电商、金融科技、健康科技、教育科技行业在疫情当中都发展迅速。但总体上,拉美经济受疫情影响很大,投资可能会出现一段时间的停滞。

蔡文轶介绍,相比其他新兴地区,拉美地区更富裕,有数量可观的中产阶层。Rafael 称,拉美地区和中国的人均GDP和手机渗透率极为相似,为科技公司在未来十年的大规模扩张创造了条件。

去拉美,和中国最像的新兴市场

蔡文轶首先对拉美地区的概况做了介绍。她认为,在互联网技术方面,拉丁美洲比中国落后四到五年。

关于疫情影响,拉美地区因为疫情爆发较晚,对于何时结束,结束后的变化,还很难做出预测。而拉美各个国家政府对于疫情处理方式大相径庭,也带来更多不确定性。比如,秘鲁政府的反应最快,但墨西哥和巴西的政府反应则饱受批评。蔡文轶强调,甚至,有的国家在不同层级,比如中央和地方,应对疫情也有所不同。

但可以预料的是,拉美的经济遭受了很大影响,乃至于投资方面,可能会出现一段时间的停滞。

蔡文轶表示,在过去两三年,拉美的投资交易都呈2倍到3倍增长。但今年一季度,交易量已经下降了60%,二季度的数据预计会更差。之前比较热的投资景象,会变得颇为冷却。毕竟,大部分拉美国家都会继续限制人员和资金的流动。因为,目前的VC会倾向于把资金给到已投资的公司,而不会投在新项目上。

尽管如此,拉美的基本面还是向好的,各类互联网服务流量增长势头很足。

对比中国和拉美市场,其人均GDP和手机渗透率都极为相似。相比其他新兴地区,拉美地区更富裕。总体来说,有数量可观的中产阶层。因此,过去几年在中国迅速增长的领域,诸如Fintech、电商、内容社交等,也在拉美开始逐渐活跃起来。

金融科技曾经是拉美地区服务最不足的行业之一,过去几年得到了很多投资。在线视频、直播和短视频,也在近两年呈现出非常好的发展态势。电商也在增长:疫情期间,哥伦比亚、墨西哥都有50%的月增长,这还是在物流和支付都有很多问题没解决的情况下。过去三个月里,流媒体服务也在墨西哥和巴西获得了200%到300%的增长。短视频和游戏的态势也非常好,预计拉丁美洲将成为仅次于非洲和中东的第二大电子游戏增长市场。

去拉美,和中国最像的新兴市场

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公司Cometa的联合创始人Rafael de Haro提到,当他在2012年创办这家投资西语国家科技公司的机构时,当时墨西哥应该只有四家注册的风投机构。不过,发展到今天已经有超过百家投资西语世界的风投机构。

“我们现在看到一些著名的全球公司也开始在拉美地区投入了大量资本,来自美国硅谷,欧洲,还有亚洲和中国的大公司也开始在该地区投资,未来我们也期望能看到更多的全球资本押注拉美。” Rafael说。

Rafael提到,可以看到有很多中国公司将资金大量的投进东南亚和印度,但目前并没有见到很多钱投进拉美地区。

Rafael在介绍拉美地区的背景时提到,据2017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拉美地区的GDP为6万亿美元,东南亚地区和拉美地区的人口数量接近,但其GDP仅是拉美的一半。

他说,拉美国家中,中产阶级占大多数,并且还在逐年增长。手机渗透率在近几年也在升高,从2014年到2018年,这一数字增长了82%。IDC的统计称,2017年,拉美地区出现了最大的智能手机销量增长。此外,拉美地区的互联网用户也比美国和东南亚地区要多。

因此,拉美地区有着新兴的中产阶级、广泛的智能手机用户等,都在为科技公司在未来十年的大规模扩张创造了条件。

新冠疫情比预想中要更快的加速数字化进程,电商、金融科技、健康科技、教育科技行业在疫情当中都发展迅速,专家预测,仅墨西哥的电商行业在2020年就会取得40%的增长。

第一个圆桌讨论主题是Fintech,探讨拉美Fintech生态的发展态势。拉美Fintech意见领袖Edwin Zácipa介绍在拉美从事该行业需要注意5个方面:监管、市场需求、人才、基础设施和连接性。

Mercado Pago电子钱包负责人Juan Carlos Riveroll也表示,拉美地区各个国家的监管政策都不同,但从业最主要的是要找到目标用户。此前拉美地区经历过几次金融危机,导致大家对金融系统信任度不高。他表示,二维码支付等电子支付手段在拉美的接受度逐渐变高,疫情加速了电子支付的普及程度。

例如,哥伦比亚政府对电商制定了专门的刺激计划,一个月内有特定的三天在网上购物时可以免税。电商的发展会带动电子支付的发展。但目前,整个拉美地区的电商渗透仅在4%至5%。

他还表示,在拉美从事Fintech行业必需了解当地文化和行业生态,可以帮助企业甄别可信和高效的合作伙伴,也有助于理清商业模式。

投资机构QED的合伙人Lauren Connelly也强调了本地化的重要性。她表示外部投资者搭建本地网络很有必要,要与投资者建立联系,了解当地基金在做什么,了解市场上的机会在哪里。QED在拉美投资过20多个项目,大多在垂直领域,例如数字支付钱包、发薪日借贷等。

Lauren表示,“我们和腾讯、软银接触很多,很多筹资项目从很早就开始接触,熟悉项目双方的情况和筹资进度。双方保持紧密沟通是筹资的必要条件。”

Ualá新业务部负责人Maia Eliscovich Sigal介绍,Ualá是阿根廷的金融生活服务平台,拥有200多万用户。在阿根廷,一半的人没有银行账户,60%的人没有借记卡,传统银行服务普及率不高。从某种意义上说,在线金融会更容易推广和被接受,因为不需要说服用户从传统银行转移到数字银行。

“我们的用户中有70%从来没有使用过除现金之外的支付手段,我们给用户提供免费的数字化帐户,可以实现预付账单、订阅流媒体内容、货币市场基金、小额分期贷款等。另外,我们还可以追溯用户的消费记录,建立信贷体系。”Maia表示,拉美的一系列金融创新浪潮下,用户是最后的赢家,银行更加数字化,Fintech企业也提供更多样的金融服务,最终市场会越来越大。

第二个圆桌主题是拉美地区的电商发展趋势。

在ONEVC创始人Bruno Yoshimura的主持下,4位嘉宾分别介绍了自己公司的商业模式和对未来趋势的看法。这些嘉宾包括:哥伦比亚社交电商Elenas创始人Zach Oschin、墨西哥在线超市Justo创始人Ricardo Weder、在秘鲁和巴西运营的社区杂货电商平台Aiyu创始人Alejandro Ponce,以及在巴西做货车司机订单匹配的Truckpad创始人Carlos Mira。

Zach认为,拉美和中国的人均GDP、人口密度和移动渗透率都较为相似。但相似的背景下,电商的渗透率却大不相同。Zach提到,杂货电商在中国渗透率是70%,拉丁美洲只有50%左右,而巴西只有17%,秘鲁只有25%。其原因在于巴西和秘鲁长时间的直销传统,世界最大的直销公司Natura就来自巴西,直销的形式解决了电商平台尚不能解决的信任问题,并且直销顾问还能和顾客建立个人关系。这也是社交电商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但却有利于社交电商的拓展。

Ricardo介绍,墨西哥杂货零售市场高度集中,3到5家大的超市品牌占了80%的市场份额。但拉丁美洲的在线杂货渗透率只有2%,潜力巨大。Ricardo认为,中国的杂货电商形态,对拉美来说,就是期望的未来。目前,墨西哥实体零售十分密集,沃尔玛就占了80%左右的市场份额。大部分消费者都会依赖发达的线下零售,对线上零售发展带来阻碍。但是,线上零售能够借助科技优势,去优化各个环节流程,从而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购物体验。毕竟,和20年前相比,实体零售的体验没有太多改变。

Carlos分享了Truckpad平台如何帮助中小商家去推动电商物流的效率提升。通过数据匹配,Truckpad能够帮助货车司机找到下一个订单。在拥有足够的独立货车司机注册数量之后,Truckpad也让一些中小型公司能够更自由地雇佣司机,不必自行购买卡车或是雇佣全职司机,帮助中小型公司提高运行效率。

Alejandro强调社区电商带来的聚集效应。因为做拼团更容易,电商平均一单金额能够比线下订单更高。比如,线下超市购物的平均订单金额一般在50到70美元之间。但通过聚合购买和拼团,社区电商的订单金额能达到100美元,这是社区电商的魅力所在。

第三个圆桌论坛的主题是内容,讨论如何在拉美的娱乐行业有所作为。

拉美音乐发行平台ONErpm的全球权利管理负责人Diego Maldonado称,新冠疫情大大改变了人们听音乐的习惯,由于在家办公,少了通勤时间,人们对音乐的消费下降了30%至40%。在哥伦比亚,音乐产业过去几年出现了可观增长,不幸的是,疫情使得哥伦比亚的音乐产业出现严重倒退。

Diego提到,在拉美音乐市场中,有很多像Spotify、亚马逊等很多外来竞争者。而当地人的订阅习惯也因地区而异,像墨西哥的人口大概是哥伦比亚的3倍,但是付费订阅用户有近1000万人,大概是哥伦比亚的10倍。

如果要投资拉美音乐行业,Diego说,可以不仅仅局限于音乐人、录音方面,也可以考虑发行商。对于想要来拉美投资的人,他建议要找当地的合作伙伴了解本地文化、行为、法律、习俗等。我也看到过很多公司来到拉美,抱着要开发这个市场的雄心,但他们最终都失败了,损失了很多钱,主要是因为他们对当地的环境适应得不够快。

专注拉美的短视频平台Kalo的创始人及CEO张子昂称,短视频行业在疫情期间算是享受到了一些红利,目前,平台上的流量是今年初期时的三倍。在拉美市场,广告变现潜力很大,所以我们给想要来拉美做生意的人的建议是,不要被不是很成熟的市场吓跑。

当张子昂和拉美地区的一些创业者交谈的时候,他发现当地人很了解中国模式,因为拉美市场和中国很相似,拉美现在做的,就和中国科技行业以往的发展模式类似。但单纯的复制中国模式,不了解当地的文化也是行不通的。

Unity Technologies是游戏解决方案供应商,其美洲高级游戏布道师Arturo Nunez称,疫情期间,游戏开发者在家办公,但一些游戏开发受保密协议限制,不能在别的地方安装,会导致新游戏发行出现延迟。但从营收角度来说,人们花更多时间呆在家中,拉丁美洲用户就比平常多花40%的时间在游戏上。

“在拉美,大概有几百家游戏开发工作室和互动机构,这里没有庞大的游戏开发生态系统,但却有着庞大的游戏用户市场,像巴西和墨西哥在全球游戏用户市场中分别排第12和第13位。” Arturo说。

他提到,在拉美,大多数人玩的都是手游,85%到95%的游戏开发商都在开发手游。从用户角度来说,在拉美也有很多人看游戏直播,巴西就是游戏直播第二大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