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时期,出国到底有多难?

报道 6个月前 (02-05)

​志象网:长期关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及国际化进程,提供一手信息及独到视角,英文科技媒体The Passage 大中华区独家合作媒体。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

作者|付饶  编辑|李晓萌

​2月4日零点过了,我会被遣返吗?

2020中国春节期间,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感染病例迅速从武汉蔓延至全国,乃至海外,并被世卫组织列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截至本文发稿前,全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确诊数达24627人,其中海外病例194人,死亡人数494人。

新型病毒在全世界范围触响了警报,当前至少16国从武汉撤侨、16国拒绝中国出发旅客入境,还有更多国家取消中国直航班机。志象网长期关注的印度和东南亚各国也赫然在列。

近半个月来,不少出海人利用自身海外人脉,迅速采购医疗物资、搭起物流网络,将一批批货物发往国内,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中国人度过难关。而短短几天,这些出海人面对的困难也与日俱增:

被限制的签证,被取消的航班,被隔离的处境,以及潜在被歧视的风险,都在鼠年和疫情一起,给出海企业出了无数道难题。第一难,就是返程复工难。

2月2日,印度宣布电子签证失效,给即将返印工作的中国人当头一棒,节后能否返工、如何与客户维持关系等一系列问题接踵而来。我们采访到一位顶着遣返风险前往印度的出海人——Tim,他的坎坷入境经历,正是中国出海人在疫情防控时期,面对巨大不确定性的缩影。

一路上,Tim揣怀着随时可能被”撵回去“的忐忑,在经过航司多次问询和检查之后,终于在2月4日零时左右成功入境印度。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之后,他在公司的出租车里发出了一条朋友圈说到:“当真是心惊肉跳”。

讲述人:Tim,中国某科技公司在印员工

入境路线:上海——曼谷——班加罗尔

入境时间:2月4日凌晨0点左右

以下内容为Tim口述

航班取消,我预感到印度要有动作

我在某中国科技公司担任法务,去年开始常驻班加罗尔,腊月二十八(1月21日)回到家乡过春节。当时完全没有意料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会影响这么严重,出境入境都成问题。

本来我机票订得挺早的,年前就订了印度靛蓝航空(Indigo)2月5日从香港飞班加罗尔的机票。2月1日,我收到航班取消的消息。实际上,靛蓝航空停飞了几乎所有印度往返国内的航线。

2月1日晚上,我改订泰国航空的联程机票,计划2月3日早上从上海飞曼谷,当天晚上从曼谷飞班加罗尔,2月4日凌晨入境印度。(见截图)

Tim的行程详情,截图来自受访人

那几天,我每天都在关注一日一变的入境政策,有预感印度也快出政策了,意识到要赶快走,否则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去到印度。那边要是全部远程沟通,很多事情都会很麻烦。

为了降低风险,我特地选了泰国航空的联程航班,在机场可以直接中转,免去出入海关的不确定性。因为泰国还没有发布限制中国旅客出入境的政策,即使落地签突然取消,我不需要出关就没有问题。

第一段航程的起飞时间是2月3号早上8点15分,我早早来到浦东机场办理登机牌。泰航的工作人员看着我的印度工作签证(纸质签证),不确定该不该放行。

泰航工作人员显然已知情,印度电子签证失效了,但对于纸质签证如何处理并不确定。印度使馆的信息发布很突然,航司人员估计也还没有遇到实际案例。泰航工作人员不断打电话,沟通了好久,才决定给我放行,帮我打印了两段行程的登机牌。

第一程,我顺利坐上了去曼谷的飞机。

同事当天被拒登机,我怕我也会被赶下去

泰国时间中午,我抵达曼谷,下一段行程的起飞时间是晚上9点35分,中转时间非常长。这八九个小时的时间里,我连着曼谷机场的Wi-Fi,断断续续收到很多关于疫情发展和各国入关政策的信息,大部分都不是好消息。

最让我担心的是,一个同事在香港机场被拒绝登机。

港龙航空的工作人员表示,印度已经不允许中国人入境,他不得已从香港又飞回了重庆,可见港龙的政策把控很严,有纸质签证却不能入境的情况确实存在。

工作群里转发了好几条外媒报道(见截图),里面说到,不管是什么签证类型,2月4日开始将全面禁止中国人入境印度。那时我心里已经打好预防针:我是有一定概率会被拒绝入境的。

新冠时期,出国到底有多难?

印度经济时报2月4日报道,标题为:“印度对中国旅客采取地毯式禁令”

2月4日晚间,文章标题已更改为“印度暂停中国旅行者的电子签证”。

曼谷当地时间晚上8点多开始登机,这时,泰航工作人员找到我和另外2个从北京过来的中国人,把我们的护照和登机牌都收了过去,确认很久,才让我们上飞机。

原本以为可以暂时放下心了,等待起飞的时候,泰航工作人员又过来说:把你的护照和登机牌拿过来,我们要看一下”。我非常紧张,心想是不是要把我们三人踢下飞机了,还好并没有。

护照登机牌还给我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登机这关过了,就看最后入关了。

落地印度,争分夺秒过海关

班加罗尔落地时,接近印度时间23点40分。国内已经是2月4日了(时差2.5小时),但印度还是周一的晚上,20多分钟之后才是周二。但从飞机落地到下飞机,再过关,还要排队走流程,特别担心过了这20分钟就被禁止入境,我一下飞机就往前赶

还没到海关,就有工作人员过来,拦住了所有人,递上了一份健康情况申报表。要我们声明自己的身体情况、是否有发烧感冒之类的症状、以及有没有到过武汉,还要填写在印度的住址和联系电话等。

印度入境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警示信息,图片来自Tom

其实我从大年初三开始就一直在感冒咳嗽,到现在也没有好。虽然并不发烧,但也是有症状的。我有点担心,没有声明自己感冒的事。

对比以前入关的经验来看,这次进海关之前,还增加了一道关卡:医务人员挨个测量体温,并且询问旅客最近去过哪里,有无症状等情况。医务人员确认之后,要在登机牌上盖章,才可以去海关。

完成医务检查这一步,已经过了当地时间的2月4日零点,而我还没有办理入海关手续,前面还要继续排队。

我2月2日出的门,从青岛飞到上海,2月3日从上海飞到曼谷,再到印度,在路上的时间接近2天,疫情的形势又让人紧张,我到这个时候整个人已经累得不行了,但我不得不保持紧绷状态,到底会不会被拒绝入境,不到最后关头是说不清的。我可不希望在印度的门口被撵回去,又要重新回国,那简直不可想象

其实直到2月4日凌晨,印度官方也没有给出具体说明,持工作签的中国人到底能不能入境。但我知道海关有一定自由裁量的度,理论上来说,它可以拒绝任何人入境,而不需要给出具体政策依据

幸好,海关只是例行公事,问了我住址和身体情况之后,很快盖上了许可戳。因为怕来不及,我一路走得飞快,都没有注意到同程的两个中国人有没有顺利入境。

等到我从机场出来,坐上公司的出租车时,已经凌晨1点了。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段感概的话,在这个政策一天一变的非常时期,入境印度当真是心惊肉跳。

2月4日,印度驻华大使馆发布消息,表示印度签证已不再有效。看来,还未能返工印度的出海人,只能在国内继续等待了。

因受访人要求,Tim为化名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扩散,印度和东南亚各国都出台了新的入境政策,相信对大家的出海业务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志象网很关心大家目前遇到的各种问题和困难,欢迎大家来谈谈这次疫情对大家的业务和日常生活的影响。志象网希望同您一起,记录历史,共克时艰。

联系方式:

刘荻青 微信号:liudiqing002

付饶 微信号:18612785123

陈燕妮 微信号:ynchen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