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颜宁,印度有Gita

报道 2年前 (2019-05-28)
中国有颜宁,印度有Gita
在她7岁时,她的父亲把蔬菜分组摆在桌上,教她乘法。如今,她摆上桌的东西将影响世界经济。

2019年当地时间4月30日,42岁的颜宁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被媒体奉为科学女神。

一位来自印度的普通姑娘,取得的成绩丝毫不亚于颜宁,她在38岁被评为哈佛终身教授,现在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

从迈索尔的一个中产阶级女孩,成长为世界级的经济学家,这是一段用专注和勇气谱写的传奇,用智慧和领导力铸就的奋斗历程。

传奇的主角,是Gita Gopinath。

38岁时,Gita Gopinath就在全世界最顶尖的学府——哈佛大学经济学系获得终身教授职位,这足以引起学术界的轰动,更何况,Gita Gopinath还是首位获得哈佛大学终身教职的印度裔女性。

2018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又任命其担任首席经济学家。如此非凡的事迹,让印度人倍感自豪。

而事实上,Gita Gopinath一开始学习经济学只是为了通过IAS考试(印度行政服务考试,是通过UPSC举办的公务员考试,是印度最著名的工作)而已。但最终,她被经济学的魅力所吸引,就此踏上“不归路”。而且,Gita Gopinath攻读博士学位时,选择的是普林斯顿大学而非哈佛大学,因为普林斯顿大学给了她当时所需要的奖学金计划,可以让她自食其力。

哈佛大学拥有Ken Rogoff(肯·罗格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前首席经济学家)和Amartya Sen(阿马蒂亚·森)这样的伟大人物,其教师队伍亦以此自豪。如今,其中的Gita Gopinath也成就非凡,这势必带来经济学家所谓的“规模效应递增”。

殊荣加身,Gita Gopinath表示,“我很高兴也很荣幸。我不知道这创造了多少历史(记录),但我希望,这能鼓励更多的印度人在学术领域追求理想。同时,这也再次印证了我一贯的理念,即天道酬勤,功不唐捐。”

阿玛蒂亚•森的启示

Gita Gopinath身上一直有一种迎难而上、能打胜仗的精神。在K-12阶段,Gita 是一名理科生。她的父亲曾经介绍说:“毕业后,Gita进入了迈索尔的Mahajana PU College,从事科学研究。她的工程和医学成绩相当优异,但后来她决定攻读经济学学士学位。因为我想让Gita在读完经济学后参加公务员考试,加入印度行政服务部门(IAS)。与此同时,我看到了一篇谈论印度最好的大学的文章。德里的Shri Ram女子学院(LSR)被评为最好的经济学院。我立刻让Gita去申请。即便在理科成绩被下调了10%,她还是在1989年取得了入学资格。”

中国有颜宁,印度有Gita

“一到德里,她就打电话给我,说她从理科到经济学的转型非常艰辛,而且她所有的同学都曾在大城市的顶尖大学学习过经济学。然而,她三年的成绩都名列前茅。第二学年,当她短暂地回家时,随身带了大量的学习材料,准备参加竞争激烈的考试。她告诉我,她想读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因为它很赚钱!第二天,我告诉她,她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但是她以优异的成绩完成文学士学位的时间却所剩无几。”

Gita说,“起初,我被德里的大学竞争吓到了。我来自迈索尔,没有上过任何好学校,也没有学过一点经济学。但最终,我开始享受这种生活,并再次发现,勤奋可以克服绝大多数障碍。在攻读学士学位时,我喜欢上了这门学科,并发现,我更钟情于学术而非行政服务。”

在1992年获得文学士学位后,Gita放弃了她的IAS之梦,进入了德里经济学院,于1994年获得了硕士学位。当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在德里经济学院做了一个特别演讲,Gita称这给了她很大的启发。Gita说,“我们对任教于哈佛大学的教授充满敬畏,而那里有了一位同样产自印度教育体系的人,这让我觉得,去那里工作似乎也并非是不可触及的梦想。”

阿玛蒂亚•森是首位被任命为哈佛大学经济系终身教授的印度人。但如今在哈佛,Gita很少见到他,因为他们都太忙,各自的时间安排难以有太多互动,而且阿玛蒂亚•森经常出差。Gita说,“在得知我的任命后,阿玛蒂亚给我发了一封非常友好的电子邮件。我希望能和他有更多交流。”

当时,在时任财政部长Manmohan Singh(曼莫汉·辛格,印度资深政治家,印度国民大会党元老,印度前总理。辛格在1991年至1996年任印度财政部长期间,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经济改革,打破了束缚印度经济增长的种种枷锁,使印度经济步入高速发展的轨道,也被誉为“印度经济改革之父”)的领导下,印度正进入自由化时代。

中国有颜宁,印度有Gita
“印度经济改革之父” 曼莫汉•辛格

Gita说,“对于学习经济学的人来说,这段时期非同凡响。我记得,我喜欢这门课程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它帮助我理解——或者至少让我意识到,经济学可以帮助人们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我对国际经济学(这是我的专业领域)的兴趣,也是在这个时期产生的,因为改革之前的危机实质上是经常账户的危机。我参加了校际竞赛,讨论印度自由化的结果。这些都让学习经济学非常有趣。”

横跨两国的求学时光,也让Gita发现了印度教育体系中一些需要改变的问题。“在美国校园呆了几年之后,我确实认为印度有一些事情需要改变。我认为教学人员也要参与到研究中来,这很重要,因为他们处于知识的前沿。这对学生来说也获益匪浅,但不幸的是,即便最好的大学也并非如此。此外,教学的严格程度应大幅提高。在3年的文学士课程中,我们学到的东西很少,这种情况应该改变。”

哈佛大学经济学系首名女性终身教授

1994-1996年,Gita在华盛顿大学经济系学习,后来她加入了华盛顿大学的一个为期五年的博士项目,原因是该项目得到了全额资助。“我负担不起。我只为她买了一张5万卢比的单程机票,”她的父亲说道。

加入项目几个月后,她的教授觉得她应该去一所顶尖的大学学习。他给哈佛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等三所学校写了推荐信,称Gita是华盛顿大学20年来最优秀的学生之一。他还写信给大学参议院(大学的管理是通过董事会和参议院进行的,参议院负责大学的学术政策)授予她文科硕士学位,尽管当时她距离参议院的规定还差6个月。

在华盛顿大学获得硕士学位之后,哈佛大学选中Gita去攻读博士学位,但由于哈佛大学拒绝提供经济资助,最终她并没有去。对此,Gita表示:“这让我很失望。但我一直想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这听起来有些传统,但我不希望父母把他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钱花在我身上。我不会要求父母为昂贵的美国教育买单,尽管我知道,只要我提出要求,他们都会竭尽所能。我非常努力地工作,确保我所得到的机会不会给父母带来任何经济压力。幸运的是,我做到了。”

中国有颜宁,印度有Gita
Gita的父母

随后,Gita获得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全额经济资助,去那里就读博士,1996-2001年,Gita在普林斯顿大学完成了国际宏观经济与贸易领域的博士论文。Gita在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首席经济学家的Kenneth Rogoff和前美联储主席Ben Bernanke(本·伯南克)等著名经济学家的指导下,于2001年加入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担任助理教授。

Gita坦言,与宏观经济学领域的大人物一起研究的过程,让她收获最大的地方是:“他们不仅是优秀的知识分子,同时也是谦逊的学者。换言之,他们一直努力学习更多的知识,而不计较知识的来源。他们乐于向学生学习,只要学生们的想法有趣。在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从未有过等级观念。我们一起开拓知识的前沿,师生的分际并不重要。如今,在与学生的互动中,我就试图践行这些理念。”

再到后来,Gita去了哈佛大学,并于2010年成为了一名终身教授,也是哈佛大学经济学系第一名女性终身教授。

在授予女性教授终身职位方面,哈佛大学历史上的记录很糟糕,并曾招致大量批评。对此,Gita表示,“在美国顶尖大学的经济和科学等院系中,获得终身教职的女性很少。在哈佛大学经济系的50名终身教授里,只有3名是女性终身教授(包括我在内) ,所以这个比例非常低。哈佛大学对此很关注,并且正在制定政策为所有人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所以情况正在发生变化。然而,重大的变革只会循序渐进。为了确保更多的妇女获得最高学府的职位,需要有强大的女性候选人队伍,而且一旦她们进入学术界,就需要得到必要的指导。我相信,女性教授的指导对女性而言会受益更多。在终身女性教授数量不够的情况下,这就更难实现了。”

除此之外,Gita还是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的访问学者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顾问,还在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工作。之后,Gita还当选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和顾问。

据Gita的父亲介绍,“2018年9月14日晚上7点半左右,Gita接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常务董事的电话,告诉她她已当选为下一任首席经济学家和顾问。我们都很兴奋。IMF的新任命要求她放弃所有其他职务,从波士顿搬到华盛顿。”

Gita的故事鼓舞人心,而在谈到自己为什么能做到这一切时,Gita说道,“我真的很幸运,周围都是杰出的人,而且还能与他们互动。首先,是我的父母。他们一直给我这样一个信念:只要诚恳地努力,很多梦想都是可以实现的。我父亲总是鼓励我去完成一些原本我认为不可能的事情。还有我的丈夫,Iqbal Dhaliwal,我非常感激他。我们已经结婚12年了,有一个7岁的儿子,在我的学习生涯中,他一直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最后,在专业方面,我有像Rogoff、 Bernanke和Gourinchas这样出色的指导老师,他们提供了很好的学术指导,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我真诚地相信,如果没有这些人的支持,我无法取得现有的成就。”

中国有颜宁,印度有Gita
Gita与丈夫、孩子

印度最大的障碍是“治理质量低下”

在研究领域,Gita的印度裔背景对她的经济学影响很大。Gita的研究领域是国际宏观经济学,相较于发达市场,Gita在新兴市场方面做了更多工作。新兴市场的商业周期问题、债务和债务积压问题是Gita研究的核心。

据Gita介绍,她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问题上: 1.国际定价和汇率变动的影响。2.新兴市场的商业周期和危机。

“关于新兴市场的商业周期,我探讨了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之间商业周期的差异,以及国际资本流动和主权债务对这些市场的影响。近年来,债务危机主要被认为是欠发达国家的一种现象,因此希腊的事态发展肯定会改变局面。在我的研究中,我探讨了大量债务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

Gita认为,欧洲的债务危机非常严重,这是各国通过削减开支和增加税收采取紧缩措施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欧洲危机影响印度的途径主要是通过实际因素,比如欧元区经济衰退降低了对印度产品的需求,或者欧洲减少了对印度的投资。如果出现违约,印度还可能面临欧元债务风险而遭受损失。

在所有这些方面,印度的风险敞口都很低,因此危机的直接影响并不大。然而,如果欧元区出现债务违约,投资者对自己在印度等其它新兴市场的前景感到恐慌,并迅速撤出资金,就会产生重要的间接影响。

因此Gita建议,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印度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它需要向世界发出信号,表明它将坚决把财政赤字保持在合理范围内,并应宣布重要措施,以支持财政收入,减少非生产性补贴。这将使印度与其它陷入财政困境的市场保持距离,并防止投机活动在印度蔓延。

作为过去的二十年里印度增长故事的见证者,Gita这么评价印度经济上取得的进展,“印度的高速增长率及其在近年全球危机中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但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实现高增长,只能说太糟糕了。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有一些显而易见的改革亟需实施,比如打破许可证制度,允许更大的竞争,贸易自由化等等。在基础设施、劳动力市场改革、教育领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印度需要把重点放在这些领域。此外,还需要确保社会上人人都能获得机会,经济增长惠及所有收入阶层的人。”

“虽然成功的方面很多,但成功来得太慢了,这使其光芒大减。”

前不久,Gita Gopinath还表示,印度联邦政府或需解决与修正GDP算法相关的“一些问题”,多边机构曾对修正后的GDP算法表示过关注。她加入了印度央行前行长拉古拉姆•拉詹的行列,对得出GDP数据的算法提出了新的担忧。但与拉詹不同的是,Gita没有对过去四年公布的数据提出质疑。

中国有颜宁,印度有Gita
印度央行前行长拉古拉姆•拉詹

她在电视采访中表示:“2019年和2020年印度经济预计将增长7%以上,从而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之一。由于每个人都在关注印度的增长,所以印度的统计数据需要更加透明。”

“我们最大的障碍在于治理质量低下。如果不在这一领域进行根本性的改革,印度的增长前景和生活质量将难以达到其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