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西诺和德尼罗的第3次对手戏,也是Netflix“宣战”好莱坞之时

中国公司 1年前 (2019-04-20)

在中国,随着互联网的兴盛大热,近年来网剧也蓬勃发展,从《太子妃升职记》火爆开始,到《心理罪》、《余罪》,乃至《军师联盟》《白夜追凶》,制作越来越精良,工业体系也日益成熟,这几乎足以令网络用户将电视机束之高阁了。

而事实上,放眼全球,这也是一个日益突显的大势所趋。

比如作为新技术巨头的Netflix等流媒体平台,正在颠覆好莱坞数十年的传统,令影院和电视业岌岌可危。

在美国,从电影在院线上映,到DVD或数字产品发行,有一个窗口期,这一窗口期平均时长90天,但整个媒体业的剧变,正在引发关于这一时长是否应该缩小的争论。

如今Netflix已开始尝试,在原创电影于影院首映的同时或者几周后,就在其流媒体平台上放映该电影。而其竞争对手亚马逊工作室表示,希望部分影片在亚马逊Prime视频流媒体服务上映之前,只在影院上映2到8周。

帕西诺和德尼罗的第3次对手戏,也是Netflix“宣战”好莱坞之时

即便是多银幕影院之王——沃尔特·迪斯尼,也正在进入流媒体领域,并将于周四公布其具体策略。

对此,电影、电视行业各利益相关方议论沸腾。奥斯卡影后海伦·米伦(Helen Mirren),甚至不无激动地放话:“我爱Netflix ,但是去他妈的Netflix !(I love Netflix, but fuck Netflix!)”

但不用回溯很久就能发现,在数年前流媒体平台已经通过价格策略,对传统电视行业形成了巨大冲击。有线电视公司的高管们一开始不以为意地嘲笑不已,但仅仅用了几年,这些流媒体平台却越来越受欢迎。

帕西诺和德尼罗的第3次对手戏,也是Netflix“宣战”好莱坞之时

奥斯卡考虑改规则,司法部介入

据悉,对于Netflix和亚马逊等流媒体平台希望缩短“窗口期”的计划,许多院线所有者表示强烈反对。当然,核心理由是他们的业务可能因此受到损害。为奥斯卡颁奖的组织正在权衡是否该对此回应,而一线的明星们正在四下活动,准备选边站队。

预计本月,在关于奥斯卡颁奖典礼规则的会议上将会提出“窗口期”议程。

授予奥斯卡奖项的组织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The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缩写:AMPAS,奥斯卡金像奖的正式名称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Academy Awards,简称学院奖)的一些成员,一直在争论一个问题:电影是否必须在影院上映一段特定的时间才能获得参赛资格。

知名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去年告诉英国的ITV新闻,主要通过流媒体渠道放映的电影,应该去竞争艾美奖,而非奥斯卡奖。

今年2月,Netflix凭借电影《罗马》赢得了三项奥斯卡奖,这部电影在有限的院线首演后,于三周内在Netflix上播出。Netflix发推文称,它“喜欢电影”,但也希望无法负担或住处离影院较远的人们能够观看电影。

帕西诺和德尼罗的第3次对手戏,也是Netflix“宣战”好莱坞之时

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争论,甚至已经引起了司法部的介入。据称司法部已经警告学院,某些参奖的资格限制可能涉嫌垄断。

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发言人则表示,在4月23日的会议上,将对任何变化进行评估权衡。

Netflix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行《爱尔兰人》,界时这个问题可能会再度爆发。这是一部由马丁•斯科塞斯执导、由罗伯特•德尼罗和阿尔•帕西诺主演的黑帮剧。

帕西诺和德尼罗的第3次对手戏,也是Netflix“宣战”好莱坞之时

德尼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电影制作人希望《爱尔兰人》会在影院中大范围播放,尽管他们意识到Netflix的主要受众是其流媒体客户。

“他们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德尼罗表示,“我们也明白了,这种电影必须以这种方式呈现。”但他补充道:“我们正在努力,以便尽可能多地在院线放映。”

帕西诺和德尼罗的第3次对手戏,也是Netflix“宣战”好莱坞之时

奥斯卡影后:fuck Netflix! 院线观影的体验是无与伦比的

全球最大的影院运营商AMC娱乐控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亚当•阿隆表示,该公司会“考虑所有替代方案”,但对当前行业标准的任何改变,都“必须对我们有利或对我们保持中立”。

中国的万达,一度是AMC的最大股东,去年下半年刚刚减持了其所持股份的三分之一。

帕西诺和德尼罗的第3次对手戏,也是Netflix“宣战”好莱坞之时

马库斯公司(Marcus Corporation)是美国第四大连锁影院的所有者,其首席执行官格雷格·马库斯(Greg Marcus)表示,更短的“窗口期”会让一些顾客选择留在家中(观看电影)。

“如果你损害了业务并夺走了我们10%的客户,我们就无法再投资来提升影院体验,”马库斯说,“这最终会伤害内容供应商。”

多银幕影院之王——沃尔特•迪斯尼,也在进入流媒体领域,并将于周四公布其具体策略。这引爆了希望更快地在家里播放电影的人们的兴趣。

迪士尼的高管们有底气这么做。他们坚持认为,在大型电影的现有窗口期之下,迪士尼的独家经营票房收入仍然坚如磐石。2018年,迪斯尼出品的电影《黑豹》和《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等系列电影,在全球的票房收入达到了73亿美元。

最近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一次影院业主大会上,迪斯尼和其他制片方强调了在漆黑的影院观看电影的特殊体验。

华纳兄弟(Warner Bros)高级执行官托比•艾默里克(Toby Emmerich)表示:“在电影院发生初吻的人,比在父母的房间里的人多得多。”华纳兄弟是美国AT&T公司华纳媒体的一员,该公司也计划推出流媒体服务。

奥斯卡影后海伦•米伦(Helen Mirren)更加直率。“我喜欢Netflix,但去他妈的Netflix!”面对支持缩短窗口期的声音,她说,“坐在电影院里,然后灯光熄灭了,这种体验是无与伦比的。”

帕西诺和德尼罗的第3次对手戏,也是Netflix“宣战”好莱坞之时

据知情人士透露,Netflix正在洽谈收购位于好莱坞中心地带的历史性电影院埃及剧院(Egyptian Theater)。消息人士称,Netflix将在这家1922年开业的剧院举办首映式和其他行业活动。

与此同时,亚马逊工作室的老板珍妮弗•索尔克(Jennifer Salke)宣布,该公司“致力于院线体验”。今年6月,亚马逊计划在影院推出带有传统“窗口期”的喜剧《深夜》。

事实上,业内的其他玩家表示,消费者对目前的系统感到满意。2018年,尽管Netflix发布了约90部流媒体电影,但全球的门票销售收入达到了创纪录的410亿美元,美国和加拿大的门票销售收入达到120亿美元。

帕西诺和德尼罗的第3次对手戏,也是Netflix“宣战”好莱坞之时

对电视业的冲击:便宜买不来忠诚

2015年, Dish Networks的Sling TV提供了第一批在线直播电视服务。它最吸引人的特色是价格。当时它提供了几个流行的直播电视频道,每月只需20美元。

在随后的几年里,一系列公司也宣布了类似的服务,其中许多公司的价格从每月30美元到40美元不等。YouTube电视、Hulu Live、AT&T的DirectV Now和其他产品,都比传统的有线电视要便宜得多,后者的价格约为100美元。

一开始,有线电视公司的高管们对此不以为意,并极尽嘲讽之能事。他们认为,这个定价不切实际难以为继。但随着技术兴起,流媒体电视越来越受欢迎。

根据MoffettNathanson Research的数据,他们已经吸引了超过700万用户,帮助迪斯尼、康卡斯特的NBCUniversal和维亚康姆等娱乐公司抵消了传统电视用户的下滑。

但如今,这种颠覆的趋势或许正逐渐消失。在去年第四季度, AT&T大幅度降价后,DirecTV首次出现客户流失。 MoffettNathanson指出,总体而言,在线电视提供商的增长放缓。

从去年开始的价格上涨——就像有线电视套餐一样——可能是罪魁祸首。今年又出现了新一轮价格上涨,因为这些捆绑的产品套餐日益臃肿,更像传统的电视套餐。

YouTube电视、DirecTV Now和Hulu以及Live TV等直播电视提供商,此前都会吸引用户使用比有线电视便宜的数字“瘦身套餐”。而现在,许多公司都在提高价格。最新涨价的是谷歌的YouTube电视,它将月费增加到50美元,因为它增加了更多频道。但在推出时,其价格仅仅为35美元。

帕西诺和德尼罗的第3次对手戏,也是Netflix“宣战”好莱坞之时

这可能会让更多的人失去兴趣,特别是随着迪斯尼、AT&T、康卡斯特等公司推出了一系列新的流媒体服务,用户已对此感到疲劳。

但电视服务的问题在于,节目成本每年都在上升,所以他们都试图转移这些成本。 “最后,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提高价格,”MoffettNathanson的Craig Moffett说。如果这意味着用户需求急剧下降,那么娱乐公司最终可能会感受到阵痛。

AT&T出于盈利的考虑,于今年3月宣布了DirecTV Now价格上涨10美元; 即便它已经放弃了一些非自营的热门网络,其最便宜的套餐的也提价到了每月50美元。该公司在2018年也提高过价格。Hulu在2月份将其直播电视服务的价格提高了5美元,达到 45美元。索尼的PlayStation Vue去年将价格提高了5美元。

Frost&Sullivan分析师丹•雷伯恩(Dan Rayburn)说:“从第一天起,几乎所有这些公司都来到了市场,称我们的产品便宜、便宜、便宜”, 但“它不再比有线电视便宜了。”


发表评论